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 -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包饺子

第五百一十八章 包饺子

        “姐,那我们包饺子吧?”郭湘说道,京城过年饺子是少不了的。

        “好,我和面,你剁馅。”王楚云说道。

        “嗯!”郭湘点头。

        “哎呀,对联还没贴。”郭雅琴突然叫了一声,往前这工作都是王崇明和王楚豫的,今年王楚豫不在,王崇明又陪着顾希德。

        “对联在哪儿?我让振南去贴。”郭湘说道。

        “就在书房的桌子上。”郭雅琴说道。

        郭湘点头,从书房拿了对联,还有一些窗花和福字,对顾振南招招手。

        “什么事儿?”顾振南走过来。

        “你去帮忙贴贴对联还有这些,我们这边都没空。”郭湘说道。

        “好,交给我!”顾振南接过对联。

        顾希德和王崇明见了也要帮忙,顾振南忙说道:“姥爷,爸,外面太冷,你们还是在屋里,我一个人就行。”

        “那窗花给我,屋子这边我们来贴,一直坐着也累。”王崇明说道。

        “也好!”顾振南把窗花给了王崇明,顾希德就在一旁帮他涂浆糊,两人倒也配合得默契。

        厨房里郭雅琴和张婶杀鸡杀鸭,王楚云擀饺子皮,郭湘当当地剁起肉馅来。

        “您两个女儿都这么能干,真让人羡慕。”张婶看着那边的郭湘和王楚云。

        “哪里,湘湘就会做一些杂事,从小就没有炒菜的天赋,不像她姐。我听说平时都是张婶你在做,你辛苦了!”郭雅有点不好意思。

        “他们平时忙嘛,我在家也没事儿干,多做一点还不会那么无聊。”张婶笑笑,“以前顾老一个人的时候吃饭都特别没劲,振南和他媳妇回来以后,顾老吃饭都多吃半碗。”

        “是啊,人老了就图个儿孙在身边陪伴,不然真不知怎么过。”郭雅琴也有点感慨。

        “张婶,您几个孩子?过年怎么不回家?”郭雅琴问道。

        “我……”张婶苦笑一声,“我这辈子没嫁人,无儿无女……”

        “啊?对不起啊,我不知道。”郭雅琴很不好意思,这个年代不结婚的女人很少,想不到张婶是这情况。

        郭湘也有点惊讶,她从来不知道张婶的事儿,也没有问过,想不到她竟然无儿无女?怪不得她从来不请假,逢年过节也不用回去,想过去也没有家人了吧?

        “没事儿,我早就习惯了。”张婶笑笑,脸上还是有些落寞。

        年轻的时候发生过一些事儿,是她对不起那个人,后来终生不嫁也是对自己的惩罚。

        杀了鸡鸭,郭雅琴烧了开水倒进木盆里,张婶把鸡鸭丢进去,等烫好了就给鸡鸭褪毛。

        郭雅琴开始杀鱼,年年有余,过年鱼是少不了的一道菜。

        京城的年夜饭是一年中最丰盛的一餐,而且荤素都有,并不都是荤菜。

        鸡必不可少,寓义着有生计,鱼就不用说了,还有白菜,寓义百财,豆腐寓义富贵,莲藕寓义好事连连。

        当然白菜也不是就炒一碗白菜,可能是中间摆一块肘子,外面一圈白菜点缀。

        不过这也是有钱人家才讲究,如果穷人家可能有饺子吃就不错了。

        杀了鱼,郭雅琴又开始切肉,红烧肉也是每年必吃,虽然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不少,可是红烧肉还是让人念念不忘。

        张婶那边的鸡先修理完,郭雅琴拿过来斩件,装在盘子里,所有的菜都准备好,下午直接炒就行。

        然后又开始卤猪肘子,这个时间长,要早点上锅卤。

        郭湘那边肉馅也剁好了,一部分放了白菜做猪肉白菜馅饺子,一部分放了韭菜,各有风味。

        “妈,等会儿包一个硬币进去好不好?”郭湘说道,“吃到的人来年一定发大财。”

        郭雅琴笑笑,“行啊,还可以包一个糖馅的,还有……”

        郭雅琴朝王楚云招招手让她过来,“妈,啥事儿?”王楚云问。

        “你再去准备一点花生、枣和栗子,等会儿分别包一个。”郭雅琴在王楚云耳旁悄声说道。

        王楚云想了想就明白了,抿嘴笑,“好,我知道了。”

        “妈和你说什么了?”郭湘好奇。

        “等你吃到就知道了。”王楚云笑。

        郭湘扬扬眉,也不追问,找了个硬币出来,洗干净,等会儿包的时候随便放进一个饺子里去。

        这边忙得热火朝天,那边三个男人也把对联和窗花贴好了。

        王崇明泡了一壶茶,拿了一个果盘放桌上,和顾希德讲起当前的一些情况。

        也讲到物价、新的政策什么的,顾振南就在一旁听,想不到两个老人对时政都么关心,倒是自己这个年轻人都没有在意这些,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多注意一点,对事业应该也有帮助。

        “今年很多国企开始改制了,以后的经济形式可能就大变样了,票据慢慢退出市场,物价也会上涨……”

        “可不是嘛,我也听说了。”

        “对了,振南你们石油部门不是也改制了?”顾希德问。

        “是啊,之前就听说已经在改了,应该差不多了。”顾振南说道。

        “我听说再过两个月中石油要挂牌了,你们不是在东北还有一个厂是石油下属企业?是不是可以入股?”顾希德说道。

        顾振南皱起眉头,他对这个一点都不了解,要不等会儿问一下媳妇,她知道的多一点。

        “过完年我去了解一下。”顾振南点头。

        “你们在东北还有厂?”王崇明很吃惊,湘湘好像没说,看来小两口财力不可小觑啊。

        顾振南点头,“也不全是我们的,是合资,当年我设计了一种新型抽油机,获得了一些专利费,就投到了厂里,拥有了一部分股份。”

        顾希德看了看自己的外孙,他说的平淡,他可是知道他占了一大半的股份,价值上千万。

        而且他那个新型抽油机对国家石油的贡献不可估量,他真的很自豪。

        王崇明点头,想来也是湘湘觉得没自己的功劳所以没提,而且那时候她刚回来又是离婚的状态,也没有心思提这些。

        不过对这个闷不吭声的女婿还真有点刮目相看,专利费能投资入股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中午大家简单吃了一下,下午郭雅筝也来了。

        厨房里几个女人忙得不可开交,香气在院子里飘荡,外面三个男人也是相谈甚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