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欺辱

第四章 欺辱

        自从开始修炼以后,周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以及思想发生很大的变化,之前按照医生所说,枪伤需要一个月才能全部恢复,但是自己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恢复如初,周阳也初次领略到灵气的神奇。

        而且现在周阳面对周围的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跟每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或许这就是阿怪说过的眼界吧,不论是你高官、富人,还是乞丐、贫农,我周阳此生的目标是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

        玉虽然没有买到,不过姜天铭送的那块无论从质地还是价值上来说,都远远超过原本要购买的,眼前没有其他特别的事情,在没有升到凝丹期之前,一切还得照旧,学要上,工要打,因为阿怪说过,灵动期之间,周阳还无法脱离凡胎,五谷杂粮,油盐酱醋还是要吃的。

        周阳握紧双拳,闭眼感受着四肢中传来的灵动,如果仔细看的话,周阳的样貌虽然没有改变,但凭空多出一股空灵的气质。

        一个上午都待在住处,已经请假那么多天,索性再休息一天,明天正式去报道,周阳毫不担心自己会跟不上课程,全班他的成绩排在前三,这还是因为自己没有钱去上课余辅导课。

        静静的感受周围灵气,周阳眉头微皱,旧城区的灵气浓度比姜家的私人医院那里差太多,按照之前的速度,在私人医院那里或许再修炼一个月便能达到第三层,但在这里可能要三个月可能还不止,当然也不是非要从空气中吸收灵气才能晋级,就像之前那块玉髓,只要能够找到带有灵气的物品,周阳一样能够吸收,只不过那样的代价太大,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承受。

        “阿怪,有没有其他办法能够加快修炼的?”周阳思索了许久问道,扪心自问,真让他花几百年的时间才飞升,以他十八岁的年纪,不免有些急躁。

        “有,除了从空气跟特殊物质中,一些稀有的洞天福地内灵气远远超过其他地方,不过每一处洞天福地肯定是福祸相伴,以你现在的实力去了也是送死。”

        “而且,我说过,修真必须循序渐进,贪快不得,太快容易滋生心魔,到时候害人害己。”阿怪说到后面,不由地严肃起来。

        周阳沉默了,他知道阿怪说的很对,所以尽量克制调整自己的心态,竟然这么多年的孤独都能忍受过来,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他现在所要做的首先是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跟阿怪的教导,周阳明白,仅凭自己现在的处境如果想修炼到凝丹境,可能真的要好几百年,所以从今往后,在修炼跟学习的同时,他还要一步一步走出现状。

        “周家!”想起这么些年的忍辱,这么些年的孤独,周阳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中午出去购买了一些物品,差不多一个月的伙食都买了回来,几乎将身上所有的钱都花完,周阳回到住处继续修炼,不想放弃一丝时间。

        下午如此,晚上亦是如此,开始修炼后,周阳已经不需要像常人那样睡觉,体内神奇的灵气无时不刻不在运转,所以感觉不到任何疲惫,这便是修真中的冥想。

        灵动期的本质是开辟体内潜能,每一层的变化都是由经脉开始,当经脉承受不住发生质变时就能达到下一层,而当修到灵动九层时,就是压缩的开始,凝气成丹。

        而且每修炼三层都会有一个特殊的能力,只要将前三层修满,便能内视,灵气外放,修炼到第六层时,就能产生神识,如果修炼到第九层,已经能做到普通的法诀法术攻击。

        当清晨的五点闹铃响起,周阳收拾书包,早早的开始向学校走去,经过一天一夜的修炼,虽然灵气没有增加许多,但周阳整个人精神的很,奔跑中如果感觉疲惫,只用灵气运转一周就能恢复,平时需要步行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今天只用了二十分钟,修行对体质的改变实在太大了,那些从小开始习武的人,身体素质都未必有现在的周阳好。

        南严中学是整个南州市最高等的学校,所以对于学生的要求也是极高,每年的本科录取水平都能在省内前列。这里的学生可以寄宿,也可以住外面,寄宿的费用很低,但是现在周阳没有经济来源,所以选择住在外面,学习的同时还可以打工赚点钱。

        当周阳到达教室的时候,其他人都还没到,南严中学的宗旨就是“只要搞不死,就往死里搞。”这才半个月没来,课桌上的试卷书籍已经堆的像山坡一样,现在是高二下半学期,其实整个高中的知识在高二上半年已经全部讲完,还有一年半的时候都是用来复习,几乎现在所有的高中都是这样做。

        如果放在以前,周阳肯定会埋头苦干,因为他没有资本,所有的一切只能寄望于学习,而现在不同了,他是个修士。

        修真修的是什么?修的是本心,是逍遥自在。

        你现在放开嗓子问一句,你们真心愿意学习吗?估计没几个人会点头,所以现在周阳已经不打算像从前那样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在学习中,因为他还有更好的选择,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不再学习,在自己没有利用这份机遇找到出路之前,他仍然会像之前那样生活,只不过更多的精力已经从学习转变为修真。

        周阳百无聊赖的翻着同桌的笔记,看看这么多天来老师讲了些什么,看了不到十分钟,周阳惊奇地发现自己记忆力比以前更厉害了,以前很多记得不是很清楚的知识,在看笔记的时候竟然全部对应地涌现出来。

        最重要的是之前有些自己做不出来的题目,瞬间融会贯通。

        周阳不由地感叹,原来修真不只是改变身体,甚至连记忆跟智力都同步蜕变。他忽然有种感觉,自己可能只需要把旧的知识稍微复习一下,说不定能拿全校第一?

