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扯蛋

第十一章 扯蛋

        觥筹交错中,周阳举着酒杯在席位间来回走动。

        耳边时而传来别人的敬酒声,周阳几乎是来者不拒,心里渐渐开始滋生一种从未有过的豪气。

        压抑在他心中多年的那股委屈也随着这次年会烟消云散,此时此刻,他从不曾感觉如此轻松过。

        虽然他体质超人,连续那么多白酒下肚,没有利用灵力排出酒气,也有些飘飘然了,浑然没有发现自己与平日有何不同。

        恍惚间,周阳来到了慕家所在的那一桌。

        这一桌有慕铭一家,凌一山跟他的儿子凌辰,还有身为旧城区区委书记的徐永华以及他的儿子,也就是周阳在慕家结识的徐文强。

        至于其他还有三位,周阳并不认识,但能跟这些人坐在一起的必定也是南洲各区的某些领导层。

        此时,众人看到周阳来到他们这桌,除了跟对方关系不一般的慕铭一家之外,其他人连忙纷纷站起。

        现在,大家心里明白的很,眼前这位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才是未来周家真正最重要的人物。

        凌辰对这位自己曾经瞧不起的年轻人全然再没有一丝以往冷傲的模样。

        在他的想法中,在南洲,姜天铭俨然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而在金樽见识过周阳的手段以及今天年会的一幕幕,现在对方已然被他排在第二位。

        虽说他的家境也不错,但相比之下他甚至连一丝比较的想法都不再有。

        慕铭这会儿觉得倍儿有面子,心中更是感慨万分,这一桌人除了凌一山之外,哪一个领导不比他大?

        然而,周阳来到这里,那一声尊称比任何人对他的奉承听着都要舒服。

        “慕叔,杨姨,我来敬你们了!”周阳蹒跚着脚步,满脸通红端着酒杯摇摇晃晃走到慕心语身边。

        全然没有发现自己有哪里不对劲。

        “你少喝点酒!”众人还未来得及开口说句客气话,却听慕心语一声嗔怪,任谁都能听出少女话语中的异样。

        徐文强直勾勾地看着周阳跟慕心语二人,那表情悲愤欲绝,之前他就怀疑着两人哪里不对劲,此刻,他哪里还体会不出来两人的关系。

        凌辰索性无视,经历过金樽那件事,他早就知道这两人有些暧昧。

        慕铭夫妇亦是同时一愣,身为过来人的他们,自己女儿的话怎么听起来那么怪异呢?

        这么会功夫,慕心语立刻也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娇羞的模样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去。

        “没事,我酒量大着呢!”周阳却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些,依然对着慕心语大大咧咧道。

        众人均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对璧人,同时又看了看慕铭夫妇。

        “那个,小阳,我来给你介绍下,这位是郭书记,咱们旧城区的区委副书记…”慕铭赶紧向周阳介绍在座的客人,以打破古怪的气氛。

        “这位是李局长,咱们旧城区公安局局长….”

        “这位是…..”

        “其他人你应该都认识。”一番仓促的介绍之后,慕铭连忙举起酒杯主动带着众人一饮而下。

        周阳同样毫不含糊地将酒水饮尽。

        这短暂的接触,因为周阳跟慕铭一家的亲近,令其他人心中不得不有着一些想法。

        一杯下去紧接着就有人开始给慕铭敬酒,不难猜测,跟周阳有着非凡关系的慕铭将来必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阳,你少喝点,伤身子。”看着周阳醉醺醺的模样,杨兰微笑着劝道,心里别提有多欣慰,这个从小牵挂到大的孩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成就。

        “放心吧,杨姨,我没事,你们吃好,我去敬下一桌。”周阳口中含糊不清地摆了摆手,离开此桌。

        却依稀听到身后传来的玩笑话,“有句话不是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来着,哈哈….”

        此时,年会正是热闹的时候,到处都是相互碰杯的声音。

        终于,周阳摇晃着来到最后一桌,也就是白小柔跟姜天铭他们这一桌。

        “师傅,你没事吧?”不等周阳敬酒,纪如莫急忙扶着对方在自己身边坐下,拿起饮料给对方喝上一口。

        一股清凉下肚,周阳稍稍缓过来一些,摇了摇糊里糊涂的脑袋,“没事,没事,师傅好着呢!”

        “好着呢?那接着喝呗!”只见一旁的白小柔嘴角隐匿着坏笑,再次给周阳的酒杯满上。

        “喝就喝,来,我敬大家一杯!”这会儿,周阳的最后一丝谦卑被酒精全部洗去,端起酒杯直接干掉。

        姜天铭这会儿也是半醉半醒着,看着自己兄弟这股豪爽,嘴里念叨着,“孺子可教!”

        “对了,白小柔,我问你个事,咱们首长干嘛给我送酒?”周阳那最后一丝清醒回想起开席之前白沐樊的话,几乎是贴着白小柔的脸颊轻声问道。

        “你想知道啊?”被周阳吹了一脸酒气的白小柔面色一红,却是狡黠地反问着。

        “昂,想知道!”周阳惺忪着双眼不可置否道。

        “想知道就再喝一杯!”

        “行啊,喝就喝!”

        咕嘟,又是一杯下肚。

        “现在可以说了吧。”周阳只感觉天旋地转,拧起那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劲。

        “好,那我偷偷告诉你。”这时候,白小柔伏在周阳耳边轻声说着,“因为咱们首长可能是想召你做他的外孙女婿。”

        说完这话,白小柔自己脸都红了一片,目光却是闪亮地看着周阳。

        只见周阳瞬间瞪大着眼睛看着白小柔,久久之后才吐出两个字,“扯蛋!”

        随后起身离开,嘴里还在稀里糊涂的说着,“不想说就不想说,迟早我会知道,什么外孙女婿,他外孙女是谁我都不知道”

        “笨蛋,是啊,你迟早会知道,哼。”看着周阳的背影,白小柔愤愤地说了一句。

        走了一大圈回到主桌的周阳,整个人几乎趴在桌子上,看得两位老人开怀大笑。

        随着时间推移,酒席也渐渐接近尾声。

        快睡着的周阳忽然感觉老爷子在叫自己,努力睁开通红的双眼。

        周阳看到除了老爷子之外所有周家的人站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