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美女的要挟

第十二章 美女的要挟

        “他们又来了。”

        “跟上,那年轻人就算了,人家都说了自己是蒙的,那女的可厉害了。”

        “有多厉害?”这是一个新来的客人问话。

        “嘿,你不知道了,那姑娘一上午连开三次大涨。”逐渐聚拢的其他客人窃窃私语道。

        有时候人的心理很难琢磨,明明是别人赌石,自己却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紧张。

        周阳跟随姜天铭依然来到上午赌石的那家商行,在赌石这个行当,很少存在哪家的玉料更容易出玉,基本上概率都差不多。

        但跟随的那些人就不这样想,大部分人都会认为,如果哪家商行连续出玉,或许这一批次的玉料赌涨的概率就会不一样。

        打磨师傅见上午赌涨的客人再次来到自家商行,连忙上前欢迎,商行对于开玉这种事情是抱着多多益善的态度,虽然出玉后还是自己花钱收购,但因为出玉带来的销售量可谓是大大增加,反正他永远是不吃亏的。

        话不多说,几人迅速开始挑起玉料,上午连开两玉,让姜天铭一行人信心暴增,周阳蒙的不说,可旁边不是还有个白小柔嘛,人家那可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咦,你怎么不挑了。”白小柔忽然发现周阳就站在一旁,也不去挑选玉料。

        这会儿周阳心里非常矛盾,他很想去挑,而且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赌涨,只是这样一来难免让别人生疑,所以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在避嫌的情况下稳稳地赚一笔钱,哎,能力十足,有时候也是一种烦恼。

        姜天铭也发现周阳的异状,放下手中的玉料来到跟前,“怎么了,周兄弟,是不是钱不够,上午商行不是给你一张支票吗,你放心,在这里都是可以通用的,实在不行,可以从我这里拿,咱俩谁跟谁。”姜天铭很照顾周阳的情况,就连问是不是钱不够都压低了声音。

        “没事,姜大哥,我只是觉得不可能每次运气都像之前那样好。”周阳无奈的摇摇头,当然不能说实话。

        “这说的什么话,咱们又不是靠赌石为生,纯属娱乐,来来来,一起挑,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姜天铭拉着周阳来到石碓前。

        重新双手摸在玉料上,周阳的表情似乎有些心疼,也不懂在心疼什么。

        这会儿跟之前可不样,周阳为了将所有人的关注降到最低,装模作样的仔细观察玉料,每一块玉料都要认真看上几分钟。

        此时,白小柔面前已经摆放了两块玉料,目光惊疑不定,似拿不定主意。

        周阳的举动果然没有再引起别人主意,虽然速度降下很多,可并不影响寻找真正的玉石。

        “嗯?”再次感受到灵力的反弹,周阳不敢露出丝毫表情,默默的将玉料放在脚边。

        这时,周阳忽然感觉背后有点异常,一转身惊讶地发现白小柔正站在自己身后,左右两手各拿着一块玉料,满脸纠结地表情,欲言又止。

        要知道,玉料的重量还是不轻的,像白小柔拿的这两块,每一块目测至少三十斤开外,一般的男人拿起来都费力,就这样被白小柔轻松地托起,看来果然不是普通人。

        “有事吗?”周阳看着白小柔问道,对于白小柔,周阳除了一开始的害羞以及对方那奇怪的气感,其他并没有太多想法。

        “周...周阳,你帮我看看,这两块玉料里哪个有玉。”白小柔走近周阳低声问道,呵气如兰,另周阳原本已经平静的心再次波动,脸又微红了...

        “额,我..我之前也是蒙的,要不你问问姜大哥,他比我懂的多。”周阳确实能够确定,可他现在生怕别人知道他的特殊之处,哪敢帮别人看。

        总不能为了掩饰自己的能力诓别人吧。

        “哼,别给我扯犊子,你肯定能看出来,那个姜天铭一看就是半桶水,你才是真正的高手。”白小柔似乎认定周阳能看出。

        这下周阳为难了,这女的怎么能这样,涉世未深的他确实不知道如何是好。

        见周阳不说话,白小柔急了,一眼看到放在周阳脚边的玉料,“要不这样,你先把你脚边的玉料开了,如果出玉的话,你就必须帮我看。”

        周阳似乎都能感觉到一滴冷汗从眉宇间落下,原本寒暑不侵的他这会儿是冷热交加,哪能现在去开玉,他原本打算找一块真的,然后再随便找两块糊弄一下,这样就能最大避开别人关注,可还没来得及,白小柔就找上门了。

        “你放心,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白小柔这会儿就像一只大灰狼一样,声音压得更低,完全不需要担心别人能听到。

        “哎,好吧,只此一次,不然我就离开这里。”既然躲不过去,便欣然接受,不过周阳仍然提出自己的要求,你总不能拿这一条始终要挟我吧,再有下次我不玩了还不行吗?

