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镇世决在线阅读 - 第108章 【番外02】他是我的哥哥

第108章 【番外02】他是我的哥哥

        【说明】:本章是莱娅·科瑞恩单人番外。

        “哎呀——你给我轻点!”我忍不住喊了出来,后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可是赫菲斯族长的女儿,你敢下手这么重?”

        我趴在椅背上翘起了头,有些不悦地喝了一句,屋内的人便已跪伏一片。

        “小的知错!”

        “小的知错!”

        “哎......行了行了,继续,也不知道给本姑娘小心点!”我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趴了回去。

        那灵术师跪着爬了过来,再次拿起那根略微有点粗的刺青针。

        忍着尖锐的疼痛,那家伙的手掌终于从我身上挪开,用一块柔软的亚麻布擦拭着我的肩胛骨。

        又有几滴血流到了我的腰上,热热的,有点粘。

        “科瑞恩小姐,请您过目。”刺青师将我拉到一面铜镜前,微躬着腰说。

        我扭头欣赏着自己光滑的后背,肩胛骨刺青的地方仍有些红肿,不过图案很精致、很好看。

        “雇佣兵的标志果然漂亮。”我赞道。

        据说这个图案是凯伦叔叔设计的,火焰,交叉的双刀和一颗小小的骷髅。

        很简单,很暴力,本姑娘喜欢。

        “你过来......这里,”我指了指刺青上左边的纹理,“稍微弄精致点,这颜料颜色不对。”

        刺青师推了推眼镜,再次举起刺青针在我身后摆弄着。我已经麻木了那一次又一次的疼痛,相比起来,还是那家伙的软皮手套舒服些。

        “你这颜料是什么做的?”我问道。

        “是弗吉利亚帝国的一种植物,这种鲜艳的蓝色是来自德卡山脉的幽灵花,他们国家的人经常把上面的色彩涂抹在灵气球上,啊......据说是一种金属盐。”

        我疑惑道:“灵气球是什么东西?”

        “灵气球啊......”刺青师想了想,说道:“是风灵师发明的一种装饰物,就是将空气充到一个软皮球里,然后用灵力让它飘起来,大一点的挂在招牌上,小的就给孩子当玩具玩。”

        我点点头,应道:“哦,听着蛮有趣的,下次叫我哥带一个给我。”

        刺青师问:“西塞尔大人最近又接新单子了?”

        趁他说话间隔,我怂了怂肩膀,发牢骚道:“昂,据说是去欧罗蒂帝国了,鬼知道他是接了悬赏,还是想跟着宝藏猎人去捞死人的钱。”

        “我这个哥哥呀,从来就不着家。”我托着下巴,碎碎念道:“哎,料想你们这消息也不快,前几天,我哥带的那支五人小队一口气收了三十个单子,据说那令上有名的,可都是高等级灵术师呢。”

        “三十个?杀得完吗?”刺青师低声问道。

        我撩了撩头发,炫耀道:“我哥是谁?詹森·西塞尔好不好,西塞尔家族的雇佣兵想杀多少个,就能杀多少个。”

        他又拿微微湿润的亚麻布擦拭我的后背,然后说道:“您再看看。”

        我懒懒地翻过身,扫了一眼,比刚才好点。

        “这个真的不会掉吗?”

        “放心,我跟您保证,十年之内绝对不会掉色。”刺青师弓着腰,奉承道:“若是掉了色,您叫族长大人来抄了我的店都行。”

        “行了行了,少来。”我摆了摆手,向来不乐意听这摇尾乞怜的语气,“多少钱?”

        “两个金币,科瑞恩小姐。”

        “这么贵?”我瞪着他,问:“之前不是三十个银币吗?”

        刺青师道:“您用的这颜料,可是小的店里最好的。”

        “这倒是省事儿了。”我戏谑道:“收金子,是比收银币来得痛快些。”

        我从挎包里掏出三枚金币,拍到他桌子上:“三个。”

        “这两个,是付给你的刺青钱。”

        “这一个,”我敲了敲桌子,指着最后那枚金币,“让你闭嘴。”

        刺青师不假思索便夺了那三枚金币,陪着笑脸道:“大小姐您放心,咱店里的人口风都紧,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

        十年了,背上的刺青没花,没掉色。

        如今我二十六岁了。

        我叫莱娅,出生自最显赫的灵术世家,科瑞恩家族。

        “科瑞恩”这个姓氏,在格里帝国的词典中,有“火源圣器”的意思。我们家族中有很多冶铸和魔法技艺出众的行家,若是你在费根城看到有人外衣上绣着圆形的金色纹章,那便是我家的工匠。

        我住在王都费根城最北边的三号角楼,因为那里最靠近东边的赤烬城,我哥哥住在那。

        他叫詹森·西塞尔,是一个雇佣兵,最厉害的雇佣兵。

        雇佣兵究竟是什么样子呢?你可以试着去想象一团火。

        燃烧着的,具有吸引力和生命力的火焰。

        在雇佣兵的世界里,充满了热情、自信和生动,我与哥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身上无穷无尽的能量便是如此。

        掌管雇佣兵团的是为兰登国王立下赫赫战功的凯伦·西塞尔,父亲每每提到这些时,都会叫我与西塞尔家族的人多多亲近些。

        虽然我父亲已经是灵族族长,帝国灵术师的最高统领,但凯伦叔叔才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火灵师,比我父亲厉害多了。

