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战神狂婿)在线阅读 - 第53章 渣男,禽兽!

第53章 渣男,禽兽!

        晚上回家的路上,李不凡心情美滋滋的。

        作为一个年轻而又非常健康的男人,居然被自己的女人瞧不起,这事儿搁谁身上,都是无法忍受的!

        使得李不凡饭也没吃,好好的‘教训’了花含烟一顿。从傍晚持续到天黑,令得这个霸道狂野的女人,直接瘫软在了床上,连李不凡走都没力气去送。

        让你瞧不起老子,看你明天早上能起来床不!

        李不凡驾车刚进入市区,电话就响了。低头一看,是花含情打来的。

        李不凡皱了皱眉,这女人他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了,仿佛对方在公司故意躲着他一样。今天怎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了呢?

        带着疑问,李不凡接通了电话。

        “有时间么?”电话接通,花含情那清冷的声音便传来了。

        李不凡嘿嘿一笑:“夜色正浓,月色正好,美女相约,怎么会没有时间呢。”

        “我在夜魅酒吧等你。”花含情没有丝毫的客套,说完之后,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李不凡有些狐疑,这女人虽然性子不像盛诗缘那么冷,但她那遗世独立的气质中,却是有股与生俱来的淡漠和疏离。

        她今晚找自己,绝对有事儿!

        不多时,李不凡来到了夜魅酒吧,目光一扫,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拿着一杯酒坐在沙发上,姿态说不出的优雅迷人。浑身更是散发着遗世独立的美感,让人不忍去打扰。

        李不凡却是直接走了过去,坐在花含情的对面,笑道:“花总大晚上的把我约出来,是感觉到寂寞了,还是身体空虚了?”

        花含情看着杯中酒,没有理会李不凡的油腔滑调,心事重重道:“喝什么,我请客。”

        “你是想把我灌醉,趁机占我便宜么?”李不凡嘿嘿一笑,打了个响指,冲着走来的服务生道:“一杯威士忌,谢谢。”

        “李不凡,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花含情声音有些苦涩道。

        连续两次都碰了一鼻子灰,李不凡也没心思开玩笑了,喝了一口酒,问道:“那你找我什么事?看你这样子,是有心事?”

        “卧槽,该不是你怀孕了吧!”李不凡想起那一晚的疯狂,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花含情砰地一声,将酒杯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齿道:“你才怀孕,你全家都怀孕!”

        “不是就好。”李不凡长出口气:“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当爹。”

        “你……”

        花含情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郑天齐死了,跟你有关系吧?”

        “别否认,我都已经知道了。”花含情看着李不凡,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说你这人,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呢,这里不比国外,出了事可以一走了之。”

        “这里是华夏,是东方市!”花含情继续道:“别看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市,但这里隐藏着无数庞然大物,根本就不是你能招惹起的,否则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不凡看着对方眼中那流露出的关心,颇为惊诧:“你在关心我?”

        “你是不是担心,如果我出了事,你就找不到像我技术这么过硬的男人了?”李不凡大手一挥,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花含情忍不住想起了当初和李不凡纠缠在一起的羞人画面,俏脸一红的同时,有些恼怒道:“李不凡!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你以为你认识花姐,和她关系非同一般,你就能在东方市无法无天了么?”花含情冷哼一声:“她就是个依靠父辈黑道势力起家的女人,不是东方市的主宰。而且,她还有不少仇家,多少人巴不得找机会解决她,你这不仅是在给她找麻烦,如果一个不慎,还会连累她,害了她,你懂不懂?!”

        李不凡有些惊奇的看着花含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对方发这么大的火,难道自己的安全,她真的这么在意?

        可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有担心小烟花的感觉呢?

        使得李不凡自信一笑,声音更是透着强大的信心,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花姐更不会有事。”

        李不凡不想继续说这件事,随即岔开话题,问道:“你和小烟花……也就是花姐什么关系?”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还非常关心她呢?”

        花含情登时变得紧张起来,她最怕李不凡知道自己和花含烟的关系,毕竟自己的亲姐姐和他在一起,名义上他也是自己的姐夫。可自己偏偏和他发生过关系,虽然是事出有因,但这也是无法抹去的事实!

        最主要的是,这段时间她发现,这个男人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她脑海心间,让她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使得这几日,她在公司,一直都在逃避对方。

        可如今看来,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和花含烟的关系。

        感觉到李不凡那灼热的目光,花含情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来掩饰自己的紧张,不答反问道:“你……知不知道花姐叫什么?”

        李不凡一怔,随即笑道:“名字很重要么?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小烟花,这就足够了!”

        名字对于李不凡而言,不过就是个代号。好比十年前的他,叫李凡尘;在欧洲时,他叫冥王;而如今,他叫李不凡。

        “这么说你不知道了?”莫名的,花含情长出口气,随即脸色不善道:“那你和她的关系……你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招惹她?”

        李不凡皱了皱眉:“什么叫我招惹她,我俩这是两情相悦好不好!”

        “可你结婚了!”花含情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几分:“你都是有妇之夫了,竟然还跟她纠缠不清,你……你这是欺骗她的感情!”

        “什么叫欺骗啊,我压根儿就没瞒着她,我结婚小烟花是知道的。”李不凡无辜的摊了摊手,这女人有毛病吧,管的这么宽,我老婆都没管呢!

        “你……”花含情被李不凡这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气的不轻,猛地站了起来,更是拿着酒杯,将剩下的酒,毫无预兆的泼在了李不凡的脸上:“结了婚还玩婚外恋,你就是个渣男,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