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重生三国当皇帝在线阅读 - 第2261章 将星陨落

第2261章 将星陨落

        飞机飞上云层开始返航,渡过最初的不适之后司马孚和令狐愚望着窗外风景再次发出惊呼之声。

        居高临下俯瞰大地,脚下山河真的太美。

        夏侯惇不愿听两人的惊叫声,开口询问曹洲详情。

        朝廷派他们去曹洲的目的就是充当眼睛,观察曹洲的一切回来向朝廷汇报。

        司马孚清楚自己的任务,沿途观察的很仔细,回程路上也早就打好了腹稿,从颍国到南曹洲说的头头是道,听的夏侯惇两眼放光。

        长安城。

        京一大操场之上。

        等待的时间是无聊且枯燥的,曹昂命人搬来棋盘想跟曹操对弈几局借此打发时间,老曹却毫不客气一顿狂杀,象棋围棋轮番上阵,打的曹昂毫无游戏体验,逼的恼羞成怒的曹昂直接掀掉旗盘不玩了。

        曹操又跟董昭钟繇对弈,这两位不像曹昂那个菜逼,妥妥的棋逢对手。

        曹昂无奈,只好带着曹彰和胡三跑到角落打牌。

        禁赌令还在,公然玩牌容易被毛阶那老头唠叨,只能找个僻静的地方。

        事实证明打牌确实比下棋有意思,投入其中便忘了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便到了下午,听见飞机轰鸣,三人把牌一扔迅速赶往操场。

        抬头望去,飞机飞进校园逐渐降落,落地之后又继续前进减小缓冲,最后停止舱门打开。

        君臣站在门外含笑迎接,却诧异的发现飞机上下来两名意想不到的人。

        夏侯惇行礼介绍道:“陛下,太上皇,今天也是真巧,臣到琅琊正好遇上使团返航,便把司马正使和令狐副使一块带回来了。”

        司马孚与令狐愚上前行礼,曹昂却顾不上他们,简单回应之后便问道:“元让叔,你没事吧。”

        夏侯惇正要说没事,心头突然传来一阵悸动,想到什么猛的抓住曹昂的手说道:“陛下,老臣求你件事,能否将夏侯臧封往曹洲?”

        他有七个儿子,除了长子夏侯充和次子夏侯楙之外,只有三子夏侯臧成年,从司马孚口中得知曹洲富庶之后也动了点私心。

        曹昂心中升起一种不详之感,蹙眉点头道:“没问题,元让叔你先歇会,我这就命人送你去医院。”

        夏侯惇摇头道:“不用了陛下,老臣的身体自己最为清楚,连天都上了,我夏侯惇这辈子值了。”

        说完缓缓闭上眼睛,抓着曹昂的手臂也无力坠落。

        大都督寿终正寝,临死时脸上笑容格外安详,曹昂却黑着脸问道:“夏侯楙,飞机上出了何事?

        “父亲突然离世,夏侯楙整个人都是懵的,被曹昂呵斥后才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副驾驶替他解释道:“禀陛下,从洛阳飞长安的路上遇到一阵强风,飞机发生了剧烈抖动,足足持续了三分钟才结束,可能是那时候……”强风恐怕只是诱因,夏侯惇身体本就不好,骤然升空心跳加速血压增高,任何一项都可能要命。

        事已至此追究也没意义,曹昂叹息道:“命华神医检查一下大都督的死因,切记不可破坏尸体,礼部加紧筹备大都督的葬礼,都回去吧。”

        飞机试飞成功,仅用六个多小时就从长安飞到琅琊再飞回长安,这绝对是划时代的大事,此刻却没一人高兴的起来。

        比起试飞成功,夏侯惇的离世对大魏损失更大。

        夏侯惇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是大魏军中的最高将领,也是位和蔼长者,做人两袖清风,做事公平公正,军中再蛮横的悍将对他也是心服口服,这样的人骤然离世,军中哪个将士不痛心?

        离开京一大百官各自回衙,司马孚和令狐愚却被曹昂召进了皇宫。

        曹昂回宫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召回远在武陵的曹晟和夏侯称,夏侯威兄弟,让他们回京为大都督奔丧。

        然后才将司马令狐二人召进书房,与曹操一起听取他们在曹洲的见闻。

        行礼之后司马孚奉上一副长宽超过两米的地图,正是颍汉晋鲁四国多年探测所绘,并由他整理汇总的曹洲地形图,只是地图上很多地方还处于未知区域。

        司马孚介绍道:“陛下,太上皇,四国如今安居乐业,人口和土地都在有序增长,不出意外百年内便可彻底发展成数一数二的强国。”

        曹操笑道:“好啊,站稳脚跟就好,如此我华夏文明就彻底在海外开花结果了,子桓和子建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毕竟是自己亲儿子,分别多年说不想念那是假的。

        曹昂却摸着下巴暗忖这几个王八蛋真会选地方,没猜错的话颍国应该就在后世米国的西雅图一代,汉国所在的五大湖是米国与加国的交界,加国首都就在附近,曹植这小子更能跑,晋国那位置怎么越看越像米国首都啊。

        夏侯臧要是过去放哪?

        大都督临终遗言他肯定是要办的,只是这个夏侯臧是出了名的废物,历史上一事无成不说还伙同弟弟夏侯江坑害兄长夏侯楙。

        能力不行也就罢了人品还这么差,把他扔曹洲没问题,但让带几万迁徙百姓过去是不是对这群百姓太不负责任了。

        听完两人汇报曹昂挥手说道:“叔达,安抚一下使团成员,你们的封赏等大都督葬礼结束再说。”

        使团成员虽都是各大世家的闲散人员并无官职在身,但人家毕竟立功了,朝廷说什么也得表示表示。

        “喏。”

        司马孚与令狐愚行礼告退。

        曹昂扭头说道:“爹,你觉得大都督一职谁接替比较合适。”

        人没了位置不能空着,必须找人接替才行。

        说句难听话,夏侯惇去世军中将士固然伤心,却也有不少人心底里拍手称快的,他一走空出的位置便需要接替,接替之人空出的位置同样需要接替,一个人离世一群人升官,怎会无人高兴。

        当然,再高兴也是私底下的事,明面上还是要摆出痛心疾首的姿态。

        曹操思忖道:“子孝吧,按资历按功绩都应该是他。”

        曹仁不但资历老,数次南征战功也是最高,夏侯惇做大都督曹仁服气,换个人看曹仁敢不敢把大都督的办公室给掀喽。

        曹昂点头道:“我也是这意思,就他吧,那子孝叔的位置又该谁接替呢?”

        曹操郁闷的摆手道:“先空着,等元让葬礼之后再说,该死的,事情怎么又挤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