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深夜书屋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章 趟雷专家!

第一千零三章 趟雷专家!

        地中海听得一愣一愣的,但因为连“爆钻石”都出来了,

        地中海马上醒悟了过来,

        指着老道没好气道:

        “老哥,你这忒不靠谱了吧。”

        “哟,老弟你还没糊涂呐。”

        地中海马上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强行地区支援中央一波;

        随即看向身边这个刚刚一直在忽悠他的光头,“哼”了一声,

        道:

        “结账。”

        光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老道,

        老道也马上回瞪过去,毫不示弱。

        行走江湖,确实需要点圆滑需要点变通,但胸口上的那口子正气是不得掉的,否则和盲流有什么区别?

        再说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该怂该闭嘴的时候,老道比谁都从心,但眼前这一幕,还不至于。

        这几年别的事儿没做,就光和厉鬼和僵尸练胆儿了!

        “行,你瞧好了,叫你多管闲事…………”

        地中海已经结了账走出足疗店了,光头这儿还伸手指着老道的脸撂着狠话。

        “嘿,你出去打听打听,我是谁,信不信我出去打个电话你今儿别想离开这通城!”

        老道伸手指了指地下,

        一股子我儿子是李刚的霸气姿态。

        光头被唬住了,嘴唇颤了颤,当即低着头灰溜溜地跑出了足疗店。

        通城不是京城,那种公园里的练太极的老爷爷老奶奶随便提溜出一个来都有了不得的身份背景是不可能的,但做心虚事儿的人,他终究会心虚。

        “呸,忒不是东西了,我一眼就瞧出这家伙是个骗子。”

        刚刚给地中海做足疗的大妹子端起脚盆对着光头离去的背影啐了一口。

        看出来了归看出来了,但她毕竟是服务人员,也不可能管这种闲事儿,当然了,等人走后,吐上几口唾沫这是没问题的。

        紧接着,

        这个胸前沉甸甸堪比药店芳芳姐姐的大妹子对老道瞥了一眼,

        道:

        “哟呵,瞧不出来啊,道长还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呐。”

        老道也算是这儿的熟客了,彼此间说知根知底那太夸张了,但这么多次接触下来,到底几斤几两大家还是能互相晓得的。

        面对这种调侃,老道只是“嘿嘿”笑笑,没当回事儿。

        “今儿来了可对不住了,只有按脚的,二楼那边不开的,要不我给你按一套?”

        “没事儿,你们这几天就要走了,我来送送你们。”老道说得很诚恳。

        天地虽大,但想好好活着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儿,老道对这些大妹子也从没有过什么鄙视的,说到底,挣的还是血汗钱,比坑蒙拐骗之流要干净得多得多。

        “哎,我说,你要真认识什么人的话,能不能帮我打个招呼啊,也省得我们搬走了。”

        “贫道倒是认得市里的刑警队长。”

        “哟,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那你能不能…………”

        “我要是说了,他得把我先抓进去,定个嫖娼的罪名。”

        莫说以老张的脾气,不可能做这种徇私舞弊的事儿,就算是老张肯,老道也不愿意去这么做的。

        “哟,这样听起来,那个刑警队长是您儿子吧?”

        “…………”老道。

        “来啦。”

        这时,二楼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提着一个行李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女人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袖,蓝色的牛仔裤,普普通通的打扮也是普普通通的模样,还真看不出来是在这里讨营生的样子。

        “嗯,来了。”

        老道对着自己相好的大妹子打着招呼,他今儿来本就是为了送送她的。

        “得,我东西刚收拾好,刚改签了前半夜的火车,咱们正好去吃个饭,事先说好啊,我请客。”

        “哟呵,吃啥饭啊,这地儿不方便,可以去对街的如家开个钟点房啊。”

        “芳芳她姐”在旁边打趣道。

        红衣服大妹子没搭理她,和老道一前一后走出了足疗店。

        也没走远,就在马路对面的一家“淮北牛肉汤”店停下,进去后大妹子点了份牛肉粉丝,老道要了两个馕。

        俩人要说感情有多深厚,那是假的。

        但和擦肩而过的路人相比,俩人的交流可就深入频繁得多了,所以,临别之际,也多出了些许的离别伤感。

        馕没什么滋味,老道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纯当是给自己的嘴巴找个活计。

        大妹子慢条斯理地吃着粉丝,小口小口地喝着汤。

        少顷,

        她放下了筷子,抽出桌上的一张纸巾擦了擦嘴,道:

        “指不定过阵子我就回来了呢,到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老道点点头。

        女人起身,结了账,也没几个钱,也是说好了她请客的,老道也就没抢。

        结账后,女人对老道喊道:

