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下海潮在线阅读 - 第182章 吴家大乱

第182章 吴家大乱

        看了下时间,已是凌晨三点二十分,他去了田中九二住的大门,正要敲门时,大门开了,出来两人,一看是夏海,忙问有什么事?

        外面又是谁放信号和放鞭炮?

        夏海说:“我一直和齐艳在外面执勤,现在出了状况,寺院可能发生了枪战,我的住处也攻入了两人,已被捉定。前时,你院里攻入一刀溜,齐艳进去捉人,不知齐艳抓住了那个一刀溜没有,到现在还不见齐艳的人影。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夏总快请进,我俩先后捉住了两人,都被捆在大厅中,不过你不知道,一个是吴家少爷的杀手,一个是吴家的重要亲戚,现在搞不懂是不是吴家派来杀害田中九二的杀手,这还得问一下田中九二。”

        “二位,我就不回去了,还得执勤,是吴家的事我就不过问了。”

        夏海折身还得把自家的门户看好,这时的危险依然存在,不能麻痺大意。他转身又藏身在另一树下。

        四点许,从北街跑过来两人,蒙了面目,后边追过来了保安。

        喊声“站住,要么打断你的狗腿。”

        听到了一声枪响,两人愣了一下,要跑时,前面一人挡住了去路。

        挡住去路的人当然是夏海。

        蒙面人一笑,只说了:“天助我俩,仇人就在……。”

        两没说完,便爬在了地上。这是夏海果断使用的绝招,闪在其后,双掌推出,击打其背,死不了让你俩有气一时难出。

        保安冲了过来,带走寺院。田山川听出了两人是神力和鬼才,这两不省心,初一敢闹事,这下自有吴家发落,田中九二不果断行事,怕是任务完的不好。

        夏海直接到天亮回家,每家每户还在沉睡中,到自己的房子,姚雪,先丽,玲玲,富丽挤在一块沉沉入睡,地上放了四个空酒瓶,看样子四人碰过酒,富丽在床边,抱起到另一张床,给你宽衣解带,逗醒醉人,玩你没商量,谁让你在众人面前说我放了你弟弟。

        事罢呼呼睡着了。苦了富丽,晕晕乎乎被他玩弄,这时,醉意消失,喝了几口水,开始打扫卫生,看时间还早,一会得叫人起来拜年。

        夏海睡了三小时多一点,起床洗毕,不见了几位夫人。他去岳父母那里问了过年好,一院都去过,回房喝了口水。

        这时,开了饭,是机器包饺子,来一人煮一份,这个味道好吃,大小匀称,夏海吃了有一斤。

        吃过饭,田中九二吃过饺子来坐,他说:“吴总裁要提前到此,一刀溜和齐艳已送寺院,对不起了夏总,我今日返回,已经辞职不干,也干不成,希你谅解,我所谈过的自有人延续,你就大放宽心,两侄女就托付给你了。”

        田中九二话刚说完,文娘引齐艳和梅子惠子到。文娘堵住了田中九二的去路。

        “田中九二,我们吴家对你不薄吧,出现的这一突发事件与你直接有关系,我哥是怎么给你交待的,是不是先让你收拾吴新的残渣余孽,你为什么不这样做,让你与我姊妹二人取得联系,你为什么至此连个门都不上?今天你先留下,等我哥过来再说不迟,领上你的人到寺院看一看死了多少人,让你先处理了他们的死尸再说。”

        “吴大小姐,死人我一定给你处置,你们吴家内乱给我田家造成的问题还少吗?这次吴总裁说什么我也确定辞职不干,总比卷在吴家受害、里外不是人,走吧去寺院。”

        他们刚出门、武娘,父亲和姚雪、富丽、先丽、玲玲全回来了。

        武娘说:“大姐,猜你肯定训斥田中九二了吧?我以为他在此只能这么做,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寺院说吧。田中九二随文娘和武娘走了。

        文娘出门时说:“齐艳,你爸过来了,记住拜年。”

        说完就走,夏海送三出了大门。看着田中九二、文娘、武娘心想,你们一个比一个装的深沉。跟个飞机洞一样,结果光坏事,我们不能搅进吴家的是非。

        他没回去,先到富叔家坐一坐。

        到富叔住的地方,富叔正逗孩子玩呢。

        “富叔、富婶过年好啊?”

        “好、都好。”

        “富叔,这里还想呆下去吗?”

