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下在线阅读 - 第38章 流水山庄

第38章 流水山庄

        翌日。

        京都城外,古道。

        古道上有一家小酒铺,杏黄色的酒旗随风招展,在晨曦的光辉下,古道上的这家小酒铺显得宁静祥和。

        小酒铺开得很早,因为每天清晨这里就会有客人,是那些前来京都的商队和行人,清晨时分,很多人都会选择在这里落脚稍微歇息片刻再进城。

        小酒铺的主人,是一对爷孙,老头是一个瘸子,拄着一根磨得光亮的拐杖,孙女出落的极为水灵,是个乖巧的丫头,而且她亲手酿制的桂花酒可谓是这家小酒铺的招牌,心灵手巧的丫头脸蛋上总是带着微笑,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儿,给人一种很强的亲和力。

        只要你看到这丫头脸上的笑容,你一定也会不自觉笑起来。

        此刻,咱们的这位世子殿下便笑了起来。

        他来到了这家小酒铺,也坐上了一桌。

        他的面前,此刻站着的正是这家小酒铺酿制桂花酒的少女。

        少女含笑站在他面前。

        所以,秦尘自然也笑了。

        秦尘笑着道:“姑娘,来三碗桂花酒!”

        三个人,自然要三碗。

        与秦尘坐在一起的,有西门吹雪,还有一道穿着灰袍蒙着面的身影。

        此人,自然就是盗圣温韬!

        秦尘刚刚在郊外才将温韬给召唤出来,自然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温韬的存在,他身旁有一个西门吹雪就已经够引人注意了,没有必要再暴露温韬的存在。

        秦尘道:“我刚才吩咐你的事情可都清楚了?”

        温韬道:“主公放心,属下定然不辱使命!”

        秦尘点头,他吩咐温韬的事情,自然是去燕国故址寻找出燕国密藏的所在,对于这一笔宝藏,秦尘势在必得!

        还是那一句话:别人能给你的,别人也能够随时收回去!

        别看镇北王府如今盛极一时,但是以后的事情谁又说的清楚呢?

        说到底,镇北王府的命运终究是掌控在当今天子的手中!

        这种被掌控命运的感觉,秦尘怎么可能甘心接受?

        与其受制于人,不如防患未然。

        早做些准备,毕竟自古帝心如渊,谁能保证天子明天不会对你下手?

        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秦尘还是懂得。

        所以,秦尘觉得早做点准备总归是没错的,一笔惊天密藏,足以让他做很多准备了。

        …………

        桌上,已经满上了三碗桂花酒。

        酒香清雅,沁人心脾。

        秦尘叮嘱温韬道:“找到后,不可轻举妄动,必须第一时间回来禀告我。”

        毕竟这一座密藏非同小可,乃是燕国机关大师公输鲁所建,其内机关重重,擅自闯入定然是只有死路一条,更别说只有三星界灵实力的温韬,进去必死无疑!

        温韬点头,自然不敢违抗秦尘的命令。

        秦尘端起一碗酒,对着温韬说道:“替你践行。”

        “主公等着属下的好消息便是!”温韬双手端起碗,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喝完,温韬径直起身离开,沿着古道而行,很快消失在了秦尘的视线中。

        秦尘收回目光,慢悠悠品着碗中的桂花酒,对着西门吹雪笑着道:“这酒如何?”

        西门吹雪道:“不够烈!”

        秦尘笑了笑,道:“酒,就像是女人,烈有烈的好,柔有柔的妙。”

        秦尘将碗中的桂花酒喝完,而后又要了一碗。

        过来倒酒的依旧是那位面带温柔笑意的少女。

        少女倒酒的时候,秦尘笑问道:“听这里的人说,这酒是你亲手的酿制的?”

        少女微笑点头。

        秦尘笑着赞叹道:“挺好喝的。”

        少女微微一笑,随即转身离开,只留下一阵淡雅的桂花芬香。

        秦尘有些奇怪,来了这么半天,似乎没有听过这位少女说一句话。

        “公子莫要见怪,这丫头天生就不能说话。”

        这时,一道声音替秦尘解惑了,是少女那位瘸腿的爷爷拄着拐杖走了过来,老头的面庞上刻满岁月的沧桑,一双眼睛像是看透世间悲欢,不知道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尘恍然,倒是有些替少女感到惋惜。

        只听得瘸腿老头笑着说了句让秦尘有些意外的话:

        “有人天生残疾,却往往有一颗善良的心;有人五官健全,却往往是人面兽心!这世间,不从来都是如此的不公平吗?”

        说完,老头便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而就在刚才,一位欲调戏少女的男子,他的手,断了!

        谁也没有看到是谁出的手!

