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包庇

第四十五章 包庇

        此时考核这片空地上还有不少人,考核继续着。

        纪广生来到考核关卡前,深呼吸了一口。

        骤然间发力助跑两米多,擦着第一口铁锅边一跃而起,快速抓住第一根绳索,利用晃劲紧接着抓住第二根绳索,速度把握得非常好,保持惯性一直都在。

        随后,当纪广生通过第二根绳索,让自己在晃动到最高点时,猛地一松手,整个人向前飘去。

        通过!一气呵成!

        纪广生毕竟在外劲大成的境界已经有很长时间,所以对于自己的力量非常熟悉,只要不太大意,通过这样的考核自然不成问题。

        纪广生在其他武者羡慕的目光中站在正门处等候其他几人。

        “呵呵,嫂子,到你了。”见到纪广生通过,周阳松了口气,对江初曼说道。

        “好。”江初曼也不推辞,对她来说,这种考核形同虚设,外劲大成就能通过,她内劲境界更加不成问题。

        简单助跑一两米,连续抓住两根绳索,江初曼轻飘飘地就来到大门处。

        “哇,这美女肯定是内劲!”

        “可不是,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轻松。”

        “年纪这么轻就内劲了...”

        “厉害,厉害...”

        还没有开始进行考核的一些武者议论纷纷,羡慕的眼神几乎将江初曼淹没。

        他们基本上都是刚达到外劲或者外劲大成,在他们眼中,内劲已经是非常厉害的武者了。

        这边还有周阳、姜天铭、白小柔跟纪如莫,至于郭善,不需要考核也能够进入山庄,毕竟他已经是参加过两届武林大会的老人。

        “白小柔,你带小莫先过去。”随后,周阳吩咐白小柔道。

        “小菜一碟啦,来,小莫,我背你过去。”白小柔若无其事道,以她内劲大成的实力,说这话自然有资格。

        “好。”纪如莫听话地趴在白小柔背后,两个柔弱的女子就算叠在一起看来来反而更加柔弱。

        “什么,她还要带人过去?”

        “怎么可能,难道她也是内劲?”

        “疯了吧…”

        “不会是吹牛的吧?”

        这些武者纷纷质疑地看向白小柔,以他们外劲的实力想要过去都很困难,更别说带人了。

        而当他们看到白小柔将纪如莫背在背后,退出好远一段距离,似乎要进行强力助跑,更加不信地摇了摇头。

        “这不是开玩笑嘛,助跑这么远,她能控制自己的力量?”

        “你看她也不过二十岁多点,就算达到内劲,也应该刚刚入门,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

        “太信心,疯了,疯了….”

        不过很快答案就揭晓。

        只见白小柔,退后差不多五六米距离停下,俏皮地看了众人一眼,然后瞬间爆发冲刺,扬起一阵灰尘。

        武者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场内的白衣的身影。

        “刷”然而,还未到铁锅前,白小柔已经跃起,这一举动惊呆了所有人。

        “卧槽,她有病吧?”

        “提前这么远跳,怎么可能还能过?”

        “可惜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若是掉入沸水中,后果...”

        “只能希望抓住绳索后求救吧...”

        武者们纷纷觉得不可能成功,替白小柔跟纪如莫感到惋惜。

        场内千钧一发,然而,当白小柔经过第一根绳索时,并没有伸手抓住,而是在悬于半空中继续向前,身形如同飞燕,引起场内一阵惊呼。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哎,可惜了。”

        在这些武者认为,第一根绳索抓不住,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

        而另一边,“难怪她在龙牙里有飞燕的称号,这身法就不一般。”周阳看着白小柔飞舞的背影想到,他才不担心对方有失败的可能。

        紧接着,第二条绳索白小柔依然没有伸手去抓。

        随后出现的一幕令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到了他们终身难忘的一个画面。

        只见,“咚”的一声闷响,白小柔双脚平安落地,直接越过最后的一口铁锅。

        场内顿时鸦雀无声!

        什么情况?

        这是直接跳过去了?

        这简直无法令人相信!

        “姜大哥,注意了,我们也过去。”趁着所有人处于震撼的状态,周阳对姜天铭说道。

        姜天铭还未来得及反应,只感到一股巨力托着自己腾空向前,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对面,站在了白小柔跟纪如莫的身后。

        “快看,那人怎么也过去了。”这时,有反应过来的武者惊呼道。

        “你们看到他怎么过去的吗?”

        “他刚才不是还站在那里的吗?”

        “不知道啊,之前只顾着看那两个女孩...”

        武者们石化了!

        绝大部分都没有察觉到周阳是如何通过考核,可偏偏对方已经站在正门前。

        只有站守在正门的武者清楚地看到了周阳的身形,同样处于震撼当中。

        他们看到的是周阳连助跑都没有,就像立定跳远那样,直接跳了过来,这又是什么实力?

        内劲大成?或者是化劲?

        化劲不可能,毕竟周阳看起来很年轻,那就是内劲大成了!

        站守的几位武者毕竟还没有突破内劲,所以并不是很了解内劲跟化劲的具体实力,只能通过周阳表面上的年纪进行猜测。

        两个内劲强者!竟然都是如此年轻!

