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唐第一女相在线阅读 - 第398章 缩头乌龟

第398章 缩头乌龟

        高墌城。

        薛举死后第三天,薛仁杲就登基继位了,如今正在和大臣们商量薛举的安葬事宜。

        “陛下,先皇薨逝,葬礼不能太简单,一定要风风光光地大办。”宗罗睺说。

        薛仁杲点头:“我们打败了唐军,正是强盛时期,先皇的葬礼当然要风风光光地办,不能草率。

        “先去选一块绝佳的风水宝地,再选一个黄道吉日,下葬之前,每日都要做法事,这些事情就交给礼部去做......”

        话还没说完,就有侍卫急匆匆地跑进来,喊道:“不好了,陛下,李世民打来了......”

        “什么?”薛仁杲腾地站了起来:“手下败将还敢再来?”

        宗罗睺看向内侍:“李世民现在在何处,带了多少人?”

        侍卫回答:“李世民就驻扎在城外三十里,大概带了十万人左右。”

        “才十万人慌什么?”薛仁杲又坐了下去,丝毫不在意。

        西秦军队有三十万,李世民又是他的手下败将,没什么可怕的。

        “宗罗睺,你去会一会李世民。”

        “是,陛下。”

        --------------

        唐军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一座营垒就在高墌城外拔地而起。

        左三在营地找到正在巡视的李世民,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他:“主子,这是左四传来的消息。”

        李世民打开纸条看了看,然后吩咐道:“去把苏定方叫来。”

        很快,苏定方就来了。

        李世民将纸条递给他:“你看看吧。”

        当苏定方看见上面的信息时,脑袋轰的一声就炸开了,王伏宝死了?

        还是被冤死的?

        苏定方心中一阵酸楚,突然就想起了王庾曾经对他说的话,她说夏王会听信谗言,杀害忠臣良将,果然被她说中了。

        这一刻,苏定方对窦建德很失望,他原以为窦建德是明主,就算因为林郅悟,他被迫归降唐朝,但他心中还是惦记着能回到夏朝。

        可如今......他不想回去了。

        正在这时,秦叔宝匆匆跑了过来:“元帅,宗罗睺来挑战了。”

        李世民当即下令:“关闭营门,不许应战。”

        下完命令后,李世民回了大帐。

        众将领闻讯赶来。

        殷开山对李世民说:“元帅,末将请求出战,挫挫西秦的锐气。”

        “末将也请战......”

        众将领纷纷请战,一个个同仇敌忾,想洗刷上次兵败的耻辱。

        “不可。”李世民断然拒绝了他们:“上次我们兵败,如今还有不少将领在薛仁杲手中,士气不高。

        “而西秦军队打败了我们一次,正是骄躁轻敌之时,我们应该坚守不出,让他们更加骄躁,再一举催之。”

        话里话外还是和上次一样,不应战,死守到底,使用拖延战术,直到西秦断粮,骄躁不堪,再进行总攻。

        刘文静张开嘴,下意识就想反驳李世民,突然想到上次的教训,以及他现在无官无职的身份,又默默地闭上了嘴巴。

        殷开山也是如此,将反对的意见咽进了肚子里。

        但还是有人反对:“元帅,正是因为我们上次打败了,将士们心里憋着一口气,想赢回来。如今对方挑衅上门,正该直面迎战,出了这口恶气。

        “相信将士们一定能首战告捷。”

        听见这番话,很多人蠢蠢欲动。

        侯君集附和:“没错,凭借这股冲劲,我们一定能打宗罗睺一个落花流水。”

        看着侯君集信心满满的模样,李世民不禁发出一声冷笑,“我们刚败不久,士气低落,就算心中想赢回来,但他们对于西秦军队,还是有一丝惧意。

        “等时间稍长,敌军日益骄躁,我军士气振奋之后,不需多费力,一战便能攻克。”

        他的话掷地有声,让侯君集无法反驳。

        李世民肃然说道:“传我军令,再敢言战者,斩。”

        听到这句话,众人没再反对。

        李世民很有信心,自从上次兵败回长安后,他就深刻地反省了自己,如果当初他能坚守最初的战略,上次就不会兵败。

        这一次,他坚定地贯彻自己的战略计划,一定能胜利。

        就这样,李世民紧闭营门,拒不应战。

        一连数日,宗罗睺就在营门外,不断派人挑衅唐军,但唐军始终不应战,弄得宗罗睺心烦气躁,只想杀人。

        宗罗睺挑衅失败,对薛仁杲说:“陛下,李世民那厮忒沉得住气,无论我们怎么挑衅,怎么辱骂他,他都不出来。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陛下不如去问问郝瑗的意见吧。”

        郝瑗是先皇最器重的谋臣,宗罗睺相信他一定有办法。

        薛仁杲皱起了眉头,他不想见郝瑗,因为郝瑗从前总仗着父亲的宠信就对他指手画脚,他很讨厌郝瑗。

        宗罗睺一看薛仁杲的脸色,就知道他不乐意见郝瑗,便劝道:“陛下,先皇生前说过,郝瑗是我们西秦最有智慧的人,这一仗,我们需要他。

        “何况先皇薨逝,郝瑗悲痛不已,重病在床,于情于理,您也应该去看一看他。”

        宗罗睺前几日去看过郝瑗,大夫说他的情况很不好,这个时候薛仁杲不去问问他的意见,恐怕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里,宗罗睺有点急,催促薛仁杲:“陛下,我现在陪您去看看郝瑗吧。”

        薛仁杲感觉宗罗睺是在命令他,心中怒火噌的一下就燃烧了起来:“我西秦兵力雄厚,人才济济,难道没有郝瑗,西秦就不行了吗?

        “我能打败李世民一次,就能打败他两次。

        “你继续去挑衅,我就不信李世民会当缩头乌龟,一辈子缩在龟壳中不出来。”

        说完,拂袖而出。

        宗罗睺急得不行,可又劝不了薛仁杲,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了郝瑗府邸。

        谁知还没进郝府,就看见门上挂起了白布。

        他心下一沉,快步走上前:“请问贵府这是......”

        侍从悲痛地回答:“我家阿郎去世了。”

        -------------

        郝瑗去世了,西秦朝廷想不出对付李世民的办法,只好派人去不断地挑衅李世民。

        可无论他们怎么骂,怎么挑衅,李世民就是不应战。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高墌城内粮食告罄,百姓们怨声载道,纷纷请求薛仁杲想办法赶走唐军。

        这一日,礼部尚书向薛仁杲请示:“陛下,如今唐军在城外虎视眈眈,先皇的遗体还没有安葬,怎么办才好?”

        薛仁杲正被百姓请愿弄得焦头烂额,此时听到礼部尚书的话,烦躁地吼道:“这点小事你还来烦我?没看见我正忙着吗?”

        最后丢下一句“你自己解决”就把礼部尚书赶了出去。

        礼部尚书:“......”

        先皇下葬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