        “你为什么不两个一起买?”周阳接过白小柔手中的玉料顺便问道。

        “为啥要买两个,有你这样的高人,何必浪费钱?”白芷柔理所当然道。

        周阳听后气的差点将玉料扔出去,敢情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对了,还有啊,你千万别告诉我两块都有,如果切开有一块没有的话,你试试看。”白小柔连这一条退路都给封死,俨然从一直大灰狼变成母老虎。

        周阳瞬间对之前自己的冲动后悔极了,一句谎话蒙蔽了所有人,却没有逃得过白小柔,如果还有下次,打死他也不可能亲自操刀切石。

        玉料入手,周阳也不拖拉,双手同时使用灵气查探,十来秒过后,左手传来灵气反弹的感觉,右手却没有感到任何异样,到底哪块玉料有玉,心里顿时有数。

        “你试试看这块吧。”没有说太多话,周阳将左手的玉料递给白小柔,转身寻找自己的玉料,一刻都不想多待。

        白小柔对着周阳背影比划了一下拳头,得意洋洋道,“看我还搞不定你。”

        周阳这会儿只感觉脑子疼,连寻找玉料的心思都没有,有钱花也得有命花啊,自己最大的秘密都被人察觉,他毫不怀疑,一旦自己能够感受玉料的讯息传出去,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心里只能希望这白小柔能够守口如瓶。

        说实话,这种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然而白小柔并没有感觉到周阳的烦恼,喜滋滋地拿着玉料来到打磨师傅那边开始打磨。

        周围的人看到上午那少女又开始切石,跟着移步到打磨的方向。

        “快看,又要切了。”

        “你们看那块玉料,能不能出玉。”

        “这谁知道,不过连涨四次应该不可能吧”

        “别吵别吵,开始切了”

        随着打磨师傅一番观察后,一声“咔嚓”玉料被切开四分之一,待用水冲净后,表面光滑但看不出有任何出玉的迹象。

        这会儿,白小柔也不像上午那样大喊大叫,眉头微皱,心想周阳不可能骗自己的吧,其实她之前对周阳说那些也是抱着碰运气的想法,如果这块玉料里确实没有玉,那该怎么办,自己要继续找他吗,如果他是故意的呢。

        玉料还未完全开出,白小柔心中已经有了好多想法。

        第一刀没有切出玉,打磨师傅也不急,再次观察片刻,顺着之前的切割面,再次切下三厘米左右的厚度。

        场内石粉弥漫,待到一切平息,清水洗后,果然,在新的切割面上,出现一个末绿色,虽然还不到小拇指的面积,但确实跟周围的石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靠,出玉了。”场内不知谁喊了一声,须臾间,人头攒动。

        “真的出玉了。”

        “这小姑娘好厉害,这都第四块啦。”

        “真的神啊。”

        众人议论纷纷,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在人群的最后方,几个带着墨镜的人偷拍下白小柔的照片然后悄悄离开。

        白小柔顿时松了口气,满眼惊喜,惊喜的不只是自己赌涨了,还有对于周阳的认定。

        打磨师傅照例问了是否继续打磨后,按照白小柔的意见继续全部打磨出来。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块扁形的不规则玉肉被全部打磨出世,直径差不多有十公分左右,厚度只有两公分不到。

        “哎,可惜了,怎么是扁形的。”

        “能开出就不错了,还管他什么形状。”

        “扁形的价值大大减少啦。”

        “切,如果我每次都能开扁形,我也乐意”

        周围人议论纷纷。

        “小姑娘,这块玉肉质地中上,不过形状不是很好,您看如果愿意出售的话,本商行出十万。”按道理正常这么大块玉肉不会低于二十万,奈何是扁形,能够打造的范围便大大缩小,所以价值降低很多。

        可即便这样,白小柔买下这块玉料也只花了六千多,涨了十多倍,看的众人羡慕不已。

        忽然,白小柔感受到手机的震动,拿起电话,只是一条讯息,打开手机查看后,白芷柔面色大变。

        “抱歉,这块我不卖,麻烦帮我包好,我带走。”也不懂白小柔打的什么主意,决定不卖玉肉。

        “没有问题。”不一会儿,师傅就将包裹好的玉肉交给白小柔,而后,白小柔似乎连跟周阳他们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急忙离开曼托鲁市场。

        周围的还想再看白小柔展现奇迹,奈何一眨眼人就消失不见,均是惋惜的叹了口气。

        反观周阳这边,听到白小柔出玉的声音,连头都没抬,生怕别人关注到自己,直到人群散开,周阳才疑惑的抬头张望,才发现白小柔早已不见踪影。

        “呼。”周阳顿时松了口气,走了就好,不然再来让他帮忙可不知道如何是好,真让他这会儿放弃赌石,想想都憋屈。

        吸收了之前的教训,周阳这时谨慎又谨慎,已经连续挑出两块带有玉肉的玉料,并在旁边堆放了四五块没有玉肉的玉料。

        正打算再捎上一块废料,这样拿出七八块玉料,开出两个应该还在合理范围吧。

        忽然,周阳瞪大了双眼,怔怔的看着手中最后一块玉料。

        “这....这....”周阳的双唇都在抖动,内心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