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收徒

第四十七章 收徒

        此时已差不多上午九点时分,外面陆陆续续还有武者来到校场。

        因为白沐樊跟耿威海的前后到来,周阳这桌人引来不少关注。

        白沐樊跟耿威海是什么人?前者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化劲大师,后者更是民间武术协会的执法长老,实力同样不可小觑,以这两人的身份地位竟然都来到这桌,莫不是有什么大人物?

        “那桌的人你认识不?”

        “不是很熟。”

        “我跟那位姓郭的有过几次面缘,其他人都不认识。”

        “不对吧,那个姓郭的在上一届武林大会我见过,不过内劲小成,应该还不值得白大师跟耿老关注。”

        “那就不清楚了,看看吧。”

        ..............

        周边几桌的人议论纷纷。

        “不知耿老找小女有何事?”周阳这桌,纪广生惊疑不定地问道,女儿自小跟随在身边,除了周阳这几人之外根本就没接触过武林中人,更何况对方还是武术协会的执法长老。

        周阳对这位执法长老耿威海的感官倒是不错,为人正直,是周阳对他的评价!

        “呵呵,老夫有个不情之请,小女娃,你可有师承?”耿威海也不拐弯抹角,笑着直接问道。

        在座几人全部惊讶地看向对方,不明白为何有此一问。

        而周阳目光一凝,只有他大概了解对方的意图。

        面对大家疑问的眼神,耿威海继续解释道,“各位不用多想,若是这小女娃还未拜师,老夫想收她为徒,不知您意下如何?”耿威海看向纪广生,神情隐隐有些期待,他现在知道了纪广生是这小女娃的父亲。

        纪广生顿时目瞪口呆地看着耿威海,连同郭善亦是震惊不已!至于纪如莫就更加稀里糊涂了,怎么突然有人要收自己做徒弟。

        什么?

        收徒?

        一个化劲大师!武术协会的执法长老要收自己女儿为徒?

        这怎么回事?是在做梦吗?

        要知道,武林中的收徒可不是跟武馆一样只要交学费就行,大师收徒可都是极其严格挑剔的,年龄、心性、资质缺一不可,哪有这般随意的,况且之前也不相熟呀。

        纪广生的脑袋一阵混乱,实在是想不通对方为何这么做。

        “耿老为何...”纪广生没有隐瞒心中的疑问,直接问道,其他人也是摸不着头脑。

        “哎,今晨听到她的一番言论,老夫觉得这小女娃心性极佳,刚才寻了一圈,本以为再也不会遇到,老夫也是听到声音才确定是她。”耿威海慈祥的看向纪如莫,做出最后的解释。

        确实如此,黑市中大家都带着面具,不会露出真面目,耿威海也是根据声音以及体型才找到了纪如莫。

        众人恍然大悟,瞬间想起来,凌辰时在黑市中,纪如莫临走时对那个讹钱的人喊出的话。

        原来眼前这位耿老就是在黑市里的执法老者!

        不过纪如莫说的那也都是气话吧,哪里值得凭一句话就收徒,众人脑海里如是想到。

        可周阳不这么认为。

        其实纪广生几人也只听到了纪如莫刚开始的气话,后面的那句话并没有听到,原本周阳也以为只有自己听到了。

        现在看来这位耿老同样对那话入了耳。

        “如果连本心都守不住,再强大,也不过是在黑暗中行走!”

        这句话,周阳记得清晰如斯。

        看得出这位耿老所看重纪如莫的已不是所谓的年龄跟资质,而是心性,绝佳的心性!

        纪广生这下犯难了,其实他本来就不是很乐意自己的女儿习武,他自己就是习武之人,比任何人都了解这条路的困难。

        哪里还舍得自己女儿再去走这条路。

        之前女儿一直缠着自己要习武,当时他也考虑到以后随便教点皮毛而已,不会真的苦练。

        但现在对方是何等身份,主动提出要收徒,自己若是一口回绝总归会令对方面子上挂不住。

        要知道,对方可是化劲啊!而且还是武术协会的执法长老,不论身份还是实力,如果他站出来喊一声收徒,不知有多少人会抢着拜师!

        纪广生是个老实人,面对耿威海期待的眼神,支支吾吾说不出拒绝的话。

        “呵呵,不劳耿老费心,小莫已经有师傅了。”忽然,周阳一句话打破了这边的安静。

        却又引起另一番惊疑!

        所有人顿时看向周阳,纪如莫明明就没有拜过师,不明白对方为何有此一说。

        “是谁?”耿威海立刻紧盯着周阳问道,看大家的表情他就知道周阳说的不是实话。

        耿威海的语气甚是急切,正是因为他一生正直不阿,最恨轻佻狡猾之辈,所以临老了都未曾寻得一个心性合适的弟子。

        毕竟现代社会发展飞快,也导致绝大多数年轻人心性比较浮躁,做什么都要讲求速成。

        难得遇上一位符合自己要求的年轻人,他又怎能轻易错过。

        纪广生同样疑惑地看向周阳,他以为周阳是为了帮自己开脱才说的那句话。

        然而周阳并没有回答耿威海的问话,而是看着纪如莫,神情非常严肃,“小莫,你可愿拜我为师?”

