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镇世决在线阅读 - 第107章 野蛮侵占

第107章 野蛮侵占

        格里帝国的夜晚开始冷了起来。

        暖炉的柴火燃烧旺盛,房间里并不那么清冷。仆从已经将浴室里以供沐浴的水注好,房间被朦胧的蒸汽填满。

        纱裙和长袍整齐地叠好,挂在房间门口的架子上。

        氤氲的空气之中,中央的浴池里,莱娅的双臂搭在池边上,水没到她的锁骨。女性柔美的曲线隐匿在一池的香薰料之中。

        她阖上了眼睛,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长发湿漉漉的披散在池边。

        自在的沐浴让她舒服的连骨头都酥酥软软,伴随胸膛小幅度的起伏,她的呼吸轻柔而又畅快。

        但是只要闭上眼睛,她就会想起那日在厄运酒吧受得委屈。

        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似乎只要不主动去找詹森·    西塞尔,他就不会来找自己,莱娅不免有些担心。

        这么多年,她任性、骄纵惯了,再亲近她的人都要忍受她的大小姐脾气,估计早就被反感了。

        所以葵黛尔的出现,几乎是如同狂风暴雨般侵占了她和她周围人的生活。

        她这二十几年之中,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在洛克·兰登和詹森·西塞尔心中的分量,可现在不同以往,这个美艳动人的尤物似乎有意抢夺自己的一切,霸占属于她的男人,甚至犹有过之。

        他们对自己的在意程度,肯定再难回到从前了。

        但这样美好的气氛却突然被“吱嘎”的开门声打断了。

        莱娅·科瑞恩顿时睁开眼睛,迅速扯下旁边的浴巾披在自己身上,转过脸想看来者何人。

        但是她的视线被一面半透明的浴帘挡住了。

        薄纱从屋顶自然垂下,外面的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帘后莱娅的异样。

        “什么人?”莱娅动作麻利地从池水之中站起来,裹上浴袍,出手便向帘外的人打去。

        站在外面的人仍然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抓住了莱娅的手腕,用男人的蛮力将她拉了出去——

        “王子殿下......”

        莱娅有些愕然地撩开白色帷幔,声音突然软了下来。

        终于忍不住,她的眼圈一红,背过身开始咳嗽。

        洛克·兰登却十分有先见之明的攥住了她的手腕,再次将她拽了过来:“你每次哭,都要假装自己咳嗽。从小这么矜贵,在我面前也不肯哭吗?”

        “我什么时候躲着你过。”莱娅自嘲似的叹了口气,“我哭难道不是因为你吗,洛克·兰登?”

        “你就那么在乎那个葵黛尔?”洛克·兰登的面色不变,只是微微向下倾了倾身体,俯视着莱娅的脸。

        “她?”

        莱娅冷冰冰地笑起来,问道:“是我在乎,还是你在乎?”

        她不免有些分神,眼神飘到不远处的地板上,一道弯弯曲曲的、湿漉漉的脚印,蔓延到二人身后的位置。

        显然,王子殿下走进来的时候犹豫了很久。借此,她也不得不开始重新定位葵黛尔这个女人在格里帝国“火炬”之中的真正地位。

        气氛没有陷入沉默,洛克·兰登一字一句地说:“是我在乎。”

        “她是神,对吗?”莱娅好看的眉眼有些凄楚,“我比不上她,对吗?”

        “为什么?”洛克·兰登的眼睛有些迷离,粗重的气息喷在莱娅脸上,满是酒气。

        “你又喝酒了?”她向后躲了躲,怒道:“头脑清醒点再来跟我说话吧,洛克·兰登!”        “我问你,为什么。”

        然后莱娅陷入了沉默,一双暗红色的眸子里啜着不甘的泪水。

        洛克·兰登凛声道:“你此时应该向我示弱,向我臣服。”

        莱娅仰着脸,一脸平静地看着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格里帝国王储,声音很柔也很坚定地说:“向你臣服的,是科瑞恩家族的长女,不是莱娅。”

        “莱娅·科瑞恩,我对你不好吗?”

        她忽而笑了起来,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滚:“王子殿下,您这个问题,是在问我为什么不像其他女人一样讨好你、巴结你吗?还是在问,堂堂灵族族长之女为什么会勾引自己的哥哥?”

        脸上的平静缓缓消失,片刻后,洛克·兰登仰着头轻笑了一声,酒精带起的红晕里满是怒火。

        “我是你丈夫。”

        “当然,莱娅·科瑞恩的丈夫,只能是你。”莱娅抿着嘴唇,逐渐咬着牙,恶狠狠的回道。

        她的手腕被攥住了,同她的语气一样,恶狠狠地。

        “这么多年了,你、我还有詹森·西塞尔,我们三个人一起长大,论家室、论天赋,我洛克·兰登哪点不胜过他千倍万倍......”

        洛克·兰登口中的话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我不是在问我自己吗?为什么本王子这么愚蠢,会去跟一个雇佣兵争风吃醋......”

