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在线阅读 - 第5084章 一支满天星!

第5084章 一支满天星!

        第5084章    一支满天星!

        m国梦小队成员在机场看见王越。

        王越这个送行的人比他们来的还早。

        m国梦小队成员都看着王越,他们没有和王越进行过任何交流,没想过王越会来送他们。

        尤其是前几天,蕾贝卡把王越“剃了光头”,以3比0的战绩击败王越,让王越非常狼狈。

        乔丝琳看见王越后有些激动。

        是她把m国梦小队今天离开的消息告诉王越,她知道王越会出现,王越果然言出必践。

        王越依旧坐在轮椅上,按照医生的嘱咐,要想离开轮椅,起码还要再过半个月的时间。

        王越把双手放在轮椅上的轮子上,推动轮子,来到m国梦小队成员的面前。

        王越说:“我来送送你们。”

        王越的想法很简单,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朋友只会是好事,不会是坏事。

        虽然和m国梦小队的成员不熟,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话,但大家都是电竞锦标赛,参加同一场电竞比赛,王越认为他送一送m国梦小队是应该的。就算其他人不说,蕾贝卡和乔丝琳是王越认识的,王越应该送一送她们。

        队长海顿说:“谢谢王越队长。”

        如果是以前,就算海顿的素质非常高,也不会怎么搭理华夏电竞玩家。

        因为华夏电竞玩家和m国电竞玩家的差距是天地之差,华夏电竞玩家是地,m国电竞玩家是天。

        王越是第一个让海顿觉得特殊的华夏电竞玩家。

        王越身上的坚持深深折服他。

        王越和阿奇柏德的那场比赛,血流了一地,那是何等的疼痛,然而王越的脸上连一丝一毫的痛苦都没有。

        说句心里话,海顿很佩服王越。

        如果让他佩服其他华夏电竞玩家,海顿一定会觉得很丢脸。

        堂堂m国电竞玩家佩服华夏电竞玩家,这难道不丢脸吗?

        海顿认为丢脸。

        如果佩服的对方是王越,海顿不认为丢脸。

        詹妮芙说;“王越队长有心了,谢谢王越队长来送我们。”

        即便不是梦之队正式成员,只是外队成员,素质也是极好的。

        海顿和詹妮芙对待王越的态度都很客气。

        他们的素质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他们都佩服王越为华夏电竞的付出。

        m国梦小队成员都和王越打了招呼,然后便集体找了个借口离开现场,把现场留给王越、蕾贝卡、乔丝琳。

        早上的时候,乔丝琳已经和王越聊过,不需要和王越再聊。

        她觉得应该聊一聊的人是王越和蕾贝卡。

        于是,乔丝琳也立刻现场。

        现场只留下王越和蕾贝卡。

        王越没有说话。

        蕾贝卡也没有说话。

        虽然王越没有说话,但王越的眼睛看着蕾贝卡。

        蕾贝卡的眼睛看都没看王越,仿佛王越根本不存在似的。

        过了一会儿,王越才开口:“一路顺风。”

        王越也不应该应该和蕾贝卡说什么,那就说句比较简单却很吉利的话吧。

        直到王越开口说话,蕾贝卡才把目光看向王越,但也没什么,点了点头,似乎就完事了。

        既然蕾贝卡没有多说的意思,王越要是多说,那就显得不尊重了。

        来机场送m国梦小队这件事情已经做了,和每个人打招呼也做了,王越可以离开了。

        王越推着轮椅离开,就在这个时候,蕾贝卡的声音响起:“电竞生涯到这里就结束了?以后就美滋滋的数钱?”

        没有几个人知道王越受伤的真相,蕾贝卡是少数人之一。

        蕾贝卡知道王越是为了救李亦真才受伤。

        王越琢磨蕾贝卡的话,蕾贝卡似乎把他形成他贪图李亦真的钱。

        这个想法十分短浅,王越不认为蕾贝卡会有这么短浅的想法。

        既然蕾贝卡的想法不会这么短浅,肯定别有用意。

        王越暂时没有琢磨明白蕾贝卡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王越说:“我的电竞生涯没有结束。”

        王越动了动他的手,活动没问题,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不是百分之百的流畅。

        王越笑着说;“似乎敲几下键盘都费劲,估计数不了多少钱,我还是别浪费那个力气,留着力气敲几下键盘吧。”

        蕾贝卡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不乏少数。”

        王越先是哈哈一笑,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你好像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

        有些事情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的很明白。

        如果说的很明白,那就是蕾贝卡似乎对王越去救李亦真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好像有道理耿耿于怀。

        蕾贝卡好心阻止王越去冒险,虽然说的话不好听,说王越是蝼蚁什么的,就算参加拯救行动,也是螳臂当车,但王越要是听了蕾贝卡的话,也就不会有受伤,可能有机会击败阿奇柏德也说不定,那样的话,华夏电竞队说不定就有机会获得电竞锦标赛冠军了。

        蕾贝卡说:“自己的事情还没做明白,就去做其他的事情,无异于狗熊掰棒子,要是你贪图富贵,那倒是另当别论了。”

        王越说:“金钱对我是浮云。我当然也不是那种完全不把钱当一回事的人,并不希望自己完全没钱,至于钱的数量,够花就行。如果是这个目标,我不需要借助别人也能做到这件事情。”

        蕾贝卡说:“就聊到这里。你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王越笑着说;“好。”

        今天已经很难的了,能和蕾贝卡聊了几句。

        王越离开机场大厅,但没有离开机场,而是在机场外面等了一段时间,直到看见飞机起飞,才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有个提着花篮的小女孩轻轻地拍了拍王越。

        在国外,不乏挎着花篮卖花的小女孩。

        并不是说这些小女孩的家庭环境不好,这可能只是他们的某项社会实践。

        王越看着小女孩:“有事吗?”

        小女孩从花篮里拿出一支满天星,对着王越说:“有个姐姐说,如果飞机起飞后,我在机场外面看见一个坐着轮椅的人,就让我把这支送给他。”

        王越问:“如果你没看见呢?”

        小女孩回答:“姐姐说,那就扔在地上,踩两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