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纯梦时代在线阅读 - 第001章 我这一辈子

第001章 我这一辈子

        七十五岁的王青躺在病床上,身边聚满了人,他迷迷糊糊的看见医生摇了摇头。

        周围的人神情肃穆。

        王青明白,他要死掉了。

        他没有感到一丝害怕,突然间问自己:“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死掉的呢?”

        他忽然想起了二十九岁的那场婚礼,也许,那时候自己就死掉了吧。

        渐渐的,王青意识越来越清醒。

        他知道,依照惯例,人在去世之前的三秒,会回顾一生,而他,脑海里正在播放着他七十五年的一生。

        画面一张一张的划过。

        从出生到学校毕业,那满是青春芬芳的记忆啊。

        王青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自己的一生。

        26岁那年,他看着身边的人都结了婚,婚礼的份子钱逐年递增。春节回家,父母从带他串亲戚变成了去见相亲对象,他每次都和记忆里那个她相比,总觉得这些女孩差了一点。

        28岁,王青遇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遭遇的姑娘,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她说:“你还不错。”

        他喝了一口可乐:“你也是。”

        王青还不确定喜不喜欢她,双方家长已经摆好了订婚宴。

        结婚前一周,他和朋友出去喝酒,说:“我不想结婚。”

        朋友说:“你啊,就是想得太多,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29岁,王青终于结婚了。

        婚礼办的不大不小,朋友来的不多不少,攒了几年想要去实现理想的钱,搭在了他这场人生转折的私人庙会上。

        婚礼结束后,并没有王青想象的浪漫,他听着屋内已经变成自己新娘的女人数着份子钱,想着:“这,真是我要的生活吗?”

        30岁,她怀孕辞掉了工作在家养胎。

        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到了王青的肩膀上,再苦再累都咬牙坚持着。

        31岁,孩子落地了,尽管他非常的高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新生,可是,这一年也是他人生最不愿意重复的一年,平均每天睡三个小时,孩子每一小时都要闹腾一次,第二天他拖着疲倦的身子去上班。

        35岁,王青的身体越来越差,加班越来越少,晋升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那天下班回家,媳妇告诉他,孩子要上幼儿园,双语的一个月三千。

        王青皱了皱眉头,沉默了。

        那边媳妇已经不耐烦:“隔壁楼老陈家的孩子一个月五千,你都这样了,想让孩子也输在起跑线上吗?”

        他没说话,回去给媳妇转了六千块,这笔钱,是他原本想要父母生日的时候,给老两口去旅游的。

        38岁,孩子上一年级。

        老师说:“一年级最关键,打好基础很重要。”

        王青笑着说:“是是是,老师您多关照。”

        新生接待的老师看着他不明事理的脸,指了一条明路:“课外辅导班,一个月一千五。”

        40岁,孩子上三年级。

        老师说:“三年级最关键,承上启下很重要。”

        王青陪笑着说:“是是是,正打算再报个补习班。”

        44岁,孩子上了初中。

        有一天孩子回到家说:“爸爸,我想学钢琴。”

        王青没什么犹豫的,这些年他都已经习惯,只是那句“爸爸现在买不起钢琴”始终说不出口。

        好在孩子比较懂事,说:“爸爸没事,要不我先学吉他也一样。”

        王青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却开心不起来。

        46岁,孩子上了一个不好不差的高中。

        有一天,王青正在公司忙碌,接到了老师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孩子在学校和人打架了。

        他唯唯诺诺的跟比自己小五六岁的领导请了个假,到学校又被老师训了一通。

        50岁,孩子上了大学,很争气,是个一本。

        只是孩子学的专业王青有点看不懂,他唯一知道的是,这个专业工作不一定好找,而且学费也非常昂贵。

        于是,他准备和孩子谈谈,准备了两瓶啤酒,两个小菜,他说着曾经自己讨厌的那些话:“还是要为以后工作着想,挑个热门点的专业,生存比热爱重要。”

        他和孩子的交流变成了争吵,忽然间,王青发现自己老了,老到可能打不过十八岁的孩子。

        王青说不过孩子,只能说了一句:“我是你爸爸。”

        孩子看着他,知道再怎么争辩也没用。

        这场确立他威严的酒席不欢而散,他听的不真切,在孩子回房间的途中似乎说了一句“我不想活的和你一样”。

        王青哭了,我怎么就哭了呢?一定是酒喝太多呛着了。

        55岁,孩子工作了,似乎有一点理解他了。

        王青感到很欣慰。

        56岁,孩子也结婚了。

        王青问:“你喜欢那个姑娘吗?”