        “跟我去房东那儿退一下押金吧,我怕房东看我是外地人,故意押着我的押金不退。”

        老道闻言,点点头。

        女人租的房子距离这里不远,这块地方曾是拆迁区,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暂停了下来,所以保留了好几排平房。

        女人走到一户人家门口伸手敲门,不一会儿,一个老太婆打开了门。

        “阿姨,屋子我都收拾好了,也打扫过了,我今晚就走了,按照之前咱说好的,这个月还剩下半个月我不住了,但您得把押金退给我。”

        听到要退押金,老太婆眉头忽然一皱,顺势就要关门。

        老道抢先一步,卡住了门缝,直接对着里头用通城方言吼道:

        “押金退人家,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来通城也好几年了,通城方言再难学,老道也是熟悉了个七七八八。

        老太婆尖声道:

        “干啥,干啥,这是要我报警呐!

        老头子,老头子,你快起来看看啊,别睡了,这人要打上门来了!”

        “报警,你报警啊,我儿子就是警察局的,你报警看看,到底是谁没道理!”

        对付这种人,老道有经验,欺软怕硬的主儿,你想跟他讲道理,可以的,但前提是你得让她怕你。

        老太婆闻言,愣了一下,随后眼睛泛红,像是要哭了一样,哽咽道:

        “老头子唉,你这个没胆气的怂货,就这么看着我被人欺负啊!!!

        我真是瞎了眼,当初居然嫁给了你,临老还这样被人给欺负!”

        老太婆一边骂着自己的男人一边掏出了钱包。

        左手擦了擦眼泪,又打开了钱包,从里面数出来了一千块,使劲攥了一下,丢给了女人。

        女人弯腰,把落在地上的钱捡起来了。

        “行了吧!”

        老太婆恶狠狠地道。

        老道依旧卡着门,看向女人。

        女人点点头,

        其实,押金是一千三,但能要回来一千,她已经满足了。

        老道把身子侧回来,

        “砰!”

        老太婆把门重重地关上去了。

        隔着门,

        还能听到老太婆的叫骂声,

        大体还是那种骂自家丈夫太怂太没出息让自己被人欺负到头上云云。

        “行了,谢谢你了,老哥哥,我就先回店里了,下次有机会再见。”

        女人伸出双臂,给老道一个拥抱,随后转身,潇洒地离开。

        她在老家是有丈夫也是有孩子的,其实,这个年纪出来做这个行当的女人,基本都是这个标准模版。

        老道点了根烟,没急着走,而是在门口的一个石墩子上坐了下来。

        翘着脚,

        抽着烟,

        这种分离,他经历得多了,说多“撕心裂肺”,真不至于,但那种类似好友离别的情绪还是有的。

        抬头,

        看了看天上的云,

        分分合合,不知疲倦。

        其实,老道也不是没想过找个伴儿的这件事,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倒不是他装什么特立独行,想要孑然一身的过一辈子,追求个什么潇潇洒洒。

        只是自己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适合有太多的羁绊吧。

        反正现在他也没什么亲人了,

        等到自己走的时候,

        也留不下什么牵挂似乎是最好的。

        …………

        “老头子,你这个死没良心的王八蛋,我被人欺负了,你还在这里装睡!”

        老太婆走到卧室里,伸手对着躺在凉席上的老头胸口捶了一下。

        “我这儿还不是寡妇呢,但我嫁给你和当一个寡妇有什么区别?人家寡妇过得日子还比我舒服得多呢!”

        说着,老太婆对着老头儿又是一巴掌。

        “没用的东西,要你有什么用,整天就知道睡睡睡的!”

        老太婆又一巴掌抽下去。

        这一次,

        她的手被老头的手给抓住了,

        这是一只枯瘦如柴的手,

        老头儿也睁开了眼,

        左眼凹陷,右眼泛着红色,嘴巴微微张开,里头有许多根触须在里头探出了头。

        老太婆没有丝毫受到惊吓的意思,依旧骂骂咧咧的,道:

        “咋了,这会儿舍得醒了?”

        老头儿的肚子忽然鼓胀了起来,

        像是充气的气球,

        而后又憋了下去,

        但很快又鼓胀了起来,

        肚脐眼儿位置不停地有黑色的烟雾升腾出来又被倒吸了回去,空气中,开始弥漫起浓郁的腐臭味道。

        老太婆擦了擦眼泪,露出了些许关切之色,道:

        “饿了?”

        老头儿点点头,露出了委屈和哀求之色。

        老太婆抽出手,站起身,走到卧室门口朝着客厅窗帘缝儿向外看去。

        拍了拍手,

        恨恨道:

        “巧了,那个刚在我面前得瑟的老东西居然还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