        “西塞尔家族,雇佣兵头子......去暗中杀一些王室不方便杀的人,说白了,你喜欢的,就是我的一把没开好刃的破刀。”

        莱娅·科瑞恩沉默着,目光中带着一丝怜悯。

        “你宁可痴迷于一把刀,宁可纠结一个卖笑的妓/女。”洛克·兰登贴着莱娅的耳垂,字字句句都在呵着气:“他们两个现在逍遥快活得很。”

        莱娅愤怒地抓住洛克·兰登的衣领,恨恨说道:“你......你再说一次!你说谁是破刀?说谁逍遥快活得很?”

        “你的哥哥,詹森·西塞尔。”

        “洛克·兰登!”

        “哦,原来你心里,还有我的名字啊......”洛克·兰登冷漠的声音灌进耳孔之中,这本来是一句极其温柔、暧昧的话语,却在此时此刻变成了一句威胁。

        “莱娅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听你喊我的名字。可是......咱们夫妻间的情谊,为什么要建立在一个低贱的雇佣兵身上呢?”

        这次换莱娅发问。

        “为什么?”

        “因为我这一生,爱的人就只有你一个,你说为什么呢?”洛克·兰登的手揽住了莱娅的脖子,“这不都是为了你吗?我最亲爱的王妃,你要是心里装着别人,装这些肮脏污秽的东西,丢的是兰登王室的脸。”

        莱娅浑身一凉,喘息了几下,将怒气和惧意沉淀了下来,声音轻柔地问道:“这就是您让葵黛尔出现在哥哥身边的理由吗?”

        “本王子只是顺水推舟,”洛克·兰登轻笑着,手臂上的力量更重了,“你知道的,雇佣兵的性子,一般都挺着急的。”

        莱娅控制不住的发抖。

        “我知道的,王子殿下,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好不好?我现在还没有嫁给你,爱我,就要给我足够的尊重,好吗?”

        莱娅的声音很好听,却不带任何感情,也没有半点哀求的意味。

        但是她眼神中的倔强,亦或是嘲弄般的不屑,忽而触动了王子内心深处某个柔软的角落。        “尊重?你觉得我不够尊重吗?你们科瑞恩家族的一切都是兰登王室给的。”洛克·兰登的话语仿佛一刃利剑,“你不要这份尊重,我就收回来。”

        莱娅冷漠的看着他。

        但科瑞恩家的长女选择屈服。

        “这么多年了......你不一直把我晾在一旁吗?你的眼里什么时候有过我?”

        他掐着女子纤细的脖子,在某个瞬间,他想亲手杀了她。

        “不是这样......”莱娅的声音断断续续,已经带着哭腔了,“你不可以这么做,如果让我父亲和哥哥知道了,他们不会饶了你的......”

        “又是詹森·西塞尔,你还真是幼稚!”洛克·兰登狠狠地瞪了莱娅一眼,“你是我的王妃,我与你做什么事,还轮不到别的男人来管吧?”

        莱娅刻薄地说着:“你只是......在说服你自己......好让你良心上过得去,毁了......毁了陪伴你二十余年的好兄弟,毁掉一个忠臣,断了一把刀......”

        “而我......我莱娅·科瑞恩,你就该......在刚才掐死我!”

        兰登王子的眼神平静如水:“亲爱的,你好别耍那么多花招,我没你哥哥那么温柔。”

        “洛克·兰登......”

        莱娅倒抽一口凉气,湿发上的发带已经松散下来,她的呼吸有些困难,只艰难的吼着他的名字,没有哀求。

        强烈的刺痛感,让她的脸涨的通红,娇美的面容像是揉皱的纸团。

        洛克·兰登俯下身子来,用一种极其温柔的语调说道:“亲爱的,也就只有这一刻,你的脑海里才只有我,没有詹森·西塞尔。”

        “你可怜可怜我,别再试图反抗或者逃走了。他什么都给不了你,他只肯为人屠刀。”

        莱娅的眼睛充斥着血丝,同她暗红色的瞳仁一起,如同临近枯萎的花朵。

        “他对你说过什么,你以为本王子不知道吗?”

        “你......你难道派人跟踪他?”

        “我不讨厌聪明的女人。”

        “无耻!”

        “我是王子,他是雇佣兵,我是主人,他是狗。反而是你,莱娅,你让我非常生气。”洛克·兰登低低地喘着气,“好在这个畜生心里有点数,趁早在咱们大婚之前跟你做了断,不然我不会饶了他的。”

        仿佛有一团火正在灼烧着莱娅的心脏,长时间的气短让她一点反抗的气力都没有,只用仅存的气息反驳道:“你不许这么说他......”

        “他从来都不爱你,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洛克·兰登语气冰冷,“他可以喜欢葵黛尔,喜欢那个灵族族长,喜欢天底下所有的女人,但就是不会喜欢你,从小到大,注定,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

        洛克·兰登动作缓慢地从她身侧退开,冷笑道:“你不是赤烬城第一女刺客吗?你要是知道错了,就亲自去杀了那个羽魑。”

        “你......”莱娅气若游丝,挣扎着说道:“你以为我不敢吗?这话可是你说的......你......你代表着格里帝国王室说的!”

        “随你怎么想,别指望王室会给你兜着。”洛克兰登用手轻轻抚摸着胸膛上的疤痕,好整以暇地抖了抖衣领。

        他回头望了一眼伏在地上的莱娅,轻笑着说道:“葵黛尔找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