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扑朔迷离

第六十八章 扑朔迷离

        冥界有多大,除了几位真正的地府大能之外,像芈戎这样的小判官是没法说清楚的。

        九百九十九座鬼门关,每一座鬼门关之间的距离都相当遥远,普通阴差想要横渡两关只能利用阵法传送。

        更不用说从鬼门关前往冥界最中央的地方,也是整个冥界之中唯一设立的都城,幽都。

        依靠飞行的话,哪怕作为小判官的芈戎拥有法相境后期修为恐怕都要飞上数年之久,而且这路途中多有荒芜地带,就连大能也不敢轻易涉足,所以芈戎直接来到都义关的传送阵。

        亮明身份过后,一阵耀眼的炫光持续了几个呼吸时间,芈戎催动传送阵不出半刻便来到冥界最中心的幽都之中。

        幽都,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尽管在这里同样看不到一丝外界的光亮,但却热闹非凡。形成一座极其庞大的商贸中心。

        数不清的鬼魂或者鬼修在都城内飘来飘去。

        能在幽都生存或者进行贸易的鬼魂必定不可能普通的魂魄,这里的存在无一例外都是有着一定修为的鬼修。

        “麻烦通报崔府君,芈戎有要事相报。”轻车熟路来到幽都内靠近城中央的一座庞大府衙前,芈戎对着守卫客气说道。

        冥王麾下有十大判官,每一位都称作大判官或者府君,每位府君又统领着百来位小判官。

        芈戎口中的崔府君正是他的顶头上司,也是冥王麾下的头号大判官崔钰,平时遇到超出自己权限的事情,芈戎都是直接与崔府君沟通。

        “原来是芈判官啊,您稍等,我这就去通报。”守卫阴差恭敬地回了一句。

        相对于鬼门关那里的接引府衙来说,大判官所在府衙就要奢华了许多,即便所有的一切与外面同样暗淡无光,但从府衙门前的雕塑或者府衙内的布局来看就彰显了不少冥界法则的韵味。

        尤其是府衙门前的两座石雕狮兽,雕身流转着淡绿色的气流,沿着石雕七窍循环运转。

        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大判官府衙的阴差便领着芈戎往里走去。

        “嗯?你说有大凶之人?唔,将他的生平拿给本座看看。”连续穿过最外面的几座大堂,较为普通的府厅内,一名顶着官帽,不苟言笑的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抬头看向面前的芈戎。

        他便是冥王麾下的首席大判官,崔钰崔府君。

        “是,府君。”随后,芈戎将刚才查阅到有关周阳的生死名册所显示的生平递了过去。

        “还真是大凶啊。”崔府君面色严肃,口中念叨着。

        以往但凡发现阳间有大凶之人出现,鬼门关的小判官都必须上报,由府君亲自决定对方死后魂魄的轮回。

        “我再仔细查看一番。”言毕,只见崔府君单手于额前拂过,那眉心之间一道纹路浮现闪过,仿佛像睁开的第三只眼睛。

        第三只眼睛之中瞬间有光柱射出,冲破冥界,照准某个方向。

        这是所有大判官都拥有的神眼法技轮回眼,仅凭生死簿上的名字便能认准阳间的活人,然后通过照射后查看更详细的过往。

        然而,片刻之后,光柱回传,崔府君“刷”地从座位上弹起,“怎么可能!”面色惊疑不定。

        因为他的神眼确实找到了那周阳,而且也看到了周阳的四周躺着一地死尸,但崔府君却无法看清周阳的真实面目,仿佛有一层迷雾笼罩着对方,更别提透过真人查看对方的过往。

        “大能?不对难道是利用什么特殊物品蒙蔽了轮回眼?”崔府君自言自语着,“也不对,凡间应该不可能存在干扰轮回的奇特灵物......”崔钰眉头紧锁起身踱步,百思不得其解。

        “冥界中,自问除了冥王以及少数老古董之外,我的修为已经算是顶尖,怎会看不清凡人的过往?那周阳总不可能是个突破了六道轮回的修士吧?有古怪,暂且压下,待我去找冥王问个清楚。”崔钰心想着。

