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碧玺王

第十四章 碧玺王

        纪广生跟郭善两人连连开玉带来不小的热潮,唯独周阳开出的那一块没人瞧的上眼,就算商行回收雕琢成品也带来不了过万的利润。

        此时,四人中唯独周阳还有玉料可开,为了节省时间,姜天铭建议将四块玉料分给四位打磨师傅同时操作,毕竟只有一天的时间逗留,姜天铭还需寻找给老爷子的礼物,赌石纯粹就是放松下。

        这家商行老板眼睛笑成一条缝,自家商行今天出玉已经超过以往的次数,就这一会儿儿至少有数十人加入采购的行列,一天的营业额算下来也是惊人的。

        另外再加上之前回收了周阳几人的玉石,经过加工后,又是一番利润。

        四个切割机再次同时打开,场内瞬间粉雾弥漫。

        几乎同时声起声落,“咔咔咔咔。”

        “哄”那些围观的游客买家骤然哄声大起。

        “又出玉了,这...这...这。”

        “先看看什么品种。”

        “奇怪啊,看不出来,颜色似乎有些不对。”这是一个老手的话。

        “这小子什么狗屎运,算上这块已经三块了吧,这特么高香烧的。”之前还对周阳评价cosplay的人,这会儿更是愤愤不平,人比人,真的气死人。

        只见,四块玉料中,有一块切割面出现点滴异色,蓝绿相间,但由于展现出来的部分太少,还无法判定到底是什么品种。

        虽然只展现了一点点,打磨师傅也不敢再切,只得缓慢打磨,毕竟颜色太古怪,说不定就是什么奇珍异石。

        而另外三块经过二次切开后已然断定是废料。

        这时,许多采购人已经选到自认为合适的玉料,准备开始切割,可围观者的目光始终聚集在周阳这边,像是期待着宝物出世。

        师傅甚至打磨的时候都小心翼翼,这么多年的经验都无法断定玉石的品种,一般的玉石色泽都比较单一,如果出现混色,要么就是最普通的玉石,要么就是顶级玉石。

        随着时间推移,当玉肉渐渐大面积呈现在众人眼前时,场内瞬间传来一阵阵冷吸。

        “这是什么品种。”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这玉石。

        “怎么感觉像蓝翡翠。”

        “不对不对,蓝翡翠不含杂色,我看着像绿松。”

        众人议论纷纷,直到这个时候还是没人能够确定玉石品种,不过从几位行家猜测看来这块玉肉基本上已经达到顶级行列。

        半个小时过去,当最后一片石皮擦掉,用清水冲后,整块玉肉比成年人的拳头略小一点,因为色泽不同,所以无法看出里面是否含有杂质。

        周阳心中一顿,似乎都能看到打磨师傅的手在微微颤抖。

        随后,商行老板闻讯而来,后面还跟着一位满头华发的老者。

        也不多话,老者拿出随身携带的放大镜,在光线下仔细观察这块玉肉,场内的围观者门心中都被紧紧吊着一根弦。

        这会其他几位打磨师傅见到老板带来的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起身打招呼。

        “严大师。”

        “严大师。”

        “什么,他就是严大师?”

        “严大师?很出名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严大师可是这里出了名的神手,据说本是华夏国玉石世家的后裔,当年因为战乱逃到这里,一双神手已经好多年没有露面了,相传上一次出手可是在国际上引起一番狂潮,曾经以三十万的玉料赌得两千多万的翡翠王。”

        “这我也听说过,不过后来据说不再赌石,目前最多的是帮别人雕琢,今天能够亲眼目睹他老人家的风采算是三生有幸。”

        周围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严大师的身份就被透露出来,可以看出严大师在玉石界的名声如雷贯耳。

        就连姜天铭也微微有些诧异,似乎也听说过此人。

        严大师对周围的声音充耳不闻,一丝不苟地翻看玉石。足足十多分钟后,才收起放大镜,对着打磨师傅问道,“这块玉料是谁挑选的?”

        “是他。”打磨师傅对严大师极其恭敬,目光看向周阳,然后将周阳从上午到现在已经开出三块玉肉的事情也告诉严大师。

        严大师缓步来到周阳面前,“小朋友,你是如何寻得此块玉料。”言语声铿锵有力,不像是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强硕。

        周阳心中也是微紧,自己已经一再小心,可还是出了风头,对于灵力探玉的事情确实没有办法,目前自己只能探出有没有,实在没法知道品种跟质地。

        “我看这块玉料表皮不软不硬,入手沉重,也只是赌赌运气,请问大师,这块是什么料。”周阳打算用肤浅的知识来掩盖事实,再加上赌的成分,只希望众人不再起疑。

        “赌赌运气。”严大师像是在自言自语,眉头皱的更厉害,以他的经验最多也只能从表面看出两成出玉的可能,而且做他这一行,确实赌的成分比较大,只是这块玉料特殊至极,单凭一句运气的解释实在难以让人相信。

        忽然,严大师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有些亏欠地看了周阳一眼,连忙道,“麻烦几位随我来。”转身走进身后的商行。

        “唉,别走啊,严大师,这块到底是什么?”

