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金枝夙孽在线阅读 - 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 隐调包

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 隐调包

        朵唯拉伸出左脚在上面努力的又擦又挤,力气已经非常的小了。要是那石板再没有反应一切就全完了。因为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朵唯拉咬紧牙关,连吃奶的劲儿都给用出来了,脚掌使劲下压,不分东南西北只是一个劲儿的蹬踢挠踹,也不知道是最用劲的那一下,还是最没有力量的那一下踢到了那个滑板,猛然间,她被紧紧挤住的身子就那么不可思议的在这两面石壁中转了一个个……

        她一点防备都没有,这一转虽然带着两边的石壁放松了抵押的力量是件好帅事。但是因为没有事先做好准备。重心一偏的时候,朵唯拉扭过来的身体就一下子自己砸到左面的墙壁上。右边的脑袋咣的一下子糊上墙,差点就把鼻子给撞歪。这一下虽然唬了她一大跳,到底是解了大围。朵唯拉贪婪的大口大口喘息两次两口就开始用手指比着手势,让在前边同样因为以迅雷之势出现的转机,狗啃屎一样摔在地上的涂脂抹粉的男人,快点儿起来向前跑。这家伙本来就是摔的狗啃屎动作,但是一个翻转之后又变成了仰面朝天,他是看得到朵瑞拉打给他的手势的。而且情急之中这家伙的能力一样出众。领会了朵唯拉手上的力气,一个鲤鱼打艇起来几乎是四肢着地的朝前挠。

        朵唯拉很清楚他们这一下得以脱出,本来就不是什么治本之策。蹲在上面或者蹲在四周的那个指使倒八字眉来害他们的阴损家伙,看到他们撞了狗屎运,竟然能从那么显惊险的绝境之中扑腾出来,一定会再次开启机关,而这样的狗屎运,他们恐怕不会再轻易撞到了。而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在不断的向前跑的过程中摸了一下,虽然产生了弯曲,但是被她紧紧抓在手里的匕首。还好没有任何破碎的地方,不过刚刚那个倒八字眉送给她的,被她完好镶嵌在刀柄上的那个宝石,因为刚刚刀柄受到挤压产生的变形,宝石与刀柄产生的契合发生了转变,现在已经失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她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回去去找那块宝石,可是正返过头来看她的涂脂抹粉男人似乎发现了她想要回去的意思,一下子拉住了她,不由分说地向前跑。

        “你快放开我,刚才的那块宝石……”朵唯拉只觉得心上虽然没有刚刚的重重石壁挤压,却又变得同样沉重压抑。那块宝石明显有很多的作用,或许是能够开启整个时间层面的也不一定。

        “真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比我还爱财,我们根本拿不到那东西,你没看出来吗?那东西根本不是随随便便的掉了,而是倒八字眉早就已经给你调包了,他是不会把那么好的东西送给你的。就算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人让他送,他也会掉包的!”涂脂抹粉的男人一边气喘着向前跑,一边啰里八嗦的给她解释着,为什么不让她回去?

        这好像是这个男人说的最对的一次了,的确,自己根本不能确定宝石是在什么时候失落的,也就是说。那么轻易得到的东西,也该那么容易的失去。这样快速奔跑一小段时间之后,脑子居然变得有些清醒了。刚刚那么执着于那块宝石的感觉也慢慢变得稀释。现在两边的石壁还是一如既往的狭窄,不过暂时没有要挤压过来的意思。可是之前,它们也没有那么不好客的意思,几乎是在一个眨眼之间就已经下了逐客令。这就是没有什么了解,什么礼物也不带,就跑到别人家里面来做客的坏处。不被欢迎,甚至遭到了驱赶,而且是玩命的驱赶。

        终于经过一段几乎要命了的的快速奔跑,他们来到了一条向上的台阶的地方,这里的台阶修建的很结实,朵唯拉慢慢的停了下来,扶着腿,一脚蹬着台阶,一脚觉得完全没有力气抬起来,就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里像是无穷无尽的,我们不能一直跑下去,要不然,他们又会看到他们希望的了!”

        应该是觉得她的说法很有道理,涂脂磨粉的男人也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急喘了两口气之后指着这些台阶说的,“这里应该安全一些了,这里有这样厚重的台阶,我看了看,修建的很稳固,也是精选的材料,两边的石壁不会那么轻易的合并过来了,除非下面也被设计了通道,但那不可能……”他话说到一半,就在他脚下,被他说成是稳固牢不可破的台阶,就那样一根接着一根像是踩翻了的棍子一样翘起来。石头的粉末漫天飞扬。在那一瞬间,朵唯拉甚至都睁不开眼睛,不过她心里知道,现在必须是发挥极限的时刻。更大的一波台阶上的碎石片扑过来喷了朵唯拉一脸,朵唯拉已经想到了最坏的地方,也许这一次涂脂模糊的男人是活不成了,而自己马上也会经历险境。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因为跟他没有任何的感情就放弃他,想到这里,朵唯拉伸手摸起那把已经发生了弯曲的匕首,一碰到那把匕首就会想到上面痛失的宝石,不过现在没有时间想这个。只能纠集起全身仅剩的力量飞过去去拉这家伙。那些台阶原本应该稳固的支撑在那里的台阶,正像一只只活动木板一样,此起彼伏的搞着运动。这东西运动的这么欢实,如果在旁边任远的观看,除了会喷一身的石头碎片之外,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可现在不同,朵唯拉是要深入其中救人。只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朝那些飞起来的石板子下面扑过去。

        原本算不上黑暗,一切都能看清的那里,因为石阶乱飞,再加之不甘心就这样被直接拍死的涂脂抹粉男人的拼死抵抗,于是一切乱成了一团糟。朵唯拉也是横着一条心,不管不顾的冲进去,几乎看不到涂脂抹粉男人的位置,一切不是靠看的,都是靠听的,隐约觉得他是那个方位,想过去拉他的时候,忽然被翘起来的台阶猛砸了一下肩膀的位置。这家伙既重又锋利朵唯拉只觉得这一下给程下来骨头非得碎了不可。但事实上给那家伙拍了一下的疼,倒是实际情况的疼,可是身体上受伤的情况这是与实际伤情不符的,这就对了,她从小到大发生过太多次这样的事情了。现在,自己跟这个女人的躯壳也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