        “此人确实是绝世大凶,你先回都义关,这件事我来处理。”崔钰没有将内心的疑惑说出来,准备将芈戎打发走再去见冥王。

        “是,府君,但是府君,我这里还有一件怪事。”芈戎面对崔钰毕恭毕敬道。

        “还有怪事?什么怪事?”崔钰不由地惊奇道。

        “启禀府君,就在刚刚,有一女子魂魄未能完全渡过鬼门关。”芈戎如实禀告。

        “什么叫未能完全渡过鬼门关?”崔钰更好奇了,鬼门关可不是普通地方,那是规则所化。

        凡人要么生要么死,活人魂魄无法进入,死人魂魄也不可能随意出去。

        不用芈戎多说,崔钰再次拂过眉心,启用轮回眼往都义关看去。

        透过轮回眼,崔钰果然看到都义关关口,一袭白衣的女子侧对关门,身子只有一半在关口内,只能看到侧面容貌。

        难怪芈戎说有魂魄未能完全渡过鬼门关。

        小事一桩,看来是冥界的大道规则出现了瑕疵,让我将她拘来。

        “刷。”崔钰右手掐诀,刚想施法将那魂魄拘进关内,突然停住了。

        “咦,怎么有点面熟?”崔钰奇怪地自语道,随后一怔,轮回眼转出冥界,看向另一处。

        “是她?”崔钰面色相当古怪,因为他发现卡在鬼门关的魂魄竟然就是刚刚看到那凡间周阳身边的过世女子。

        “唔,先拘过来问问再说”身为冥界首席大判官,崔钰只是微微出神半刻,便不再多想。

        再隔空掐动法决,隐隐看到指尖的幽光流动,准备将女子魂魄拘来。

        “咻~”指尖幽光刹那间穿过府衙,如同一道极光,超越规则束缚急速飘向都义关,顷刻间便缠绕在那白衣女子魂魄周身。

        可下一瞬,崔钰面色再变。

        原本以崔钰大判官的身份修为,拘来魂魄是再轻松简单不过的事情,可他现在感觉到法决仿佛被某种怪力牵引,无法收回,更别提将那白衣鬼魂拘来。

        再过半刻,那缠绕在女子魂魄身周的法决能量竟全然消失不见!

        崔钰的面色渐渐凝重,准备第三次掐动法决,“滋滋~”指尖的能量跳动,发出摩擦声,可以看出这一次,崔钰加大了法力。

        然而,正当崔钰准备将法决抛出,陡然之间,面色大变,在这一刻,他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大恐怖笼罩着自身,令他一动都不敢动,还未抛出的法决瞬间溟灭。

        “呼呼~”仅仅半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崔钰犹如大战了一场,喘着粗气,冷汗淋漓。

        “怎么回事?”反应过来的崔钰不禁打了个寒颤,刚才那一刻太恐怖了,好像被什么无比强大的存在盯住。

        他可以肯定,并不是真的有人要向他出手,在冥界,就算冥王也不曾给过他如此强烈的恐惧感。

        当然也并不是说自己真的无法施展法决,而是感觉好像自己一旦施展之后,未来将要面对极其强大的存在!

        规则?

        崔钰心中跳出一个词。

        对,就是道的规则!

        刚才那一刻,是玄妙的道之规则给了他提醒,让他感应到异样危机,停止了举动。

        “你先退下吧,吩咐下去,任何人暂时都不要动那魂魄。”崔钰怔怔出神了一会儿,几番思索后对芈戎说道。

        “是。”芈戎纵然心有疑惑,也没有多问。

        在他眼中,只看到刚刚府君两次掐诀,却又不知为何停止施法,他当然不可能了解到崔钰刚刚经历了什么。

        “记住,千万不要动那个魂魄。”芈戎临退下之前,耳边再次传来府君凝重的声音。

        待到芈戎离开之后,崔钰重新回到太师椅上,看了看手中周阳的生死簿,又望了望都义关的女子魂魄,苦思无果。

        大凶之人?

        怪异魂魄?

        两件事联系到一起,让他感到有些棘手,尤其是刚才那一幕!

        一直等到芈戎离开许久之后,崔钰才起身,身影渐渐模糊,消失在府厅内。

        冥王殿坐落在幽都正中央最繁华的地带,如众星拱月。

        冥府内,大殿极为宽敞,方圆百丈,九九八十一根石柱耸立,石柱上刻着不知名的符文,不断散发着绿光,然而古怪的是大殿上方没有苍穹,这座宫殿露天,当然,上面同样没有光线照射,反而显得更加阴森。

        “哦?有这等事?给我看看。”大殿最上方,略显森严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

        冥王法身高达十数丈,豹眼狮鼻显得更加威严。

        崔钰的身形在冥王面前如同孩童一般。

        崔钰将芈戎送来的生死簿呈了上去,便又回到下面低着头静静等待。

        几个眨眼的功夫,冥王便将周阳的过往看完,目光同样透过冥府向都义关远远看去。

        “崔府君,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你不用再插手,由我亲自处理。”片刻后,大殿正前方传来冥王厚重的声音。

        崔钰一怔,刚想发问,连忙襟声,冥王的态度令他瞬间明白了很多。

        难怪自己看不清周阳的过往,难怪自己不能拘来那女子魂魄,这其中肯定存在自己不能过问的隐情。

        带着一肚子疑惑,崔钰离开了冥王殿。

        既然冥王发了话,那自己还是不要多管的好。

        “哎终于要开始了么”冥王殿内,只剩冥王独自一人,时而看着手中的生死簿,时而看向远方的魂魄,重重叹了口气。

        半晌后,生死簿上记载着周阳的那一页无火自燃起来,所有过往全部被抹去,重新生成了一页空白记录。

        冥王一道法决发出,射向都义关处,与此同时,关口那女子的魂魄渐渐变淡,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但冥王知道,其实女子还在那里,只是他的障眼法让其他阴差无法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