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开除学籍

第五章 开除学籍

        这几个挑衅周阳的同学都是体育生,单从身形上看来都比周阳高大。尤其是宗耀,目前任校体育队队长,而且他的亲哥确实是道上的人物,所以在学校内才横行无忌。

        这会儿周阳就像小鸡一样被夹在中间,不过面色丝毫不见惊慌。

        还记得上一次相遇,被揍的毫无还手之力,这一次,周阳也想试一试修真之后自己的能力到底提升了多少。

        周阳在宗耀出手的瞬间动了,原本夹着他的几人顿时感觉身边传来无法抵挡的巨力,倏地被扔出老远,砸地一旁餐桌“哐当”作响,宗耀的拳头已到眼前,周阳双目凝视拳尖,感觉对方拳速在眼中越来越慢,自己随时能够躲开。

        但他没有这么做,手中聚起真气,瞄准对方拳头对轰过去,只听见一声轻微的“咔”,食堂内响起哀嚎,宗耀的整个拳头都被打折,而周阳的拳头只是微红。

        整间食堂除了宗耀的惨叫声,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见,周围所有人仿佛见鬼一样的表情,这可是五个体育生啊,竟然被一个经常受欺负的人随手收拾了,有些离的远的赶紧跑去喊老师。

        周阳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惊喜,虽说心里有准备,但是这才多久,一个月都不到,自己的力量竟然提升如此之大,估计对方就算再来几人都不是自己对手,只是眼前的事情不懂学校会怎么处理,不过周阳并不担心,事情从开始到最后周围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不一会儿,几个老师跟随教导主任匆匆赶到,在学校内打架斗殴可是大事,但愿没有自己班的学生参与。

        教导主任朱广明来到现场,一看被打的人是宗耀,顿时头大,对方的背景他多少知道一些,平时也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涉及到学校的荣誉,他也不会真的去得罪人,今天这事情说不定还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手一挥,让其他人先带着宗耀去治疗,朱广明沉着脸来到周阳面前。

        “是你打的人?”

        “是,不过是他们先动的手,其他人都看到。”周阳冷静的回答道,丝毫没有畏惧。

        朱广明眉头皱了皱,周阳他也认识,南严中学的领导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周阳的情况。

        周家养子!差不多被家族赶出,一个人生活勤工俭学,属于乖的不能再乖的那一类学生,而眼前的情况极有可能真的是宗耀先动的手,不过奇怪的是周阳为何一点伤都没有。

        朱广明顿时觉得有些难办,如果不处理的话,这么多学生看着,学校的威信何在?如果处理宗耀,估计马上就有人给自己穿小鞋,那么处理周阳呢?虽然部分学生有想法,但可能对自己的影响会小一些吧,谁让周阳后面没人呢。朱广明心中有了定案。

        “跟我来一趟教导处。”说完,朱广明率先离开,留下满食堂的学生面面相觑。

        “你说学校会怎么处理?”

        “那还用说,肯定是体育生们不对啊。”

        “我看不一定,那个姓宗的外面有人,可能周阳要倒霉。”

        .........

        教导处距离食堂并不远,步行不到两分钟,周阳就来到教导处,此时,朱广明已经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在座位上等候。

        “朱主任。”周阳恭敬的叫了一声。

        “嗯,今天的事情我看到了,宗耀的医药费你要出,然后给你一个严重警告处分,你没有异议吧。”朱广明虽然是商量,但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周阳不解的看着朱广明,“明明对方先动的手,为什么处分的是我?而且那么多人都在现场。”

        朱广明没有想过周阳会提出反问,心中立马有些不悦,“什么为什么,我刚才了解了下,对方五个人全部受伤,都在治疗,你连皮都没破,你好意思说是别人动的手?就这样,你回教室吧。”朱广明不论对方同意与否,直接盖棺定论。

        “我不同意,这事我需要找校长。”周阳很气愤,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朱广明一拍桌子,“找什么校长,校长不在,教导上的事情我说了算,你再狡辩,就给你记过!”

        周阳顿时感觉火气冲头,宗耀你不想惹,但你也不能拿我的前途不当回事。

        看着朱广明拍桌子,周阳一怒之下跟着拍下去,不自觉用了全力,“哗啦啦”办公桌承受不住周阳一掌,直接散架,木屑灰尘溅得朱广明浑身都是。

        “你干什么,你疯了是不是,对我都敢动手,信不信我开除你。”朱广明吓得嗓音都尖了。

        周阳咬牙看着朱广明,恨不得刚才的一掌劈的是对方,“开除就开除,我不稀罕。”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朱广明站在原地,指着周阳的背影,嘴巴直哆嗦,想骂又不敢,刚才周阳手劈桌子的画面一直在脑中回放,生怕周阳一回头真打自己。

        不到一个小时,教导处就发出一份通告。

        “关于给予周阳同学的处分决定,周阳同学公然在学校食堂打架斗殴,致五名同学受伤,且不接受教导处批评教育,意图攻击学校领导,行为极其恶劣,影响甚大,现教导处决定给予周阳同学开除学籍处分,以儆效尤。”落款,教导处。

        此时,周阳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跟教导主任闹掰后,周阳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回到教室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就离开了,事情发生的很突然,许多学生还在食堂没有回到教室,所以只有几个人看到周阳的离开。

        早晨七点半的太阳还不是很热,路过的公园里,成群结伴的老人在舞剑健身。

        周阳这会儿也平静了不少,虽然之前的做法多少有些冲动,放在以前,周阳绝不会这么强势,可现在他接触的是修真,修心,如果事事违心,如何修道?