        他是个很果决的人,冷静中带着力量。真不知道诺拉婶婶如何忍得了他那种邪恶到极致的杀伐果敢。

        不过兰登国王也喜欢他,打心眼里器重他,王上总是喜欢强、但却老实巴交的臣子。雇佣兵最大的好处就是,只贪钱,不贪权,看到金灿灿的钱币,脑子一热,手起刀落。

        这很男人,很霸气。

        詹森哥哥是凯伦大将军的独子,在雇佣兵团里年龄最小。他很英俊,眼睛是非常清亮的暗红色。

        他的脸混合着凯伦叔叔的凌厉和淡漠,也有诺拉婶婶的温柔与坚毅。

        不得不说,也很男人。

        与他初见时,他讲话奶声奶气的。

        他管我叫莱娅妹妹,我就叫他傻哥哥,笨哥哥。

        我和哥哥一样,是后辈里灵力最出众的孩子,他比我大三岁,会教我各种各样的灵术,教我将火焰焠在匕首上,这样刺到敌人身体里时会更疼。

        回想起来,我第一次学火灵术的时候,把图书室烧了个精光,哥哥替我在角楼下跪了三天,父亲才准他起来。

        那天,我架着他爬起来。他踉踉跄跄,自顾自地表情潇洒,但我却在他身边嚎啕大哭。

        “哭啥。”

        “我就哭,哭是你傻子!”

        小女孩是越哭越起劲的,我抽抽搭搭的完全收不住,越说越大声:“明明是我犯了错,为什么要让哥哥来替我罚跪!”

        “族长觉得我教得不好。”

        “哥哥教的很好,都怪我,是我没学好!”

        哥哥摇了摇头,只好说道:“那还能怎么办呀,这火元素,是容易犯错的元素,不然为什么咱们的祖先,都是其他国家的乱臣贼子呢?”

        “哥哥不能这么说,火神很伟大的。”我揍了他一拳,抹着泪说道:“你还说!你还说!哥哥从来都没有错,你不许自己怪自己,以后你还得继续教我其他的东西呢......”

        “你还想学什么呀?”

        哥哥笑了,像图画册上年轻的太阳与火之神。

        “你会的,我都想学。”我撅着嘴,眼睛里啜着泪花,故意楚楚可怜地说,“我想学长弓,想学匕首,想跟你一样做个雇佣兵。”

        “你想得挺美。”

        “哥哥!”

        “哈哈哈。”他笑得浑身颤抖,“逗你的。学,等我伤好了就教你。”

        “不过,当雇佣兵什么的,你别想了,我们兵团不收女孩子。”

        我气鼓鼓地说:“费根城里好多女性宝藏猎人,哥哥你骗我!”

        “做雇佣兵,可是要在背上刺青的。”

        他撩开上衣,露出肌肉结实的后背给我看。

        我摸着他左侧的肩胛骨,那块光滑的皮肤上有个很明显的蓝黑色纹身。

        “很疼,一针一针地扎,画完这个图案,得大半个小时。”

        “你几岁纹的?”我问。

        “十六岁的时候,就去年秋天。”他把上衣拉了下来,正色道:“我的好妹妹,你千万别去,不然我又得跪好些天。”

        “我知道。”我嘟哝着,“我们女孩子都怕疼。”

        哥哥忍着笑意,说道:“那最好,等我成年,才不想娶纹过身的女孩子。”

        我噢了一声,又问:“真的?”

        “也不,我这人没啥原则。”哥哥揉揉我的头发,笑道:“如果是你,怎么都行。”

        “你想得美。”我白了他一眼,心里乐开了花。

        ......

        在我十八岁那年,凯伦叔叔带我和哥哥去了格里帝国王宫。

        王宫的红色圆顶像鼓起来的船帆,虽然我还没见过海。

        “王子殿下在等你们,快去吧。”叔叔说。

        早早就听说当今王储,那个叫洛克·兰登的家伙办事毫无章法,手下的人办事也不成体统,跟那些平日里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没什么两样。

        我素来不喜欢这样的人,我没有家族的野心,而且单纯觉得这王子不是什么值得深交的朋友。

        他们两个很熟,看起来交情颇深。但谁是真的乐意去跟当今王上的儿子打交道呢?按我对哥哥的了解,他反正是装的。

        洛克·兰登见我第一眼,说:“莱娅妹妹,最近好吗?”

        我思来想去,措辞道:“王子殿下,莱娅一切都好。”

        自那以后,哥哥就再也不叫我莱娅妹妹了,他只喊我莱娅。

        父亲与凯伦叔叔官位都很高,与王子交好总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见了他一次,就从詹森·西塞尔家妹妹,变成了洛克·兰登的妹妹。

        平日里哥哥都是潇潇洒洒的,这回我怎么问,他都支支吾吾的不肯说了。这洛克·兰登虽然是王子,再怎么说也是个人,还能把他生吞活剥了不成?

        后来哥哥总出入王都,去那些很热闹的场合。比如王子殿下最喜欢的几家酒馆,还有训练靶场。

        我偶尔去看,他用那柄龙头长弓,一遍又一遍地射人型靶子。

        “它们又不会动,总练这个有用吗?”我问。

        “我也不知道。”哥哥拉满弓弦,腾腾腾连射三箭。

        “我练得可能不是精准度。”他又说,“是如何迅速的,在对方未作出反应的时候,直接杀了他。”

        我轻身向前,举起他的长弓,动作随意地瞄准前面的靶子。

        “哥哥想杀谁?”

        我回头看他,他的眼睛里却是十足的寒意。

        像他父亲,凯伦·西塞尔大将军,冷漠、无情,威慑力十足。

        “想杀一个绝对不会出现在悬赏令上的人。”

        腾!

        箭已脱手,划过一道火红的直线。

        我遥遥望去,正中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