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正道潜龙在线阅读 - 第三八九章 单刀赴会

第三八九章 单刀赴会

        沈天泽与齐润结束通话后,这内心担忧曹猛和杨鑫的安危,就又迅速琢磨起了对策。

        齐润突然冲曹猛动手,肯定是剑指自己,因为他在电话里只让小泽一个人过去。可齐润明知道自己和谭枫的关系,还选择这么做,那是不是有备而来呢?

        沈天泽仔细斟酌半晌,立马就拨通了谭枫的电话。

        “喂?”

        “曹猛出事儿了,咱俩面谈,你在哪儿,我去接你。”沈天泽开门见山的说到。

        谭枫一愣后,立即应道:“你来我住的地方,到楼下给我打电话。”

        “好!”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而沈天泽紧跟着就拨通了二胖的电话。

        “怎么了?”

        “猛子出事儿了,在齐润手里。”沈天泽声音急促的吩咐道:“你把小志给我牢牢掐在手里,我现在去找谭枫,一会可能会跟齐润见面,这小子弄不好有用。”

        二胖呆愣数秒后问道:“你啥意思,你要去宝宇公司?”

        “不是去宝宇公司,但性质也差不多,他们约我在元宝山区那边见面。”沈天泽皱眉回应道:“这事儿没有考虑的时间,我必须得去,要不然猛子就难挺这一关了!”

        “我让烬南去接小志,你等我,我跟你去。”二胖毫不犹豫的接了一句。

        “他们敢找我,肯定是有备而来,你跟着我没啥用,更何况他们就让我一个人去。”沈天泽摇头拒绝道:“你马上联系一下章显光,陆相赫,让他们返回赤F。记住了,这事儿不能跟任何人说,他们身上都有大案,一旦消息漏了,弄不好会出大事儿!”

        “你自己去能行吗?”

        “齐润这么干,那就是冲我来的,我不去,猛子怎么办?”沈天泽叹息一声回应道:“你不用管我了,先把我跟你说的事儿办了。”

        “谭枫呢,他怎么说?”

        “我还没跟他谈,你放心吧,这事儿因他而起,如果谭枫不管咱,那就等于放弃了奶线,顾柏顺也不会干的。”沈天泽安抚了一句后,就坐上出租车说道:“你和烬南的电话要保持畅通,等我消息。”

        “你他妈注意点!”

        “我心里有数。”

        话音落,沈天泽就挂断了手机。

        ……

        大约二十分钟后,沈天泽打车就来到了谭枫住所楼下,而对方已经在小区门口开车等待了半天。

        “咣当。”

        沈天泽付过车费后,就钻进了谭枫的新奥迪轿车内。

        “曹猛怎么会突然被齐润抓走呢?”谭枫有些费解的冲沈天泽问道。

        “之前我就跟你说过,外面都说齐润和白海龙的关系非同一般。”沈天泽语气有些急的回应道:“白海龙虽然不是咱们干的,但这事儿就咱们自己知道,人家齐润肯定以为是你和我动的手。而且白海龙这边刚进医院,小玉就又告他强.奸,直接让他在医院就被抓了,这两个事儿加一块,即使齐润不表态,那宝宇公司其他人也不会干的。江湖事儿江湖了,白海龙动小玉那起因是奶线纷争,所以你砍死他报复,那也是正规流程。可奶线的争斗毕竟是桌面下的事儿,两家的暗斗,你这小玉突然报案了,那算怎么回事儿啊,这不是主动惹官方立案侦查吗?”

        谭枫听到这话后,脸上也是臊得慌,但他还真挺憋屈的说道:“我一点不撒谎,小玉报案这事儿,之前我是一点都不知道,是白海龙在医院签了刑事拘留后,我才明白过来,小玉经官了。”

        沈天泽双眼盯着谭枫,沉默半晌后摆手回应道:“枫哥,现在追究这些事儿已经没啥用了,齐润死活让我过去,但我自己很难把曹猛领出来。”

        谭枫低头点了根烟后,直接咬牙说道:“我说了,我给你托底,那这事儿就不会不管,我跟你去。”

        “他就让我自己过去。”沈天泽皱眉回了一句。

        “一会你先进屋,我在外面等五分钟再进去。”谭枫还是很讲江湖道义的说道:“今天我能出来,你就能出来!”

        沈天泽在见谭枫之前,心里是一直没底的,因为他别的不怕,就怕谭枫是个见利就来,见事儿就躲的小人。但此刻谭枫的态度,也确实让他放心了不少。

        “他们让我一个小时到元宝山区的富林路,咱赶紧走吧!”沈天泽低头扫了一眼手表催促道。

        “好。”

        话音落,谭枫开车就离开了自家小区,并且同时拨通了顾柏顺的电话。

        ……

        将近半小时后,元宝山区富林路上的某超市门口。

        “吱嘎!”

        一台面包车停滞,副驾驶车窗降下,车内一青年问道:“沈天泽?”

        “对。”小泽点头。

        “艹,上车吧,呵呵!”青年冷笑着回了一句。

        沈天泽眯着眼睛扫了一眼车内的人,随即拽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翁。”

        面包车启动,直接奔着郊外方向赶去,而谭枫则是开着自己的轿车一路尾随的跟着。

        ……

        市区某地。

        亲手挑起齐润和沈天泽矛盾之人,此刻正低头拿着电话冲明子交代道:“沈天泽和齐润马上见面,你准备一下,不能让那个小子出现。”

        “班长,你的意思是沈天泽会让那个小子过去?”明子皱眉问道。

        “这是一定的,只有这个小子能证明,白海龙被砍不是沈天泽做的。”被称作班长的人,轻声回了一句。

        “那我该怎么做?”明子反问道。

        “你这样办……!”班长略微沉默半晌后,就在电话内交代了起来。

        ……

        傍晚。

        元宝山区靠近市郊的利民棋牌室,今天突然歇业,卷帘门关着,二楼客厅内坐着韩立生,武奎,齐润,还有陈雨晴,四人围着一张大圆桌,此刻正吃着火锅。

        “谭枫会来吗?”韩立生一边吃着羊肉,一边轻声问道。

        “一定的。”齐润毫不犹豫的点头:“沈天泽现在就靠他呢,这小子也不傻,知道自己今天很难走出去,所以肯定会叫谭枫。”

        “嗯。”韩立生点了点头后,就继续吃饭,不再问话。

        “滴玲玲!”

        与此同时,武奎的电话响起,随即他转身接起交谈几句后,就冲着坐在沙发上的兄弟喊道:“再加个凳子!”

        “怎么了?”齐润皱眉问道。

        “占涛回来了。”武奎笑着回了一句。

        陈雨晴闻声一愣,没有吭声。

        ……

        棋牌室楼下。

        “吱嘎!”

        一台面包车停滞后,沈天泽就在齐润兄弟包夹之下从车上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