        坐在公园边的椅子上,周阳一阵出神,心里在为以后打算,既然学校去不成,那总要找些事情去做,首先要能够养活自己,如果让人知道堂堂修真者,竟然被饿死,岂不被人笑掉大牙。

        “这位小友,可愿意看相?”直到耳边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周阳才回过神。

        穿着灰白唐装的老人站在自己身边,发髻高拢,道士打扮,手上也没有像电视里那样拿着“神算”的牌子,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周阳撅了噘嘴,没有回答,直接转身离开,这年头,算命骗钱的太多了,你这算是找错人了,吃饭都成问题哪来钱给你看相。

        老人见周阳扭头就走,也不追问,自顾自说起来,“天上落雨地下滑,万物命理莫复杂,君子问祸不问福,一世得道赴西瑕。”

        周阳停步,前两句谁都能听懂,第三句就有意思了,问祸不问福?一般人算命都喜欢问好的,怕听不好的,这老人开口就是问祸不问福,至于最后一句就更听不懂了,一世得道赴西瑕,什么意思,西瑕?南洲市确实有个地方叫西瑕区,莫非这老人是那里开算命公司的?想让自己过去花钱?

        周阳摇了摇头继续离开,自从养父母去世后,他只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老人望着周阳离去的方向,伫立良久,直到看不见周阳的身影,老人喃喃自语道,“我们又见面了,哎。”而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看到这位老人一样。

        “叮铃叮铃”,周阳拿起手机,有些诧异,来电的是姜天铭,在南严中学,学校对于手机的管控极其严格,但因为周阳身份比较特殊,所以班主任赵韩雅才特许周阳带手机,以防学校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通知到人。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姜天铭就是问了问离开私人医院后,周阳的伤口有没有复发,不得不说,像姜天铭这样的大家族子弟做事确实周到,不是周阳以前接触的那些所谓公子哥能比的。

        挂电话后,周阳一拍脑袋,顿时一个想法萌生,他不一定要在自己住的地方修炼啊,完全可以去之前私人医院周围,那里的灵气可比自己的地方好了不知道多少,也能够大大缩短突破的时间。

        经过上次吸收玉髓,本身距离灵动三层已经不远,这一次说不定在那里只需要一个月便能突破。

        回到住处,周阳将之前采购的食物一股脑全部装在大包里,也没什么好东西,都是方便面跟面包,省着点差不多够吃上一个月。

        一路奔跑,周阳连坐车的钱都舍不得,凭着记忆摸索,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周阳来到姜天铭那家私人庄园。

        庄园处于郊区群山中间,经过观察,这方圆十公里内,除了庄园,没有其他建筑,周阳一路根据灵气的浓度,在庄园后山寻得一个较佳的地方。

        只是简单的一个呼吸都感觉浑身舒畅,没有浪费时间,周阳直接旁膝而坐,这里距离庄园还有一点山路,并不担心有人会找过来。

        太阳东升西落,日复一日,终于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清晨,周阳突破灵动三层,瞬间灵气外放,原本打在身上的雨水均被弹开,手机早已没电,这会儿,周阳也不知道是几月几号,只能大概算出已经过去二十多天。

        周阳站起身来,猛的一抖,浑身骤然发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如炒豆一样,紧握拳头,瞬间发力打向旁边的大树,两人才能够合抱的大树顿时剧烈颤动,落下无数树叶。

        周阳收回拳头,就看到树上留下一个两三寸深的拳印,这一拳足有千斤之力,如果打在人身上,恐怕能够直接打穿吧。

        难怪说,灵动期每三层都会有一个质的变化,要知道,这才只是三层,日后随着修为精炼,一拳打穿这棵树指日可待。

        灵动三层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身体力量的变化,最重要的是能够做到灵气外放。

        周阳顺手从脚边捡起一个小石头,灌入灵气,猛的击向十米开外的另一棵大树,“嗖”,一道黑影瞬间射出,犹如闪电。

        “咚”仿佛是子弹打中物体的声音,大树猛的一颤,石子已经完全没入树心。

        “哇”周阳忍不住惊讶一声,全然没有想到灵气的威力如此之大。

        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周阳在山中熟悉了自己的力量,然后简单收拾回到自己住处。

        “看来需要去找工作了。”

        看着破旧的小屋,周阳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