        孩子愣了愣,说出了和王青二十八年前一样的话,“也许喜欢吧。”

        60岁,辛苦了一辈子,想出去走走,身边的那个人过了三十年,王青依旧分不清到底喜欢不喜欢。

        他和妻子开始规划旅游,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存在分歧,还是在争吵。

        某个瞬间,他觉得这样可能也挺好。

        一切准备好。

        孩子说:“爸妈,我工作太忙了,可以帮我带孩子吗?”

        于是,王青和妻子退掉了机票,又回到了三十年前。

        70岁,孩子的孩子也长大了,不用天天操心。

        王青下决心:“一定要出去走一趟。”

        可是手里的拐杖时刻提醒着,他只能支撑到楼下的花园里。

        然后今天,他要去世了。

        第二秒来临。

        王青的记忆回到十七岁那年,他看见一个男孩坐在教室里,偷偷的看着过去一排座位的短发女孩。

        那是他暗恋的那个女孩子,只是,我为什么想不起来她长什么样了?

        终于,第三秒上帝时间来了。

        王青只觉得眼前所有的一切怦然碎裂,仿佛玻璃被铁榔头狠狠砸了一下,然后分割成无数的碎片,每一个碎片里都装有他曾经一切的经历,看过的书的每一个字,以前研究过却早已经忙的一干二净几百个象棋残局,还有……曾经暗恋的那个她的脸庞。

        仿佛这些都是都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一样,永恒不灭。

        王青笑了,知道将久别人世,他许了人生最后一个愿望:“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将就,一定不要再为钱烦恼!”

        三秒过去了。

        身边的人突然嚎啕大哭。

        王青可能听不清了,他最后听到一片嘈杂的声音——

        “今天你不还钱,我就死在这边!”

        ……

        嗯?

        王青一愣,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声音?

        还没来得及多想,他便看见眼前一片漆黑。

        王青感觉到周围空气非常炎热,蚊子嗡嗡嗡的叫声连绵不绝。

        我没死?

        我还活着?

        王青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伸手想要掐一下自己的大腿,想要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却摸了一手的汗水。

        他用力一掐。

        嘶!

        疼!真疼!

        王青突然兴奋了起来,我还活着!我真的还活着!

        这一刻,他无比的兴奋,猛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想要开灯。

        只是,当王青干净利索的坐起来后,他再一次愣住了,什么,我的身体居然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要知道他七十岁那年行动已经很不便了啊,起个床都要磨蹭小半天,怎么现在一爬就爬起来了?

        疑惑之中,王青决定开灯看看,他首先本能的朝着墙壁摸去,想要找开关,摸了半天都没找到。

        这时,他手无意间碰到了一根很细小的绳子,细小到他都以为是错觉。

        不过王青还是握住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轻轻的拉了一下。

        吧嗒。

        光芒大炙!

        突如其来的刺眼灯光,让王青忍不住用手背挡在眼前,一小会后,他总算适应了,努力睁大眼睛朝着四周看去。

        他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很小的木床上。在不远处还有一张稍微大点的老旧刷了红漆的木床。

        在大木床不远处放着的是一张泛黄到掉漆的黄色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几十年前、好像是八九十年代很流行的塑料框镜子。

        还有那四周砖屑都要掉下来的红墙、屋顶三根水杉树树体制作成的屋梁。

        这一切,都那么熟悉而又陌生。

        王青怔住了,他隐隐觉得这里很熟悉,好像是……老房子?

        然后下一刻,他确定了,没错,这里就是他从高中毕业到成家立业生活了十几年的老房子啊!

        这一刹那,王青脑海中突然蹦出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念头——

        难道……我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