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面试

第六章 面试

        坐在离住处不远的网吧里,周阳惆怅的看着网页招聘信息,全身上下仅有的十块钱只能用来上网找工作。

        今天正逢周日,来上网的人比较多,整间网吧大厅充满烟味,不时传出敲键盘,砸桌子的声音。

        周阳为什么惆怅,已经看了不下十个招聘网站,高薪的不少,但都对学历要求较高,自己刚被开除连高中都没上完,除了服务员实在没有合适的地方能够应聘。

        南洲是江南省省会,对于人才的需求量极大,每天都有成千上万条招聘信息,周阳耐着性子一条条查看,直到屏幕上提示上网时间不足十分钟,周阳才发现自己已经整整看了三个小时。

        “哎,看来只能先做服务员了。”周阳很不甘心,自己堂堂一个修士,竟然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正准备离开,忽然,最后一个网页右上角跳出一则最新招聘启事。

        招职业保镖,年龄不限,性别不限,学历不限,能适应长期出差,薪资面议,仅限今日。

        没有联系电话,只留下一个地址,可以直接上门应聘。

        周阳愣了一会儿,似乎自己完全符合要求,可以去试试,只是应聘的地址有些特别,不在公司也不是什么会场,在南洲大饭店,南洲市顶级酒店。

        看着空空如也的口袋,周阳只能徒步过去,目的地距离这里还有三十多公里,如果放开修为,或许用不了半小时,但为了不引起骚动,周阳只能一路小跑。

        南洲大饭店属于南州市标志性酒店,整个江南省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就算在全球排名都能排在前五十,在七八十年代那会儿,可谓是华夏第一高楼。

        就算四十多年过去,这里依然是权贵中心,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在前台彬彬有礼的引导下,周阳来到应聘的五十七层总统套房。

        还未走到房间,就听到里面传来“嘿...哈...哎呀”的声音。

        “不行,下一位。”里面又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只见一位中年人鼻青脸肿的走出来,看着站在门外的周阳,瞥了一眼,“哼!”头也不回的离开,周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这是应聘失败了。

        走进偌大的套房,只有两个人,一个身穿唐装,长须白发,另一个则是有些邋遢,也是中年人,一身服装似乎穿了很久,灰不灰白不白。

        “到你了。”唐装老人对邋遢中年说道,也不做任何防御,站在那里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

        邋遢中年不多话,抱拳施礼,健步上前,简简单单的一个冲拳攻向老人,隐隐传来拳风跟空气的摩擦声,老人眼睛一亮,在拳头即将攻到眼前之际,老人伸出手掌,轻描淡写的挡在拳前。

        邋遢中年顿时感觉自己的力量被一把钢钳捏住,无论使出多少力量都无法突破眼前的手掌。

        两个呼吸的时间,邋遢中年无法再向前一步,整张脸憋的通红,随后不得不放弃,眼中透露出失望,“我不是你对手,打扰了。”

        怎料老人露出笑容,“不错,不错,外劲大成,心意拳传人,假以时日必能踏入内劲,来了这么多人,只有你还算符合要求,你待在一旁,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

        “嗯?老人家,您的意思是说,我被应聘了?可我没有打赢你啊?”邋遢中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明明不是对方对手,怎么还会....

        “呵呵,打赢我?整个南洲都未必有几人,先不说了,还有一位应聘者。”老人摇了摇头笑道,言语中不难听出一丝傲然。

        “小朋友,你也是来应聘的?”老人转头问向周阳。

        从刚才的这点时间,周阳算是看出来,对方的应聘其实就是武力的较量,根本不像电视里那样要问一大堆问题。

        “嗯,我来应聘。”

        “也罢,竟然你来了,总要让你试一试。”,从周阳进门到现在,老者就已经注意到,只不过从周阳身上,老人感受不到任何劲气,所以没有特别在意。

        依然是老人站在那里,任由周阳攻击。

        周阳没有学过任何武术,所以根本谈不上架势,学着之前的中年人,也是一拳攻去,没有用一丝灵气,只是简单的用身体力量,周阳自信就算凭现在身体力量都不是之前的邋遢中年能比。

        老人见周阳拳来,更是轻视几分,连最基本的马步都没有,如何使出全劲。

        像之前一样,老人依旧是风淡云轻的一掌挡在拳前,只等周阳乖乖放弃。

        不成想,意料之中的阻挡没有发生,拳掌相撞,发出一声闷响,老人倏地瞪大眼睛,差点向后退步,连忙提劲才挡住周阳这一拳。

        老人收起轻视之心,双腿迅速扎成马步,将气劲提至手掌,全力阻挡周阳这一拳,情况瞬间变化,惊讶的原本坐在一旁的邋遢中年立马站起来。

        周阳嘬了一下嘴唇,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力量竟然被对方挡住,顿时好胜心大起,灵气运转,加持拳中。

