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咄咄怪事

第六十七章 咄咄怪事

        自古神话流传,人世之外,另有一界,设有阴官,称作冥界,又称作地府或是地狱,专管阳间活物死后的魂魄。

        冥界,空间内昏暗中带着森绿,整片世界没有阳光照射,仔细观察才能发现这一世界中所散发出的光芒有的是从地表缝隙中升起,有的是从远处折射而来。

        从更高的地方俯视又能发现,所谓冥界完全不像普通星球那样的球体,而是一望无际的平面,既没有方向感,也没有空间纬度。

        地表上有很多高耸的山川,许多山川表面布满熔岩裂缝,山川上林立着不少植被,却都是通体黑色,树干是黑色的,树叶也是黑色,在异样的环境中挺拔着,很是粗糙。

        远处不时能够听到若有若无的声音,有的在轻声哭泣,有的在狂笑,更多的则是摄人心魂般的呜呜声。

        若是细致观去,还能看到不少时隐时现模糊状的半透明体,或是人形,或是其他形状,这些都是魂体,而且大多数都是刚刚进入冥界来“报到的“新魂”。

        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还有许许多多从轮廓上无法判断的某种生物。

        接引官是冥府中地位较高的阴官,因为所有阳间活人活物死后的魂体都会第一时间自动被吸入冥府,前往接引官处报到。

        接引官在阳间有着不少名头,最为流传的叫法便是牛头马面。

        牛头马面并非以讹传讹,但也绝非完全正确,地府中的阴官确实有不少是牲畜牛马死后为官,但那是最低等的阴差,还无法直接坐到接引官的位置,真正的接引官几乎都是鬼修得道才能担任。

        冥界分散共有九百九十九座的关口,每年的七月十五都会大开一次,所有的关口也称作鬼门关。

        拥有九百九十九座关口同样代表着拥有九百九十九位接引官,每座鬼门关都有一名接引官坐镇。

        而每一名接引官都统领着至少上千名阴差。

        在地府是没有日夜之分,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因为地府世界中,每时每刻都是这幅场景,感受不到日月交替,不过为了辨别时间与阳世间同样有时辰划分。

        鬼门关除了接引官跟阴差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职业,称作小判官,小判官与接引官平级。

        鬼门关内,大部分时间接引官都在修炼或者做自己的事情,除非遇到突发情况,就好比半年之前的那次残魂逃出冥界的风波才会亲自出动。

        而小判官则无时不刻守在关口,为每一位由阴差引渡而来的鬼魂进行登记安排。

        换句话说,接引官更多起的是震慑作用,小判官才是真正管事的。

        这一日,按作阳间的时间推算,算作正月的最后一天,正月三十。

        上午巳时,都义关,也就是九百九十九座鬼门关其中一座。

        都义关是连绵的一片城墙,高耸的城门背后,有着类似府衙状黯淡无光的古建筑,但要比阳间的正常房屋高大许多倍。

        阴宫内,大殿宽敞,方圆百丈有余,绿光通明。

        每隔一会儿都能看到小队小队的阴差领着大批鬼魂往里走。

        这些鬼魂神态各异,绝大部分都是哭丧着脸,来到这里,规则使然下,他们自然而然明白自己已经身死。

        也有的目露茫然,也不知是无法接受自己阳寿已尽的事实还是因为无法相信竟然真的有阴间存在。

        还有恼怒发狂的,屡次想要回头逃走,都会被阴差狠狠鞭笞一顿,打得鬼哭狼嚎,魂影暗淡才作罢。

        府衙正门前两边分别站着高达两丈左右的巨人阴差虚影,模样凶神恶煞,灯笼一般的眼珠散发着幽光不时对府衙门前进出的鬼魂扫来扫去。

        “刘正彧,人族,阳寿四十九,于己亥年正月三十巳时阳寿尽,死于人族周阳杀害。”作为都义关的小判官芈戎此时手捧一本幻化出来的生死名册对着眼前的鬼魂念出。

        地府的规矩,凡是阳寿已尽的生物来到此处,都会了解自己的死因,这才有七月十五鬼门大开,有仇报仇,有愿还愿的说法。

        “刘正彧,生前有作恶杀人之举,少有行善,善不抵过,依照冥界律例,先押去洗罪林将罪孽洗净再进轮回,下一世待定。”

        “刘正彧,我问你可以异议?”芈戎按照章程问了一句,生前杀人的情况常有,但根据不同的情况,安排也不同。

        假如是被别人迫害反抗之下错手杀人,那便情有可原,若是主动杀人也会看情形而定。

        台下刘正彧的魂魄垂头不语,似是默认了小判官芈戎的话。

        “押下去。”很快,芈戎瘪了瘪嘴将眼前魂魄的过往进行安排。

        但凡鬼魂生前有过故意杀人在案的,下一世基本上没了投胎做人的可能。

        “在生死簿中找出周阳,记上一笔杀人。”同时芈戎对一旁的阴差吩咐道。

        “是。”

        紧接着,刘正彧便被其他阴差押走,前去洗罪林……

        “黄同舟,人族,阳寿五十一,于己亥年正月三十巳时阳寿尽,死于人族周阳杀害。”

        “黄同舟,生前有作恶,行善极少,善不抵过,依照冥界律例,先押去洗罪林将罪孽洗净再进轮回,下一世待定。”刚宣读完第二名鬼魂的记录,芈戎锅底般漆黑的面孔眉头簇起。

        倒不是说又一个要去洗罪林洗罪,地府中,任何一个鬼门关每天都会接纳数以万计的鬼魂,这其中需要前去洗罪林的也不在少数。

        但连续两名鬼魂死在同一个人手中,那周阳难不成是什么大凶大恶之辈?

