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特种兵痞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1859章 泼冷水!

第1859章 泼冷水!

        第1859章泼冷水!

        如果,段浪对于韩嘉宁来讲,只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人,那么,无论他做出怎样的事情,凭借韩嘉宁的心性,都会是无动于衷的。

        可问题在于,段浪对于韩嘉宁来讲,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吗?

        不是,绝对不是!

        这个一向有条不紊,不理世事的女人,这几天,内心颇为的凌乱,尤其是在今天,简直堪称凌乱到了极点。

        段浪不但跟她离了婚,而且,还在她的家里,她的房间,她的床上,跟自己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闺蜜搞在一起!

        试问一下,这,要韩嘉宁怎么接受?

        现在,段浪出现在了她的办公室门口?他还来做什么?他究竟想做什么?莫非,是来道歉?来复合?亦或者是其它?

        一想到这些种种可能,韩嘉宁内心,就越发的慌乱。

        但饶是如此,她的面色上,却依旧保持着平静。

        “怎么,我是嘉宁国际的一员,难道,就不能来嘉宁国际总裁的办公室汇报汇报事情?”懒散地吮吸了一口烟,段浪佯装着风轻云淡的样子,问。

        只不过,段浪此刻的内心,也一点儿不是风轻云淡啊!

        朱龙象鹏!

        他没想到,朱龙象鹏这么快,就会出现在韩嘉宁的身边,对韩嘉宁表白!

        再仔细一想,这一系列的事情,莫非,都是朱龙象鹏在背后指手画脚?凭借段浪的直觉,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若真是如此,当初在马尔代夫的时候,他就该将这个混蛋一枪给毙了。

        只是,段浪也没想到,自己在击沉了朱龙象鹏逃离的快艇之后,这个混蛋,居然还继续活了下来。

        “段少,幸会,幸会,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朱龙象鹏站起身,将手中的鲜花放在韩嘉宁的办公桌上,这才走到段浪身前,对着他伸出一只手。

        他们之前的较量,之前的恩怨,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是啊。”段浪跟朱龙象鹏握了握手,道。“如果不是上次在马尔代夫,我可是的确没想到,朱少的水性,竟然会如此好,连海都能游到尽头啊。”

        “哈哈,技多不压身嘛,谁身上没有几张过硬的底牌呢?”朱龙象鹏风轻云淡地笑道。

        只是,他此刻的眼神中,则是腾升起浓烈的杀意。

        马尔代夫的事情,可是他朱龙象鹏这辈子,最大的屈辱。

        他朱龙象鹏这么多年来,何时那般狼狈过?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那个好妹妹朱七巧,他也不至于如此

        这件事,就算段浪不故意提出来羞辱他,他也会铭记在心的。

        当日的屈辱,他一定要十倍,百倍,乃至千倍的讨要回来。

        否则的话,他就不是朱龙象鹏!

        “朱少说的对,不过,这大好的日子,你跑到我们韩总的办公室来,又是送花,又是求爱的,你到底想闹哪一出?”段浪问。

        “这,据我所知,你跟我们宁宁已经办理了离婚协议了,她现在追求谁,跟谁在一起,或者谁追求她,谁想跟她在一起,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再说了,你现在跟我们宁宁的关系,充其量也就是他公司的一个下属而已,你几时见过,一个公司的下属,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闯入老总的办公室的?”朱龙象鹏的声音中,带着浓烈的嘲讽,道。

        “对,你说的没错,她追求谁,跟谁在一起,或者谁追求她,谁想跟她在一起,的确轮不到我来指手画脚,但是,如果是你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我就不得不横插一杠。”段浪道。

        “抱歉,恐怕这次,要让你失望了。”朱龙象鹏嘴角弥漫着微笑,道。

        “你以为,你这张虚伪的嘴脸,嘉宁就看不出来吗?”段浪靠近朱龙象鹏,声音中,夹杂着浓烈的警告,道。

        “段少,我知道你现在见到我追求宁宁,你心里很不平衡,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这样的行为有问题,凭什么你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不允许别人得到?”朱龙象鹏问。

        “闭嘴。”段浪冲着朱龙象鹏喝道,这才转向韩嘉宁,道。“嘉宁,虽然,我现在跟你的确是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你跟谁在一起,我也都没有意见,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好东西。”

        “是吗?”韩嘉宁檀唇轻启,满目不屑。

        “什么是吗?他有多么阴险,多么狡诈,多么下流,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段浪心直口快地问。他这个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而且,他也根本没有必要拐弯抹角。

        因为,段浪一直觉得,那是只有懦夫才会干出来的事情。

        “抱歉,我不知道。”韩嘉宁道。

        “你”段浪被韩嘉宁这样的表现,气的发抖,一阵语塞。

        朱龙象鹏是个什么东西,凭借韩嘉宁的智商,凭借韩嘉宁的心性,难道,会不懂?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却还要说出这番话,不是因为他们离婚,自己再跟纳兰静雯滚在一张床单上被她撞个正着,她才故意在气自己,还是什么呢?

        可越是这样,段浪就内心,就越是担心啊。

        但凡是一个人,在精神紊乱的时候,是会做出许多不理智的事情的,段浪完全不需要怀疑,即便是再精明的韩嘉宁,也根本不会例外。

        因为,她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不理智的事情。

        “我韩嘉宁的生活,可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吧?”面对段浪气急败坏的样子,韩嘉宁声音冰冷,十分不客气地道。“还有,你刚才说你是来做什么?汇报工作?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现在只是嘉宁国际的行政总监,如果要汇报工作,也应该是先对你的分管领导汇报,然后再由你的分管领导根据事情的大汇报给我,明白了吗?”

        “嘉宁,你”段浪没想到,韩嘉宁这个女人一旦认真起来,简直就是六亲不认啊。

        “段总,在这个场合,可能你称呼我一声韩总,要更恰当一些吧?知道的人倒是还无所谓,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之间有些什么呢。”韩嘉宁一个劲儿地泼着冷水,道。“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现在请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