        “对啊,莫非这家商行打算自己独吞,这也太不厚道了。”

        “严大师,严大师。”

        周围的人不依了,从严大师的表情上,大家都能看出这块玉料的不凡,可你总不能挡着大家的路,尤其是一些玉石商人,谁不想回收到一些珍品用来镇店啊。

        周阳跟姜天铭几人相互对视一眼,从姜天铭眼中看出些许严肃,姜天铭率先带着周阳一同进入商行,像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几人来到商行一间茶水室,只有周阳一行四人以及商行老板跟严大师。

        还未入座,走在最前面的严大师忽然转身对周阳作揖,“小朋友,我给你道个歉,刚才是我唐突了,或许会给你带来一些不好的事,不过你不用担心,在这里谁都会给我严某几分薄面,暂时还不会有麻烦。”

        严大师的话让周阳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入世不久,人心难以揣测,但一旁的姜天铭确是面色大变,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

        “大师,您的意思是说....”姜天铭急忙问上一句,还未说完,只见严大师严肃的点了点头。此刻他已经后悔不该问周阳那些话,如果在发现玉料品种的第一时间就带几人来到内店,定然会最小范围引起一些注意。

        “小朋友,我也不问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靠运气选得这块玉料,我现在不凡告诉你,这块玉石叫碧玺,也叫碧茜,而且从色泽质地上看来,属于碧玺王石,全世界都没有多少块,上一次出现在曼托鲁市场已经是十五年前。”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已经让周阳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选出的玉料来头这么大,按这说话,岂不是有价无市?

        在场的除了周阳外,哪一个不是人精,结合之前严大师的道歉加上这块玉肉的价值,连商行老板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八个字瞬间出现在众人脑海。

        这里说的倒不是这块玉能够引起麻烦,碧玺虽然珍贵,却不是没有,这里的怀璧指的是开玉的人,这等奇珍异宝如果单凭一句运气解释,恐怕有些难以让人信服,假如是严大师挑选出来,或许还能服众,但选出碧玺的人偏偏是周阳,而且除却这块碧玺外,他之前还开出两块,这些讯息只要用点心都能调查到。

        如果这样还用运气解释,那么就是把全世界的人当成傻瓜。

        严大师不是没有打算以劣质玉石为由哄骗外面的游客商人,可难免其中也有玉石老手,这样的话未免有掩耳盗铃的嫌疑,更会容易引来麻烦。

        “碧玺的价格区间很大,从几十到上万一克都有,但是从我观察看来,这块碧玺王石的价值放到国际商场上,不会低于三万一克,就算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到如此纯粹的碧玺,所以我估计你这块碧玺的价格如果卖出的话不会低于两千五百万,这还只是没有雕琢过,如果制作出成品,那么价格难以估量,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价值只增不跌,十五年前的碧玺王石就是被某个神秘家族以一万一克的价格收藏起来,至今也没人知道在哪里。”碧玺此刻仍然拿在严大师手中。

        从严大师的眼神能够看出,他确实是个爱玉之人,对于眼前的碧玺没有丝毫贪念,有的只是浓浓的欣赏。

        周阳几人包括商行的老板眼珠都被震掉一地,这里面商行的老板当然知道碧玺的传说,可现实中却没有见过,今天也只是邀请严大师来欣赏一件作品,谁料到会见到传说中的碧玺王石。

        周阳这时才明白严大师跟姜天铭所说的麻烦是什么意思,换做自己只是个旁观者也不会相信这是靠运气赌来的,心中既是激动又是担心,有这样的玉石足以让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需要为生活所困,可现实跟理想差距太大,谁也不知道因为这块碧玺将来面对的是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忽然周阳想到这个词,自己堂堂一个修仙之人,竟然被一个俗物差点乱了心境,唯有坚定本心,才能一举打破天际,追逐传说中的境界。

        想通这一点后,周阳似乎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多了一些东西,说不明道不清。

        严大师一直在观察周阳,只见不到两个呼吸,对方面色渐渐从神色不明变得平静至极,严大师心中不由诧异,这等心态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吧。

        “大师,请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开麻烦。”姜天铭对于这块碧玺虽然很是关注,但更关心的是周阳的安全。

        “没有办法,现在做任何事情只会更加引起别人注意,索性不动,不用太担心,我说的也只是可能,即便发生什么事情,在这里我可以保证你们绝对安全。”此刻严大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