        “在周阳名下再记上一笔,另外着重看下这个叫周阳的过往生平。”芈戎继续对身边的阴差吩咐道。

        “是。”

        “李景林,人族,阳寿四十八,于己亥年正月三十巳时阳寿尽,死于人族周阳杀害……嗯?怎么又是他…”这会芈戎继续安排下一名鬼魂,然而话还未念完就自言自语起来。

        连续杀了三个人?

        这周阳恐怕将来要永远镇压在洗罪林了,除非有极其特殊的原因。

        “李景林,生前涉及杀一人,行善极少,善不抵过,依照冥界律例,先押去洗罪林将罪孽洗净再进轮回,下一世待定。”芈戎眉头皱得更紧。

        这都什么人跟什么人啊,死者鬼魂跟周阳手上都有人命,难道说是阳间又出现了大规模混乱?没听说过啊……

        芈戎摇了摇头,将想法抛诸脑后,不管对方之间有什么瓜葛,自己照章办事便是。

        “再给周阳记上一笔….”

        “芈判官,查到了周阳目前的过往生平,到目前为止在周阳的生死簿上,包括刚才的三人,他总共已经记录杀有八人。”一旁的阴差通过法决翻阅到显示周阳生平的那一页。

        “什么?八个人?你把周阳的记录放在一边,待会儿我去找大判官。”听到属下说周阳已经记录杀了八个人,芈戎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

        地府一直都有关注阳间的事态,最近几十年很少有战争发生,能杀八个人那肯定有大问题。

        虽说阴阳有别,互不干涉,但若是将来大凶之人来到地府,铁定会受到特别对待。

        地府内除了各个鬼门关有小判官之外,冥王座下还有十位大判官,大判官专管大凶大恶或者大善之人的过往。

        “是,芈判官。”阴差应声将周阳那一页特地拿出放在一边。

        “贾雪松,人族,阳寿五十一,于己亥年正月三十巳时阳寿尽,死于人族周阳杀害.....”芈戎怔了怔。

        怎么还是他?

        这都九个人了吧.....

        “再给周阳记上一笔……”

        “是!”

        “戚俊,人族,阳寿五十四,于己亥年正月三十巳时阳寿尽,死于人族周阳杀害.....”

        “再记上一笔……”

        “是”

        “瞿宏伟,人族,阳寿五十,于己亥年正月三十巳时阳寿尽,死于人族周阳杀害.....”芈戎越宣读越是心惊,索性一口气将眼前的十多名鬼魂的过往全部看完。

        十人!

        仅仅眼前这十个鬼魂竟然都是那个被叫周阳的人给杀害!

        加上之前的记录,岂不是说短短半年的时间,周阳的手中已经有了十五条命案?

        尤其是眼前这刚刚宣读的十名魂魄,那最后一名叫做何毅的鬼魂,死相极其难看,完全是被虐杀至死,都已经成为魂魄了,从他不断颤抖的魂魄能看出,似乎还没能从死亡时的痛苦中醒来。

        绝世凶人!

        芈戎不敢大意,匆匆将这些鬼魂安排好,这些鬼魂无一例外,都是需要前往洗罪林进行洗罪的。

        安排好这一切,芈戎立刻往判官府赶去,但凡地府内发现阳间有大凶之人出现,必然需要提早向大判官进行汇报记录。

        然而芈戎刚踏出都义关阴宫,却见对面有阴差急速飘来,“芈判官请留步,关口发生一件怪事,还请芈判官前去查看。”

        “怪事?地府中能有什么怪事,一切不都有大道规则约束吗?难不成是有哪位鬼修在闹事?”芈戎心里疑惑着,打了个手势,跟随那阴差前往关口。

        芈戎跟那阴差沿着宽阔的阴宫大道一直往前飞行,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来到都义关关口。

        虚幻的鬼门关大门敞开,两座大门表面分别有着某种能量在流转,一门相隔,却是两个世界。

        不断看到有鬼魂浮现在门关处,接着便会有阴差上前接引。

        芈戎对这些早就习以为常。

        见到都义关关府的判官来到,阴差们自觉停下手中的事情见礼。

        “判官,请看,那女子魂魄好生奇怪,有一半身子在关门外,一半身子在关门内,我等无法接引。”顺着阴差指过去的方向,芈戎果然发现了对方所说的情况。

        “咦?咄咄怪事,咄咄怪事……”芈戎惊奇地念叨着往前走近查看。

        按照冥界的大道规则,阳间人死后,鬼魂会根据规则自主进入冥界,然后被阴差所引领。

        若是活人未死,是不可能出现在鬼门关的,而一旦踏入了鬼门关则说明那人肉体已经彻底死亡,灵魂自然会进入归宿,也就是冥界。

        怎么会有魂魄只进入一半冥界的?

        还从未发生过眼前如此怪异的情况!

        “还请判官进行施法,帮我等将那魂魄引渡来。”一旁的阴差躬身说道。

        “唔……不可。”芈戎思索片刻直接否决道,“魂魄只要未能完全踏入鬼门关,那边不算冥界的魂魄,我等便不能拂逆规则行事。”

        轮回乃是大道规则使然,若是强行以人力干涉,那等同于挑战神秘的大道规则,芈戎不敢轻易尝试。

        “你们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找大判官,请他定夺。”说完这话,芈戎转身就走。

        先是阳间出现的大凶之人,接着又发生魂魄不渡鬼门关的怪异情况,芈戎皱着眉头往冥界最中央的位置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