        老人瞬间感到一股无法匹敌的巨力,整张脸,由黄变红,又从红变到黑,当再也提不起力量时,整个人撞向身后的茶几。

        “哐当”茶几被撞的粉碎,周阳连忙收起灵气,他是来应聘的,不是真的过来打架,万一把人弄伤,要他赔钱可就尴尬了。

        “好,好,好,内劲大成,年少有为,小兄弟请留下。”老者毕竟也是内劲高手,这点伤不算什么,一个鲤鱼打挺,站立起来,丝毫不顾伤势,惊喜的看着周阳。

        一旁的邋遢中年嘴巴张大的似乎能塞下一个鹅蛋,周阳才多大,看起来都不足二十岁,竟然是内劲高手,自己六岁开始习武,整整三十五年,才只是外劲高手,要不是实在困难,自己也不会出来应聘。

        周阳却是一头雾水,什么内劲,外劲,全然不知对方讲的什么。

        “小吴,小吴,去把招聘取消了,已经有合适人选。”老人拿起电话也不知道打给谁,但听意思好像是不再招聘。

        “敢问小兄弟大名,师承何处,如此年轻便有内劲修为,必是宗师培养。”老人拉着周阳做到另一边的茶几,就像看到一块璞玉。

        “额,我叫周阳,师承...师承。”周阳有些懵,总不能说自己师承阿怪吧,“师傅不让我说,只是让我出来历练。”忽然,周阳想到经常在书中看到的一些桥段,随后胡诌了几句。

        哪知道老人更是满意,这次的招聘只是临时决定,能招到之前那中年已经满意不少,谁知道出来一个比自己还厉害的内劲高手,最重要的是没有人知道对方师承何处,自己也辨认不出,恰恰符合此次出行的要求。

        “呵呵,没事,没事,老朽姓郭,单名一个善字,小兄弟不简单啊,如此年纪就已经炼到内劲,前途不可限量啊。”老人感叹不已。

        “额,那个,郭前辈,什么是外劲,内劲?”有些事情可以装不懂,但有些就不能装了,容易露馅。

        “什么前辈不前辈,我辈武者,达者为师,我称你前辈都不为过,周兄弟,难道你师傅没有跟你讲过武术界等级?”郭善疑惑的看着周阳。

        周阳脸色越来越尴尬,初入社会,接触到原本距离自己很远的层次,连说谎都不那么利索。

        “我...我师傅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只是让我练...”说道最后,周阳自己的声音都小了。

        “果然是高人那,连教徒弟的方法都与众不同,徒弟都能有内劲,师傅必定是宗师以上的高人,不过全国的宗师也就十几位,他们的徒弟也都耳熟能详,莫非是哪位隐士高人?竟然对方师傅让他出来历练,说不定也就已经准备让他知道一些事情。”郭善不由的想到。

        随后,通过郭善的解释,周阳才明白,武者也是分等级的,有入劲、外劲、内劲、化劲之分。而每一层又有小成、大成、巅峰之分。

        周阳心里也有了谱,自己现在是灵动三层,根据郭善内劲小成比较,不使用灵气的情况下,完全能够媲美,如果用上灵气话就不好说了,之前还没有出全力,如果全力一击,对方必死无疑。

        通过一番互相介绍,周阳也了解到,那个邋遢中年名叫纪广生,四十多岁,传统武学世家,一身心意拳已至外劲大成。

        “郭老,您能告诉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吗?”竟然通过应聘,周阳也想知道自己到底需要做些什么。

        “不急不急,该知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有些事咱们可以先谈谈,说句实话用金钱来衡量你们二人有些看低你们,这样吧,你们自己说说需要什么。”对于这次需要做的任务,郭善止口不提,虽然这两人已经通过自己要求,但是对方的背景还不知道,所以需要一点点时间,刚才他已经在闲暇之余通知外面的人迅速调查这两人的情况。

        “我可以为你们做保镖,但是伤天害理违法的事情我不做,还有每年我需要不低于三十万的工资,每个月能让我休息三天便可,我需要陪陪我女儿。”说道自己女儿,纪广生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哎,小纪,你的要求实在太低了,以你这样的身手,到哪里都不会低于这样的数,我记下了,待会儿再说。”郭善也看出了纪广生似有难言之隐,伸出一个手指,其实这一次的招人,没有打算长期留用,只是临时聘用,但对于纪广生的情况,郭善动了爱才之心。

        周阳看得暗自惊讶,他明白郭善说的意思是一百万。

        “你呢,周兄弟?”郭善敢称纪广生为小纪,但对周阳却不能这样,因为对方的境界比他还高。

        “我...我跟老纪的条件一样,不过我有个要求,可以提前支付一点工资吗?”周阳心里也没主意,真让他开口说一百万,他不好意思,但是看着空空如也的口袋,有些不好意思道。

        “哈哈,周兄弟,你也太小看你自己,内劲大成的身手,已经不是用金钱衡量了,这样吧....”郭善话还未说完,电话又响起。

        “嗯,嗯,嗯,知道了。”电话那头将能够找到的资料汇报一遍,随后郭善挂完电话,郑重的看着二人。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需要做什么,明天,咱们出发,目的地—缅甸。”郭善压低了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