        “说实话,今天都想走,只是等富禄到来。”

        “富叔富婶这都怨我。”

        “那里话,我们感激你都来不及呢,还能怨你。”

        这时门开了,富禄引了个洋妞回到了房中说:“姐夫谢谢你使我成行,引我同学沙斯来此一游。”

        “哎富禄,今天是正月初一,先要给叔婶拜年,快快快。”

        “爸妈过年好,”

        富禄说罢,是这位沙斯出言,她能说一口流利的国语:“叔叔阿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富叔和富婶听过,两笑得眼晴都睁不开。

        夏海给富叔留了一笔钱,下一个目标温叔家,一样的问候,一样的留钱,再到了斯达家坐一会。

        一进门和斯达蜜撞了个满怀,不是夏海往自己怀中搂一把,斯达蜜一定会仰天倒地,这一搂斯达蜜还有点亲蜜的感受,这位混血美女还就是饱满带柔软。

        “斯达蜜对不起了,哎你家的人呢?”

        夏海发现屋内空无一人,问起了斯达蜜。

        “夏总有啥对不起的,这样想都不敢想,你这一搂抱,小心斯达蜜爱上你,哈哈哈。我爸妈和他去了任华阿姨那边,我也正准备过去,不想和你还亲蜜到了一起,这个不行,你回来我有话说。”

        “咱们到任华姨家去说。”

        斯达蜜隔门一把拉进去夏海,抱住他,亲吻起來。

        “嗯,斯达蜜你不……能这样。”

        “早……爱上了……你。”

        斯达蜜攻击势不可挡,她找到地方,简直兴奋的不得了,这物大着呢,才是我斯达蜜所爱。

        ……。

        “斯达蜜我是来谈工作的,这个不好,咋晚一夜未眠,身体差劲,不要计较。”

        “满可以了,比他美得不是一点点,好了你就说吧,互相满足吗?”

        斯达蜜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刘叔年龄大了,要退下岗位,姚雪推荐你去岛上经营,年前没和你说,现在给你谈可以吗?”

        “夏总,只要你同意,经营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从和你妹妹一块工作起,我也琢磨出自已经营的想法,只要资本充足,招得来人才或是固有的人才,企业稍微运作,一定能见高效,岛上有十位人才是难得的,我去后首先给这些人提薪,让他们围绕岛上的产业升级换代,对效益不明显的一定要想办法提高,我同刘叔谈了下,初步在十个项目上进行动作,需资本十万亿通币,年底拿回百亿,我接了手续,会给集团提出报告,一经审批,马上实施,请放心,投入进去的不会打水漂。夏海,己经这样,希望在岛上多住时日,他回昂郎随便吧。”

        “斯达蜜,你这个思想很危险,我奉劝你,一定要和丈夫同甘共苦,怎么能放弃?”

        她听夏海这么一说流下了眼泪。也就这一刻,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斯达回来了。

        “夏总不凑巧,在任华那里坐了会,谈了一下柴油车的配电和智能装置,我马上得先走一步,斯达蜜的妈妈得些时日在这里看病,文娘说了,要去掉病根至少得三个月,多则半年,斯达蜜又得上任,这还是个问题,由谁照顾呢?”

        他看了一眼夏海,又看了一眼女儿,发现女儿刚哭过流了泪,他清楚和女婿的关系越来越离的远,也许为此而流泪,但不能现在就问。

        “斯达我还得去一下任华我姨家,我给你谈个事,到昂朗找灰狼让他找个人,给你办的厂大规模投入,他有生产紧缺装备的渠道,你就主营那种车吧,还有那些抢手货,在不违法害人的前提下就大规模生产,这个销售渠道畅通,你就放心的干。”

        “听你的,下午就到察赞。”

        夏海马上打电话过去,让灰狼引那位和斯达谈。灰狼答应。

        夏海看了下时间,已到十一点,计划与任华阿姨多坐一会,这下只能过去应付一下了,他告辞斯达和斯达蜜,去了任华阿姨家。

        这边的人还不少,来串门的好几位。先生、乌兹都在,田山川问了各位过年好,坐着闲聊,十一点半多一点,同他们一同过去吃饭。

        饭罢,得休息一下,胡折腾的结果是浑身没劲,实在乏困。

        睡到下午三点,起床洗了把脸,这时齐艳和梅子惠子来到房中,给夏海说事。

        齐艳说:“吴总裁刚刚来了不少人,打扫好的房子不够用,现在又在谁备住房。田中九二没成行,还在处理寺里的事,这次由神力和鬼才听任别人指挥,实施的谋杀计划全部落空,原来的几十名保安,所剩无几,一刀溜、神力、鬼才、英子、艳子全被活捉,不知下一步如何处置。

        梅子说:“他们的刺杀对象一是你,由英子和艳子进行,结果被我和惠子文娘给察觉,追出院墙,被巡查的保安堵住,将其二人由我们三给提拿。二是文娘,主要是由神力和鬼才实施,到领自已人入寺行刺,结果被护寺的保安发觉,当场发生激战,基本让先丽引来的保安全部给打光了。第三个……。”

        梅子不说了。

        夏海说:“吴家的事你就不要说,你三个听我话不要涉及吴家的事,跟钉子联系,调二十个保安,你三位到崛起川布置,晚些我下来。三个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