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纯梦时代在线阅读 - 第023章 天快亮了

第023章 天快亮了

        家门口。

        说实话,哪怕心理年纪已经七十五岁,王青此刻都显得有点紧张,他害怕看见父母失望、难过的神情。

        无论多少岁,自己的父母始终是父母啊,那种情愫是不一样的。

        王青深呼吸了一口气,望着黑漆漆的窗户,正准备敲门。

        忽然,里面传来母亲的唉声叹气,“唉,小青不知道跑哪来去了,两夜都没回来。”

        爸妈担心自己还没睡?

        这让王青敲门的动作一顿。

        片刻后,父亲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孩子大了,很多时候,我感觉我已经看不懂了,比如说上次他舅妈过来讨债,你说说,我俩能说出那水平的话吗?”

        “话是这么说,可我担心啊……”母亲又重重叹了一口气。

        俗话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在父母的心中,哪怕孩子再大,始终都是孩子。

        听到这,原本心境近乎波澜不惊的王青,内心忍不住抽动了一下,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敲击着他的心脏。

        “怎么不敲门?”朱父轻声问道。

        王青回头点点头,伸手正准备敲门。

        里面,母亲的声音立刻提高了,“谁?是小青回来了吗?”

        王青忙道:“诶,妈,是我。”

        “哎哟,小青回来了。”母亲的声音有点激动。

        下一刻,卧室里的灯就亮了起来。

        然后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儿,大门打开了,只见披着外套、脸上显得很憔悴的母亲出现在眼前。

        见状,王青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果不出意外,这两天让母亲担心的够多了,他眼眶不由湿湿的,轻轻的喊了一声,“妈。”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母亲长长舒了一口气。

        父亲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和母亲温和、炙热的母爱不同,他是一个情感比较内敛的人,很少会表达自己内心的情绪,看见王青,他并没有责怪什么,甚至都没问,“进来吧。”

        王青刚要说话。

        父亲看到了他身后的朱父,迟疑道:“这位是?”

        母亲以为王青在外面闯了什么祸,被人“押送”着回来,她这人要面子,怕邻居知道传开了丑,忙伸手道:“这位先生请进。”

        朱父笑着摆摆手,“不了,我是小王同学朱训坤的爸爸,我听我老婆说,你俩之前去我家找过小王,这不,他和我儿子一回来,我就帮着送回来,怕你俩担心,顺便想替他解释两句,不过看老哥和嫂子这副信任的模样,我觉得我不用解释什么了。”

        “呵呵,老哥说笑了,大晚上的劳烦你把我儿子送回来,进来喝口热茶吧。”父亲再次相邀。

        要是平时,朱父可能真的进去了,不过他知道现在王青父母应该有很多话要和王青说,他非常识趣,再次拒绝,然后骑着自行车走了。

        王青进了屋里。

        ……

        里面。

        母亲反手关上门,埋汰道:“你这孩子,出去都不自己回来说声,还托同学带口信,你说说我和你爸能放心吗?”

        父亲也没有过多的责怪,只说了一句,“以后要去哪亲口跟我和你妈说,不然她担心。”

        母亲白了一眼,“你不担心?那昨儿个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是谁?”

        父亲蹙眉道:“就你多嘴。”

        看着父母拌嘴,这一幕温馨的场面已经隔了好多年了。

        王青百感交集。

        “行了,今儿个夜深了,我也不问你到底干嘛去,洗洗弄弄早点睡,明天我再好好问你。”父亲很理解道。

        要是一般人家的父母遇到这种事,恐怕第一反应就是大发雷霆,比如说朱训坤的父亲,刚一见到人,都要抽人了。

        但王青的父母不是如此,他们很大程度上会去相信自己的孩子。

        王青年纪轻的时候脾气还比较暴躁,后来渐渐的,随着年纪增长,他从父母身上学到了很多的好脾气,更学得了待人接物的和气,这对于他的人生来说很有帮助,这一切,他都得感谢自己的父母。

        只是父亲虽然这么说,可王青还是想让他们放心,“爸,妈,其实这趟我去魔都赚钱了。”

        “是吗?赚了多少?”父亲没在意,随口问道。

        母亲无奈地摇摇头,似乎明白儿子为什么这么做。

        王青实话实说道:“五千五。”

        其实没有五千五,去掉成本、路费和食宿费,估计赚了五千二不到点吧,只是他说顺口了。

        “哦,五千……”父亲没留神顺口接下去说,可说了一半,他蓦然反应过来,瞪大眼睛,“什么,多少?”

        母亲更是嘴巴微微张大,显得很吃惊。

        父母这样子的表情王青并不奇怪,因为五千五太多了,更何况是一个学校里还没出来的小年轻一天一夜功夫挣到的。

        王青边从兜里把钱全都拿出来,边说道:“去掉成本的话,大概赚了五千二,加上高考状元奖励的一千二,本来应该是六千四样子,不过我雇了朱训坤接下来一年给我打工,所以预支了半年一千块的工资,让他父母安心,这里还有五千四不到点,你们拿去还债吧。”

        望着桌子上叠得整整齐齐的钱,老夫妻俩都惊呆了!

