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唐第一女相在线阅读 - 第165章 留在这里

第165章 留在这里

        李渊从前觉得孩子多是福气,显得热闹。

        如今,他却觉得孩子多是麻烦,显得聒噪。

        “你们两个,去训练场给我跑二十圈,没跑完不许睡觉。”

        “二郎,你去监督他们。”

        王庾和李元吉心不甘情不愿地领了罚,离开了膳厅。

        下一刻两人又在门口相遇。

        明明廊下无比宽敞,李元吉非要去抢王庾的道,两人走的又是同一个方向,于是,两人又上演了推搡抢道的戏码。

        最后谁也不让谁,在院门口僵持了。

        李世民在后面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两人回头,越过李世民看见了后面脸色阴郁的李渊,顿时就缩回了阻拦对方的脚。

        李元吉恨恨不平地瞪了王庾一眼,对领路的下人说:“我们走。”

        王庾不甘示弱地回瞪,举步跟上。

        李世民静静地在后面看着王庾,这一刻,他才感觉到王庾有了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气。

        一个时辰后,李世民宣布:“好了,小庾儿跑完了二十圈,可以回去了。

        “四郎还有五圈,继续。”

        王庾一屁股坐在地上,微微喘气:“晚饭才吃了那么点,这下好了,全消耗完了。”

        李世民觉得好笑,吩咐春花:“你去一趟厨房,让厨娘做碗鸡腿面送去小庾儿的院子。”

        他特意加重了“鸡腿”两字,一下子就让王庾想起了李渊被塞了一嘴的鸡腿惊愕呆滞的表情,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李元吉刚好经过他们身边,听见王庾的笑声就认为王庾在嘲笑他跑得慢,愤怒地大吼:“你别得意,我很快就跑完了。”

        王庾错愕,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小子又抽什么风?

        不过李元吉吼完之后,跑得更快了,像一阵风。

        “等你回到院子,鸡腿面也就做好了,吃完你就早点睡觉,明日还要去军营。”

        李世民叮嘱了王庾一番,突然问道:“你平时挺大度的,怎么今儿跟四郎争起来了?”

        “他欠揍。”

        王庾丢下这句话,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走了。

        李世民愣了一下,随即失笑,那小子是挺欠揍的。

        对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立刻跟上了王庾。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李元吉终于跑完了二十圈,瘫软在地上。

        “四郎,你没事吧。”李世民弯着腰,朝他伸出手。

        李元吉无力地挥了一下手,气喘吁吁道:“二兄……你回去……吧……我……等会儿……再回去……”

        李世民嘱咐一旁侍卫好生照顾四郎,就回了院子。

        李元吉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问:“他们都走了吗?”

        乳母陈善意回道:“都走了。”

        李元吉双腿一蹬,跃然而起,奔向了训练场的一角。

        早在来到训练场的时候,他就瞄上了这块地方,只是碍于要完成李渊的惩罚,他没来得及研究。

        李元吉随便抓了一个侍卫,让他示范一遍,然后他就亲自去体验了。

        “哈哈……还挺有意思的。”

        “好玩,好玩……”

        “哇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陈善意看李元吉越玩越兴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连忙近前劝说:“四郎,今儿很晚了,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李元吉假装没听见。

        陈善意苦口婆心:“四郎,赶了这么久的路,你再不休息,身体会撑不住的。

        “这些玩意就在这里,又不会跑,咱们明儿再来玩,好吗?”

        李元吉依然没反应,此时,他已经从蹦床上下来,瞄上了障碍训练。

        陈善意着急得团团转。

        李元吉的心腹随从看陈善意急得满头大汗,心中不忍,便假意称赞道:“啊~这些玩意真是有趣,难怪阿郎这么喜爱小庾儿。

        “就冲这些玩意,也能看出小庾儿是个聪明有趣的小孩,阿郎最喜欢聪明的小孩了。”

        李元吉脚步一顿,眸中闪过愤然、伤心、嫉妒、厌恶。

        “这些破烂玩意哪里有趣了?”李元吉嗤道:“不过都是些小孩子玩的东西,幼稚。”

        “走了,回去吃宵夜。”

        ————

        第二日一早,众人聚在一起用完早膳。

        长孙氏对李渊说道:“阿翁,既然长嫂来了晋阳,后院的事情理应交给长嫂打理。

        “这是后院的账册,还有库房钥匙,请阿翁收回。”

        李渊没接,看向了郑观音。

        这件事,郑观音昨晚就和李建成讨论过,两人一致认为不宜接中馈。

        李建成认为,父亲即将起兵,不用多久,他们就不再在晋阳居住,拿着后院的权利对他们毫无益处。不如让长孙氏继续打理,也能表现他们的大度。

        郑观音笑着对长孙氏说:“我刚来晋阳,不熟悉这里的事物,还得让娣妇受累了。”

        说完,作势将长孙氏手中的托盘推了回去。

        长孙氏将托盘往前一伸,谦逊道:“长嫂聪慧,不用多久就能上手。

        “长嫂若是不熟悉,尽可询问管事奴仆,他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地辅助您。”

        郑观音一再推辞,长孙氏再三坚持。

        李建成看不下去了,对李渊说:“阿耶,自从我儿不幸早夭,郑氏悲痛欲绝,身体就不太好。

        “如今又长途跋涉来到晋阳,身体疲累,实在是没有精力接管府中中馈,还是让长孙氏继续管理吧。”

        长孙氏往前伸的手顿住,此时再谦让就有不顾长嫂身体安康的嫌疑。

        想起夭折的长孙,李渊就一阵心痛。

        叹了一口气,他发话:“长孙氏,后院的事物还是由你继续掌管吧。”

        长孙氏恭敬应下,将托盘交给了桑中。

        “小庾儿,我们走。”

        李渊很自然地牵起王庾的小手,准备出府。

        李建成淡淡地扫了一眼李渊拉着王庾的那只手。

        李元吉盯着那交握的大小手,心里泛酸。

        他磨了磨牙,追上去:“阿耶,你们去哪儿?”

        “去军营。”

        “我也去。”

        “随你。”

        李渊带着三儿一女一婿去了军营,先与各位将领认识了一番,然后李渊对王庾说:“我带你出去走走。”

        看李世民没动,李建成就没有多问。

        但李元吉时刻盯着王庾,听李渊说要带王庾出去走走,连忙跟了过去:“阿耶,我陪你去。”

        “不用了,你和大郎他们呆在这儿,和将领们熟悉熟悉。”李渊弯了弯嘴角:“我有小庾儿陪就够了。”

        李元吉脚步不停:“我很久没见阿耶了,多陪陪您。”

        李渊终于停下脚步,皱眉看他,语气不容反驳:“你留在这里。”

        李元吉一下子就绷紧了身体,父亲生气了。

        难道就是因为他打扰了父女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