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正道潜龙在线阅读 - 第三八八章 老来浪的韩立生

第三八八章 老来浪的韩立生

        新时代公司内,二胖,沈烬南,周琦,小吉等人领着五六个从东北过来的兄弟,正在等曹猛和杨鑫回来。

        公司门外,沈天泽站在台阶上跟章显光打了个电话后,就推门走进了大厅,随即皱眉问道:“你们咋还没走呢?”

        “等猛子呢啊,他和杨鑫去百货商场了,把你车也开走了,我们人太多,一台车坐不下,想先走都不行。”周琦坐在沙发上回了一句。

        “他俩上百货商场干什么玩应?”沈天泽一愣。

        “杨鑫好像去找高丽了,猛子顺便跟过去吃顿饭。”二胖解释了一句。

        “啊!”沈天泽听到杨鑫是去找高丽后,也就没有多想,而是坐在沙发上就跟众人一起等待。

        ……

        与此同时,宝宇公司内,陈雨晴站在窗口拨通了前任公安局副局长韩立生的电话。

        “喂?韩叔!”

        “呵呵,小陈啊,有事儿吗?”韩立生笑着在电话内回了一句。

        “还是我和齐哥跟你说的那个事儿。”陈雨晴非常客气的说道:“海龙大哥,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公司的人,他这次对小玉的事儿,确实是做的有些过火,但谭枫不光让沈天泽砍了人,还通过官方把人拘了,您说这种报复是不是过线了?”

        “小陈呐,不瞒你说,这人岁数越大,就越图个清闲。我现在逢年过节都去南方,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韩立生笑着反问道。

        “那边气候好,养人啊。”陈雨晴故意装傻的回了一句。

        “不是,”韩立生摇头应道:“我是躲着那些一过节就给我送礼的人。你收了人家东西,就要给人办事儿,可有些事儿你掺和了,会麻烦缠身啊!”

        “韩叔,我哥在的时候,那是一直对您敬重有加,现在他出事儿了,我临时接了他的班,如果在这件事儿上请不动您,那我在公司也毫无威信力了。”陈雨晴姿态非常低的恳求道:“而且我也觉得,只有您的身份和影响力,才能帮我们有理讲理的把事儿办了。”

        “呵呵,你这小丫头嘴甜啊!”韩立生莞尔一笑。

        “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也跟你说句实话,谭枫这些年对我一直不错,按理说这事儿我不应该瞎管。”韩立生话里有话的点了陈雨晴一句:“但唯独你小陈张嘴,让我心动了啊!”

        陈雨晴听到这话黛眉微皱,强忍着恶心的情绪回了一句:“您是记着和我哥的情谊。”

        “呵呵,”韩立生再次一笑,点到为止的问道:“什么时候需要我出面?”

        “今天晚上。”

        “好,你让车来接我吧。”

        “十分感谢您,韩叔!”

        “就这样吧。”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而已经六十岁出头的韩立生,放下手机走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稀疏的白发,笑着嘀咕了一句:“这文艺团回来的,看着真有味啊!”

        话音落,一位老太太迈步走进屋内,手里拎着蔬菜问道:“你跟镜子前面照什么呢?”

        “我最近白头发又多了,一会你给我染染。”韩立生背手回应道。

        “你都快入土的人了,没事儿老染什么头发啊?”

        “让你干点啥,怎么这么多话呢!”韩立生训斥了一句。

        “这他妈老了老了,你还来浪劲儿了。”老太太斜眼骂了一句后,拎着菜就走了。

        ……

        火车上。

        老叶的儿子叶子良,喝着AD钙奶,斜眼冲小星问了一句:“你表哥是不是真的在广Z混的那么好啊?”

        “你烦不烦啊,你都问我多少遍了?!”小星无语的回应道:“这么跟你说吧,我表哥前两年回家,喝酒的时候亲口跟我们说过,他在一个夜总会玩的时候,跟海Z区副区长的儿子打起来了,他拿着菜刀给副区长儿子的两个耳朵都剁下来了,最后不光啥事儿没有,副区长还给他赔了十万块钱。”

        “唉!”叶子良听完后,直接叹息了一声。

        “你他妈唉声叹气的干啥啊?”小星皱眉骂道。

        “你知道我为啥总问你表哥混的咋样吗?”叶子良斜眼问道。

        “为啥啊?”

        “因为你这个人实在太能吹牛B,没有一句话听着像真的。”叶子良怂搭着眼皮骂道:“还他妈给副区长的儿子耳朵剁了,最后让人家赔了十万块钱,你咋不说美G往小R本扔的那两颗*,是你表哥下的令呢?!大哥啊,咱们都不是小孩了,你吹牛B能不能吹的成熟点,别这么幼稚呢?”

        “你爱信不信!”

        “我信你妈B!老子告诉你,你表哥要在广州混的啥也不是,我就给你们哥俩的耳朵全剁下来。”叶子良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你见到我表哥别吓的尿裤子就行。”

        “去你M的吧,你表哥是哥斯拉啊,那么催尿的吗?”叶子良专门能收拾小星,基本对这个胖子不是打就是骂,但二人关系却一直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别跟我说话,我睡一会。”小星盖上衣服就要睡觉。

        “刷!”

        叶子良扭头看向火车窗外,双眼盯着那匆匆而过的景色,越感觉离家远了一些,这心里就越有些发慌。

        外面就真的那么好吗?

        复杂的世界就真的那么好混吗?

        叶子良安静时,突然心中有一丝后悔的感觉,但又很快就被内心的渴望和憧憬所磨灭了。

        ……

        另外一头。

        沈天泽在公司呆了一会后,就打车去了附近的超市和药店,准备亲自买点东西,交给叶大夫来赤F朋友。而这些东西最终都是要给章显光,陆相赫等人使用的,所以他不放心别人来操办,只能自己行动。

        站在药店内,沈天泽正准备跟老板买点禁药时,这兜里的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

        “喂?您好,哪位?”沈天泽接起电话问道。

        “我,齐润!”

        “……!”沈天泽听到这话,当场愣住。

        “曹猛和杨鑫是你兄弟吗?”齐润笑着问了一句。

        沈天泽脸色当场变得煞白,已经预感到齐润要说什么了。

        “他俩在我这儿。”齐润舔着嘴唇说道:“我刚跟他俩喝完酒,估计够呛能自己回去了,你过来接一趟吧!”

        “艹你妈的,你连一个小姑娘都能牵扯进来,你也真跟白海龙是一路货色!”沈天泽瞬间就联想到,曹猛和杨鑫之所以会出事儿,那齐润一定是走的高丽那条线。

        “见面的时候,有的是机会让你骂我。”齐润笑着扔下一句:“一个小时后,你自己赶到元宝山区的富林路,然后给我打电话。”

        “嘟嘟!”

        话音落,齐润就挂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