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战神狂婿)在线阅读 - 第1306章 艰难的抉择

第1306章 艰难的抉择

        挂了电话,李不凡将开天剑收了起来,不过武神玉还在上面,李不凡并没有拿下来。

        正巧这时,蒋胜男走了过来:“关于明天去逍遥派,你有什么想法么?”

        “什么意思?”

        “是想应付过去,还是直接报仇?”

        蒋胜男对于李不凡的身世,是了解的,知道他和逍遥派的白家,有着血海深仇。

        李不凡目中精芒闪烁:“本来只想保命,但我觉得,我会控制不住去杀人。”

        “你还是不是个爷们了。”

        蒋胜男鄙视道:“既然有仇,既然回去了,那就杀!”

        “还保什么命,只有杀了他们,你才能保住性命!”

        “如果你没报仇,就算你安然下山,但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么?”

        “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李不凡又一次被鄙视,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因为蒋胜男说的对,既然回去了,既然有仇,为什么不报?

        倒不是李不凡不想,而是以他自己的实力,还万万做不到!虽然他有朋友,有兄弟,有手下,但他不想把自己的仇,加注在他们身上,万一谁因此有了三长两短,他负责不起。

        这是李不凡不得不去想的问题。

        蒋胜男也看出李不凡的担忧了,道:“我们既然选择跟你去,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你还犹豫……”不等蒋胜男说完,李不凡起身看着她,道:“不用再说了,明天看情况吧。

        我还有事,你们一会自己回吧。”

        陆倾城和伊莎贝尔,也走了过来,前者道:“你还执意要去?

        我都已经告诉小姨了,她是绝对不会看着你去送死的!”

        “我已经得到武神玉了,小姨也知道了,她不会再拦着我了。”

        “什么?

        你得到武神玉了?”

        这件事,陆倾城是知道的,所以她愣了片刻之后,立刻精神一振:“既然得到了武神玉,你还有什么犹豫不决的,干他娘的白家!”

        陆倾城道:“这件事我站蒋胜男,你想,他们既然设计让你去逍遥派,那就说明,认出了你的身份,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你就是当年的李凡尘,你一旦去了,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没错,我们只有根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干翻他们白家,才有活着下山的希望!”

        李不凡如何不知道这些,但是,他最担心的是,这些可以为他出生入死的好朋友,真的死在逍遥派,那是他不能接受的!而且,能为他出生入死的,也绝对不会只有身边的这三个女人,还有马云汉,以及李凡儒,甚至还有金陵钟家。

        甚至,只要他一句话,龙老都会带着龙组精锐,亲自来到逍遥派。

        本来李不凡不想因为自己的家仇,让亲朋涉险。

        但此刻,见陆倾城和蒋胜男如此坚定,也不再迟疑了,点头道:“好,既然你们女人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也不会退缩!”

        可李不凡没有想到,只是一句话,却立刻引来了这三个女人的强烈不满!陆倾城伸手掐在了他的耳朵上,用力一拧:“你刚刚说什么呢?”

        蒋胜男一脚也踹了过去:“瞧不起谁呢?”

        伊莎贝尔虽然没动手,但也不满的道:“我们女人怎么了,不比你这个男人有决断么?”

        李不凡连连告饶,好个赔不是,这才让三个女人放了他一马。

        随后,几个人乘车,进入了市区。

        到了市区之后,李不凡便拨通了盛诗缘的电话。

        而此刻的盛诗缘,仍旧在咖啡厅发呆,因为她真的非常不甘心,和李不凡离婚,把这样一个绝世好男人,让给别的女人。

        但她同样也不忍心,看着李不凡去送死。

        不过,虽然盛诗缘发呆、纠结、犹豫,但她的内心,也已经做出了选择了。

        只是她不想太早的去付诸行动而已,只要她在这里多待一会,那么她就仍旧是李不凡的合法妻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将盛诗缘从愣神之中,拉了回来。

        拿出电话一看,见到李不凡的名字,盛诗缘的眼泪,瞬间决堤。

        她从来不曾想到,自己会深深爱上对方,会如此惧怕失去对方,更没想到,曾经多次想到离婚后,重归自由的那一刻,她竟然没有丝毫开心,反而还如此难过。

        手中的电话响个不停,再一次的拉回了盛诗缘的思绪,然后她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接通了电话。

        “缘缘,我听妈说你出去见客户了?”

        李不凡问道:“你至于这么拼么,身体那么虚!”

        “在哪了,我接你回家。”

        听到李不凡那埋怨的话语,透着浓浓的关心,令得盛诗缘的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她这辈子所流的泪水,都没这两天加在一起的多。

        “我在东方米兰街角的咖啡厅了。”

        李不凡眉头一皱,隐约觉得盛诗缘的声音有些不对,不过也没有多问,便道:“行,你等我,我这就过去。”

        不多时,李不凡便来到了这里。

        当李不凡来到这个包间的时候,盛诗缘已经擦掉了眼泪,而且还补了一下妆,她不想让李不凡看到她哭过。

        “你说你啊,难得出来一次,还刚刚做过手术,你就出来谈生意,你是赚钱不要命了么?”

        李不凡过来直接拉着她道:“走回家。

        你都不知道,妈有多担心你!”

        盛诗缘却是坐在位置上没有动,而是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不凡,你坐下,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李不凡一愣,这才看到盛诗缘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

        像哭过,但又不像。

        要说伤心吧,也没露出多么难过的神色。

        使得李不凡狐疑的坐了下来,问道:“缘缘,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有,就是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啊这么严肃,我都有点怕了呢。”

        盛诗缘不敢去看李不凡的眼睛,因为她怕自己狠不下心,从而害了李不凡。

        而李不凡也发现了,今天的盛诗缘很不对劲,而且接下来要跟他说的事情,似乎也很严重。

        令得李不凡屏住了呼吸,再次问道:“老婆,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