        “哗~”所有人除了耿威海跟纪如莫之外,内心均是泛起了滔天巨浪。

        这是哪一出!

        周阳怎么也要收徒?

        所有人都在想,就算周阳为了帮纪广生说谎也用不着现在让小莫拜师吧,这岂不是当面在得罪耿威海,武林协会的执法长老!

        “真的吗?大哥哥,我愿意,我愿意!”其他人还在瞠目结舌中,纪如莫雀跃起来,在她心里,除了父亲之外,就属周阳是她最亲近的人。

        她才不管耿老是谁,或者实力有多强,就算比周阳还要厉害又如何?她认定的是周阳这个人!

        “胡闹,简直是胡闹!你小子这不是在误人子弟嘛!”耿威海立刻暴跳如雷,倒不是因为面子上挂不住,实在是因为周阳看起来太年轻了。

        若是实力强过自己也就罢了!

        可对方这么年轻就算有点实力有怎么样,撑破天也就是个内劲小成而已,说不定还只是外劲,跟自己比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要说纪如莫是郭善的徒弟他多少还能接受,毕竟对方年纪放在那里,有点做师傅的风范,可周阳在耿威海眼中真的就如同一个小年轻。

        而且刚才是在他话说完之后当他的面收徒,他更加认为周阳是在捣乱!

        面对耿威海的训斥,周阳并不动怒,他知道对方也是真心在为小莫着想。

        周阳微笑着摇摇头,“耿老息怒,请看。”

        耿威海气呼呼地盯着周阳,“哼!看什么!”他着实气坏了,以他的身份地位何时受过这等无礼取闹!

        在他认为,这就是无理取闹!

        只见周阳伸出右手,横放在胸前,掌心面对自己,然后左手又从桌上的果盘中拿出一颗葡萄,隐晦地放到右手心正中,这样恰好只有他跟耿威海两人看到葡萄在手心中的情景。

        忽然周阳左手一撤回,那颗葡萄竟然如同扎根一样定在右手心上,并为往下掉落。

        耿威海猛地瞳孔一缩,他那里还会不明白对方这一手的实力。

        化劲!

        怎么可能!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化劲!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利用劲气传入物体,而起将劲气放出体外,托住了物体!

        除了化劲之外没有任何解释!

        魔术?那不可能,凭耿威海的实力普通的障眼法根本逃不过他的察觉。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直接令耿威海感到大脑一阵轰鸣!

        只见,定在周阳手心中的葡萄忽然开始自动剥皮,仿佛有一柄利器将葡萄的外皮一片片剥下,最后只剩下晶莹的果肉!

        这等实力....

        耿威海已经无法表达心中的震惊,之前周阳的做法他也能做到,可将果皮通过气劲剥开他自认做不到!

        岂不是说明,对方现在仅凭气劲外放就如同利器伤人?

        就算化劲中期也做不到啊!

        难道这个年轻人是化劲后期?

        耿威海不敢继续往下想,他的武学观念在这一刻仿佛被砸碎一般!

        如此年轻的化劲啊!

        妖孽,绝对的妖孽!

        “这...这....”耿威海处在震惊状态,彻底被周阳这一手折服了,久久不能回神。

        其实也就几秒钟的事情,一旁的白小柔倔着头还没来得及偷看展示就已经结束。

        随后,周阳一口将果肉吞下,“耿老,现在我有资格收小莫做徒弟了吧?”其实,周阳哪里需要这样费事,不过是觉得耿威海这个人还不错,所以才露出这一手,算是给对方的解释!

        “哎,呵呵。”只见耿威海颓笑一声,“老夫眼拙了,未能认出高人,还请见谅!谁还比您更有资格收她为徒呢,哎,见君这一手,老夫只感到白练了了大半辈子。”耿威海连续两声叹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面对如此年轻的化劲高手,换做任何人都会充满无力感。

        “担不得,耿老刚正不阿,也是武林中人的典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同时也有自己的使命,耿老又何必自嘲。”周阳反之夸赞,随后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的实力虽然不是来自数十年的苦练,但经历过的生死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哈哈,倒是我自己着相了,大师说的对,能力与责任往往相辅相成,不过老夫还有个请求?”耿威海听后一声大笑,郁气顿散,随即说道,对周阳的称呼改成了大师。

        “叫我周阳吧,耿老有何请求!”

        “老夫可否做你们拜师礼的见证人?”

        “不就是拜师嘛,这有什么问题,小莫,给我敬茶。”周阳爽快道,他以为拜师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敬杯茶就可以了。

        “诶,拜师怎可如此草率,我辈武林中人,最重师承武德,你们跟我来。”耿威海连忙阻止周阳的草率举动,起身拉着周阳跟纪如莫往山庄内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后,一头雾水地跟在三人身后!

        这神马情况?

        还真的拜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