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之大汉崛起在线阅读 - 第725章陷害

第725章陷害

        由于下着大雨,诸葛亮并不在这里,战场之事由赵云全权负责。

        见魏军出降,赵云催马上前,看了看魏军众将,询问道:“王凌何在?”

        魏将如实回答道:“将军昨夜已经自尽了!”

        “哦?”赵云挑了挑眉,魏军出降,他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如今魏军说王凌已经自尽,如此只需派人进城看看王凌是否死了,如果真的死了,魏军便是真心投降。

        赵云对着为首的魏将说道:“你既然说王凌已死,我便派人随你进城,且看王凌是不是真的死了。李平,你随他们入城看看吧!”

        “诺!”

        “你带他进城!”为首的魏将便派了一个将领带李平入城。

        等了不过多时,李平随魏将走了出来,来到赵云身边说道:“将军,王凌的确已经自尽。”

        赵云闻言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张任,陈到说道:“既然如此,你们便派人进城收缴魏军兵器,控制城池,我回营通知大司马!”

        魏军既降,诸葛亮当天便进驻西阳,控制了城池,随后又派兵马收缴江夏其他县城。

        却说另一边,文钦被诸葛亮放了出去,随后便一路策马狂奔返回寿春。

        花了四天时间,文钦返回了寿春城。

        上次诸葛亮设伏对付魏军,虽然击败了魏军,但还是有些许士兵逃回了寿春。

        因此此刻扬州刺史赵俨已经得知诸葛诞,文钦兵败被俘之事。

        赵俨坐在大殿之中,满脸愁容:“如今我派去的援兵被诸葛亮击败,江夏陷落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江夏没了,中原腹地便无险可守,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一个士兵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向着赵俨禀报道:“启禀都督,文钦将军回来了!”

        “文钦回来了?”赵俨闻言一愣,旋即沉吟道:“他不是被蜀军生擒了吗,怎么回来了?快让他进来!”

        “诺!”

        不过多时,文钦来到了殿中。

        “都督!”文钦是被士兵扶进来的,只见他浑身带伤,狼狈不堪,气息萎靡,见了赵俨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赵俨身边痛哭起来。

        “仲若,快起来!”原本赵俨对文钦还是有些怀疑的,打算严厉的审问他,但见文钦如此狼狈,心也不由得软了下来,将文钦还扶了起来。

        虽然赵俨对文钦心软了,但殿中还有其他将领而且诸葛诞为何兵败,回来的士兵也说了不少,因此不少将领对文钦还有怨念。

        一将起身对着文钦问道:“文钦将军,你不是被蜀军生擒了吗,怎么回来了?”

        “难不成你投靠了蜀军,是回来做内应的?”

        文钦闻言说道:“我的确是被蜀军给生擒了,不过诸葛亮带着我们回到西阳营寨之后,王凌将军以为蜀军会庆祝放松戒备,便率兵出城作战,想要救出我们以及被俘虏的将士。

        不过诸葛亮却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命令士兵杀猪宰羊,故意摆出庆祝的样子,暗地里却布置了埋伏。我军中了埋伏大败,战事持续了大半夜,我趁蜀军不备磨断了绳索,趁乱杀出来了。

        只是西阳已经保不住了,我纵使入城也无法扭转乾坤,所以便回到了寿春,还请将军明查。”

        “你说你是逃回来的便是逃回来的吗?”一个与诸葛诞关系亲近的将领沉声道:“我听逃回来的将士说,你一路上对诸葛将军冷嘲热讽。到了蜀军伏击地点,诸葛将军原本打算派人搜查确定安全,是你多翻阻拦才导致我军中了埋伏,这个你又作何解释?”

        “哼!”文钦闻言怒喝道:“休要与我提诸葛诞这贼厮,当初进军至伏击地点,诸葛诞打算派兵大规模入山搜查,我觉得太过耽误时间,害怕延误救援西阳才不同意。

        虽然有错,但却是无心之失,不过诸葛诞这厮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们可知道,他已经投靠了蜀军?”

        赵俨闻言大惊道:“你说什么?诸葛诞投降了蜀国?”

        一将闻言不信道:“这不可能,诸葛诞虽是诸葛亮之弟,但为人光明磊落,对我大魏忠心耿耿,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文钦冷哼一声说道:“此事乃是我亲眼所见,我被俘后,便见诸葛诞与诸葛亮待在一起,二人非常亲近,诸葛诞还劝说诸葛亮杀了我。不过诸葛亮见我勇武过人,打算将我招降这才没有答应。”

        与诸葛诞关系不错的将领对着赵俨说道:“将军,不要听信文钦一面之词,诸葛将军不是这种人。而且文钦逃回来,此事多有蹊跷,不可不察。”

        文钦闻言对着那将领骂道:“王信,你与诸葛亮关系一向亲厚,如今诸葛诞已经投降了蜀军,你竟然还为他说好话陷害于我,难道你与蜀军暗中勾结不成?

        我文家对大魏忠心耿耿,我父便是太祖麾下将领,这些年我东征西讨,负伤无数,难道我身上这些伤势都是假的?”

        文钦说罢,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露出满身疤痕的身体。

        文钦自幼随其父上阵杀敌,受伤的次数非常多,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多不胜数。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新的疤痕,这是回来的路上自己弄出来的。

        文钦将右手伸了出来,露出被陈到用陨星剑弄出的伤口:“这道伤口是陈到弄伤的,手背经脉已伤,到现在难以握紧用力,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这个伤,是当年讨伐江东,被流矢射中,距离心肺只有半寸………”

        “这个……”

        一个将领,身上的每一个伤,都属于一种荣誉,什么时候受伤的,怎么受伤的基本上都能记得清清楚楚。文钦细数身上伤口的由来,众将不由得露出佩服的神情,渐渐消除了对文钦的戒心。

        “好了!”赵俨走了过来将文钦的衣服披上,对着文钦说道:“文钦将军对我大魏忠心耿耿,你们不得怀疑他。”

        “诺!”

        文钦见此心中松了口气,对着赵俨说道:“都督,诸葛诞那厮已经投靠了蜀军,不过他的家人都在洛阳,诸葛亮一定会派人去接他们去蜀国的。还请将军速速派人通知洛阳,如果让诸葛亮得逞,诸葛诞这厮便可以对蜀国尽心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