        他们面面相觑,都觉得像做梦一样!

        沉默!

        屋子里安静的可怕!

        就连窗外蛐蛐和青蛙的叫声都格外醒目。

        好半晌之后,父亲才缓缓开口,“这些钱……你是怎么挣来的?”

        这让王青有点意外,他以为父母会和朱训坤父母一样,认为钱来路不当,可没想到的是,父亲居然只是简简单单的询问,他立刻意识到父母对自己有多信任了,立刻解释道:“爸妈,你们放心,这些钱不偷不抢,是我用正当手段挣到的。”

        “我知道,我只是好奇你怎么赚到的。”父亲笑了起来,“我去年在工地上一年都没挣到你一半多呢。”

        母亲紧巴巴点点头,“就是,小青啊,你跟爸妈说说。”

        王青知道他们很相信自己,但内心肯定还有疑虑的,为了让父母安心,他仔仔细细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没有任何的隐瞒。

        至于刻录这玩意怎么学会的,他已经想好了措辞,一旦父母问起来就撒个谎,没办法,重生这种事不可能说出来,否则父母指不准以为他中邪了,再请个跳大神的或者大仙过来,那乐子可就大了。

        “就这么简单?”母亲简直难以相信,“给人做了两块那什么游戏机板子,就挣了五千五百块!?”

        王青颔首道:“对啊。”

        父亲睁大眼睛有点怀疑人生道:“钱这么容易赚的吗?”

        王青汗了一下,哭笑不得道:“不是钱容易赚,是这个技术掌握的人比较少,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我能靠这个赚到钱,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也是,物以稀为贵,说起来什么刻录、电脑,这些我都没怎么听过。”父亲感慨了一句,“到底读书好啊,懂得多,我和你妈没什么文化,只能挣辛苦钱,不过游戏机是害人的玩意,虽然挣钱,能不碰尽量少碰,知道吗?”

        母亲跟着附和道:“就是,要给乡里乡亲知道你做害人的玩意挣钱,非后背戳我跟你爸的脊梁骨。”

        老两口都是地地道道的实在人,挣钱都靠自己的双手,不喜欢什么歪门邪道。

        是的,挣大钱谁都喜欢,但王青父母并不希望丢掉后来人觉得可有可无的“良心”,至少,在如今这个时代,在他们心里,良心非常的重要。

        王青用力点点头,“我知道,这么一来,小姨婆的钱你们能还上了,对了,还有舅妈的一千块也早点还了吧,不然她背地里说三道四不太好听。”

        “嗯,那我先从这里拿三千块。”父亲伸手点了起来,“至于你舅妈那边不着急,她和你舅舅借我们五六年才还,我这边才多久,慢点还没事,至于剩下的钱,你自己留着当生活费吧。”

        王青眨眼道:“我学校里有奖学金,用不到这么多钱。”

        “你刚不是说请了朱训坤帮你做事么,我虽然不知道你要他帮你做什么,但请人总要钱,还要吃用开销,你先留着吧。”父亲很理解道。

        母亲一直没说话,然而她的眼睛里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儿子能耐了,出一趟原本就挣了这么多钱回来,担心的是,生怕儿子继续去挣游戏上面昧着良心的钱。

        听到父亲这么说,王青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确实,他现在需要启动资金来赚更多的钱,若不是家里急着还债,他这些钱真不想拿出来。

        清点完钱之后,父亲把剩下的都还给了王青,然后说了一句,“以后你做什么我和你妈不管,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不过有一句话得说在前头,如果再像这次这样,你得提前亲口和我或者你妈说清楚。”

        嗯?

        这是绝对的放权了?

        王青心中大喜,他是重生者,有些事情做起来确实比较“诡异”,生怕最熟悉自己的父母问的太多无法解释,现在父亲这么说,很明显以后不会问太多了啊。

        这样好。

        这样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了!

        王青高兴地答应道:“嗳,我知道了。”

        母亲补充了一句,“还有啊,不该挣的钱别挣。”

        “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把你们的话牢牢记在心里!”王青非常认真道。

        父母老怀欣慰。

        尤其是母亲,还连忙拿来热水壶给王青倒洗脸洗脚的水。

        王青这么孝顺的人,肯定不会让母亲给自己做这种粗事啊,他抢过热水瓶自己鼓捣了起来,让父母先去睡。

        父母又说了一些勉励和告诫的话,这才进去先睡了,他们明天还要干活。

        只剩下王青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洗脚,他深吸了一口气,上辈子没能让父母过上太好的生活,这辈子,一定要想办法让老两口过的舒舒服服!

        想着,他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王青觉得,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毕竟父母都彻底放权给自己了,他接下来想干什么都会变得非常方便。

        嗯,那就好好干吧。

        争取早点让家里步入小康水平再说。

        有人在光明中注视着阴影,有人在阴影中眺望着光明。

        王青望着窗外层层笼罩的漆黑夜空,喃喃自语,“天快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