        秦尘眯着眼盯着那个瘸了一条腿的老头。

        然后,他笑了。

        他觉得这爷孙俩开的这家小酒铺还挺有意思的。

        他觉得他以后没事,可以常来坐坐。

        ……………

        送走温韬后,秦尘自然就只能静静等待消息了,不过以温韬寻龙定穴的本事,秦尘相信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带回来。

        返回王府后,秦尘又开始修行起来。

        秦尘又去了一趟镇北王府的湖底武库,之前镇北王说过,那里面出了除了武器外,还有诸多武学。

        秦尘这次进去就是准备挑选几部武学修炼一下。

        镇北王已经说过秦尘以后可以随意进入湖底武库,所以一路上秦尘自然是畅通无阻。

        按照秦天上次开启机关的方法,秦尘也是顺利进入了湖底武库,他走的路线与上次一模一样,因为这座武库中同样是机关重重,一步踏错就可能身首异处了。

        所幸秦尘的记忆力超凡,一路上都没有触碰到什么机关。

        秦尘进入武库中存放武学的地方,武学很多,也很杂,即便是四品的王级武学这里也有着几部,可见镇北王的收藏之丰富。

        不过秦尘倒是没有看中这几部王级武学。

        没有看对眼,所以不喜欢。

        挑武学,其实也跟挑女人差不多,看不对眼,那就是看不对眼。

        不过这世上女人很多,总会有你看对眼的,时间而已。

        正如此在武库中蒙头挑武学的秦尘,找了一圈后,秦尘选中了两部武学,都是三品武学,一部身法武学《扶风步法》,一部攻击武学《大罗玄冰手》。

        …………

        之后的几天里,秦尘便开始修炼起这两部武学了,不过主要是修炼《扶风步法》,这是身法武学,即便秦尘学得很快,但是依旧要多练,在领悟精髓的情况下勤加练习,自然能够让得让身法更快!

        修炼《扶风步法》的同时,秦尘也没有放下练习拔剑,有着步法的配合,再加上快速的拔剑,秦尘觉得这在对战中会起到更加出其不意的效果。

        在王府修炼的这几日,秦尘的自身实力也没有落下,本就是九星界海境的他,顺利突破了一个阶别。

        晋级到了界主!

        到了界主之境,实力自然是提升了一个大的档次,相对于界海境而言,界主对于天地界力的掌控无疑更加熟练,界力强悍程度也随之更强!

        …………

        在府中修炼了几日。

        今日秦尘想出去一趟。

        他觉得华烟雨应该已经从妖兽山脉中试炼回来了。

        他想去找华烟雨。

        至于上门找少女的理由嘛,让他想想,应该是…是报答那日在峡谷中的“救命之恩”吧,嗯,这个理由无懈可击。

        所以秦尘出了王府后,便径直朝着院长的住处走去,心情自然是大好。

        皇家学院的院长,并没有住在城中,而是住在城外的一座僻静庄园中,名为流水山庄。

        既然叫流水山庄,自然是有水的。

        山庄前,便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河流环绕山庄,山庄在白云间,只有一座木桥通向山庄。

        远远看去,流水山庄极为清幽雅致。

        而住在这里的人,自然也是喜静的雅致之人。

        这位皇家学院的院长,便是这样的一个雅致之人,准确的说,是一个雅致的女人。

        秦尘走过一段青石小道,来到了流水山庄的木桥,踏过木桥,再穿过一片幽静竹林,便来到了流水山庄的大门前。

        很朴素的山庄大门。

        不过却不是谁都敢轻易踏入这座大门的。

        因为山庄的主人,乃是皇家学院的院长,能当上楚国皇家学院的院长,会是一般人吗?

        这位院长大人自然也是位列楚国十大强者之一!

        “世子殿下?”

        山庄门口的一位清秀婢女看到了秦尘,微微惊讶了一下,自然认识世子殿下。

        秦尘对着婢女笑着招了招手,女婢美眸眨了眨,会意走了过来,秦尘朝着山庄里看了看,然后将这位婢女拉到一旁,那有些鬼鬼祟祟的模样,让得婢女既疑惑又想笑,不知道世子殿下这么偷偷摸摸地要干什么。

        秦尘道:“向你打听个事儿,有一位叫华烟雨的学员是不是住在这里?”

        女婢一怔,随即不觉掩嘴偷笑了笑,她算是明白为何世子殿下如此偷偷摸摸地跑到这里了,果然不愧是世子殿下,似乎京都中哪里有漂亮的女孩都逃不过世子殿下的眼睛,只不过山庄中的这位姑娘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征服得了的。

        女婢点头道:“有的。华姑娘就住在山庄里,昨天刚从妖兽山脉中试炼回来。”

        秦尘笑了笑,看来他来的倒也正是时候。

        秦尘问道:“她跟院长是什么关系?可是院长的女儿?”

        女婢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华姑娘跟院长是什么关系,不过反正不是院长的女儿,可能是院长朋友的女儿吧。”

        秦尘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还好不是院长的女儿,不然以院长对他的印象,以后跟华烟雨见面怕都是难事。

        秦尘从怀中掏出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塞到了婢女手中,笑道:“你去帮本世子把她叫出来,就说我找她,哦,对了,千万不要让院长知道。”

        女婢掩嘴轻笑不已,怎么搞得像是偷偷幽会,怕被家长发现的感觉?不过她也能理解世子殿下,毕竟院长大人对世子殿下的印象可并不怎好,对于世子殿下这样的刺头学生,身为一院之长又怎么可能会有好印象?

        不过这时,女婢没敢再笑了,她迅速将玉佩还给了世子殿下,她的脑袋垂下,而后恭敬退在一旁站着。

        见状,秦尘心头一紧,突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还不待他回头去看,一道女子的淡漠声音便陡然在他身后响起:

        “世子殿下,要不要本院长亲自进去帮你把她叫出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