        在上课铃声快响起的时候,所有人才陆续到来,对于周阳的存在很多人视而不见,说不定有的人都不知道周阳已经缺席半个月,只有少数几人跟他打招呼。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赵韩雅到了。

        她穿着一身职业装,容貌冷艳,赵韩雅可是真正毕业于名校,米国思安大学,来这里更多的是为了镀金,所以平时管的不算严格,但对于周阳这样的学生确实关心有加,成绩好还不惹事。

        赵韩雅微笑着对周阳点了点头,开始点名。

        “韩木”,“到!”

        “李立驰”,“到!”

        ......

        正在点名的时候,从后门偷偷摸摸走进一人。

        “完了完了,迟到了,咦?周阳,你来了啊。”进来的人正是周阳的同桌赵川。周阳无奈的看着自己同桌,这位算得上唯一的朋友。

        平时周阳被一些公子哥欺负的时候,赵川多半会鼎力相助,赵川为人直爽,讲义气,家境也是非常好,不过这赵川唯一的缺点便是成绩差,而且属于那种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

        “嗯,我来了,不用担心,才刚开始点名。”周阳微笑着看着赵川,自己跟他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这一相处就是五年,五年里,好多次多亏赵川帮忙,周阳才没有放弃对生活的追求。

        “嘿,我说周阳,你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我听说有个大人物帮你请假?”赵川咧嘴一笑,在周阳胸口锤了一下,赵川总感觉自己这位兄弟跟之前有点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却说不出来。

        “最近受了点伤,不过已经没事了,你刚说什么大人物?”周阳虽然知道是姜天铭安排的请假,也知道姜天铭很有钱,但却不是清楚对方的身份。

        “我的兄弟啊,你连谁帮你请假的都不知道?”随后赵川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听我爸说,是教育局的某个领导帮你请假。”

        “教育局的?我不认识啊,上次我....”接着周阳将这几天的遭遇告诉赵川,当然关于可以修真的事情没有提,倒不是说周阳不希望自己的兄弟跟着自己一起,只是周阳觉得就算说出去别人说不定会把他当成神经病。

        “什么?姜天铭,我的老天,你竟然认识姜天铭,你知道姜天铭是什么人吗?”赵川惊讶的一下子没压住声音,全班所有人看向他们。

        “周阳”,“到!”

        “赵川”

        “赵川”

        “赵川,你做什么,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迟到,下课之后来我办公室!”班主任赵韩雅眼睛一瞪,吓的发呆的赵川缩了缩头。

        可是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惊,赵川直接用书挡着自己,“我说兄弟,你真不知道姜天铭是什么人?”

        周阳一脸疑惑,“真不知道。”

        “咳咳,姜天铭啊,姜家!姜氏集团!”赵川看着仍然一脸懵逼的周阳,顿时有种气愤的感觉,似乎觉得不应该有人不知道姜氏集团一样,而且凭他的家世,他还知道更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赵川,再说话你就给我站到外面去!!!”直到班主任严厉的声音响在耳边,赵川才发现赵韩雅已经站在自己身旁。

        整节课就周阳跟赵川两个人没有心思,周阳觉得自己已经都会,所以就连上课他都在修炼,而赵川则是因为周阳的遭遇,姜天铭!那是多少人想巴结都巴结不到的人,自己兄弟竟然认识,还让别人欠了他一个人情,赵川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帮自己兄弟用这份人情。

        “叮铃铃”伴随着下课铃声,赵川垂头丧气的跟着班主任走了。

        周阳给他送去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来到教学楼旁的食堂,现在的高中生一般都是先上早读,然后才开始用早餐。

        当周阳来到食堂的时候,已经排起了长队。

        此时,正好遇到上次购物时碰到的几个纨绔。

        “呦,这不是周公子嘛,怎么还要亲自打饭,没人帮你?哥几个,今天咱们的早饭让周公子请客怎么样?”

        “哎呦,这可有口服了,宗老大竟然赏脸让周公子请客,咱们一定要吃好喝好。”

        几个纨绔拦在周阳面前,你一言我一语,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周阳冷眼看着对方几人,“滚!”

        为首的宗姓少年似乎不敢相信周阳的话,“你说什么?再大声说一遍!”

        “滚”周阳不顾对方的阻拦,绕身离开。

        “艹,干他,妈的,谁给你的勇气!”说完,三四个人就冲上来夹着周阳,让自己老大能够打的顺利一些。

        旁边的同学们一个个都躲的远远的,大部分人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周阳,这其中有认识周阳的,有不认识的,但那几个嚣张的少年大家都认识,尤其是姓宗的,听说他哥哥是道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