        所有人如是想到。

        “走吧,我们进去吧。”看到众人都来到正门前,郭善跟了过来说道。

        随后,郭善向站守的武者表明了身份后,在他们尊重的目光中,带着几人进入山庄,背影留给外面的武者深深的印象。

        “哇,那个老人也是高手!”某个明白规矩的武者说道。

        一行人,三个内劲,还有一个不清楚实力的老者,所有人的神情中都充满了敬畏!

        学无前后,达者为师,不论在任何领域,这都是永恒不变的定律!

        进入山庄后,如同另外一番世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布满假山的大水池,水池以及假山内种着某种不知名的植物,即便是在这寒冬里都能体现出勃勃的生机,给人一种春意黯然的情调。

        在假山最顶端,是一个人工制造的小型瀑布,始终保持着水池中川流不息。

        这如痴如画的场景,令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会有种放松的感觉。

        周阳这几人在山庄人员的带领下一路往里走去。

        与此同时,在山庄最里面的一处书房内。

        几案上檀香缭绕,如果识货的人就会发现,这檀香正是目前全球最顶尖的品种,印度国红肉沉水!几乎被炒至天价!

        从这就能看得出山庄主人的实力与品位!

        书房内,有四个人围坐在茶桌上,桌上放着刚刚泡开的香茗,还在冒着热气。

        这四人,每个人看上起年纪都不轻,不过从他们孔武有力的双手,以及两边突起的太阳穴,但凡有见识的习武之人都知道这四人绝对都是顶尖高手!

        但这会儿几人都没有心思去品茶,因为在他们面前跪着一人。

        这个人看起来面色极其疲惫,如同大病初愈的模样,跪在那里的身形都在轻微抖动,看得出正在忍受痛苦。

        “你真是想气死我啊,这种事情你都去做,你简直就是武林中的耻辱!”坐在茶桌边的一位老者气呼呼道,伸手就将面前的茶具扔向跪着的那人。

        那人跪在地方,即便看到茶杯飞了过来,也没敢动摇丝毫,任凭茶杯砸在脑门上。

        “啪”一声,只见茶杯不偏不倚砸在那人脑门上,顿时血流如注。

        “好啦,好啦,司徒庄主,消消气,令侄年纪还轻,难免走错路,幸好这次发现的早,事情还没有传出去。”旁边的几位武者劝慰道。

        听这言语,那位发怒的老者应该就是绿林山庄的主人司徒峰。

        “你们给说说,这气不气人,这个小畜生,平时也就罢了,这次竟然在黑市中做那种事,若是被外人知道,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放!”司徒峰拍了拍自己的脸,越想越气,倏地站起来,作势拎起椅子就要扔过去。

        这椅子实心檀木制作,少说也有百八十斤,要是被砸实诚了,不死都要重伤!

        其他三人见状,其中两人急忙阻止,只有一人坐着未动,目光闪烁,不懂想些什么。

        “哎,家门不幸啊!”眼睛凳子扔不出去,司徒峰只能放弃,唉声叹气道。

        “表叔,我知道错了。”跪在地上那人唯唯诺诺道,他是真的害怕到了极点,同时也为现在的处境感到庆幸,想起被抓回来后,亲眼看到同伴老林的惨状,他当时都差点尿裤子。

        如果周阳这会儿在这里,就会认出,那跪着的人竟然就是昨日联合那个老林坑纪广生的摊主。

        摊主名叫景辉,其实他并不是司徒峰的亲侄,而是对方一个远房的亲戚,昨夜被抓来后,看到了司徒峰,直接求救,才闹出现在这一幕。

        所幸的是,这件事暂时还只是小范围内知道,并没有传出去,所以司徒峰打算将通过关系此事压下,远房亲戚也是亲戚,这件事既然在自己控制范围,顺手帮忙也是人之常情。

        而且在黑市中,谁也不知道谁的底细,就算压下来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至于那个叫老林的,在没有人护坦的情况下,只能按照武林中的规矩处置,断去双臂,一生修为尽废。

        “算啦,司徒庄主,他之前后背已经挨了耿老一击,重伤在身,这会又被你教训了一番,也算有过教训了,就此揭过吧,年轻人不犯错还算什么年轻人,哈哈。”其中一位老者对司徒峰笑劝道,感觉有种讨好的意思。

        “耿老,你觉得呢?”司徒峰听后却转而问向那位称作耿老的老者。

        “呵呵,你们觉得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过我之前提醒过你们,这件事还有一位高手知道,至于对方是何人,我也不知道。”这位耿老显然就是黑市中的执法老者,此时,面对司徒峰的问话淡淡地回应道。

        其他三人听后松了口气,只要执法长老耿老不追究下去,景辉基本上已无大碍,至于对方口中的高人,或许只是对方给自己台阶下的托词吧。

        “哼,小畜生,还不赶紧给三位前辈磕头谢罪!”司徒峰见已达到目的,装腔作势地对景辉继续怒道。

        景辉一听,心中激动万分,不顾伤势急忙对几人磕头,知道自己算是躲过了大劫。

        “呵,不敢当,走了,人差不多来齐了。”哪知耿老根本不接受对方的磕头,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声,直接闪身出去,只剩下三人无奈地对视一眼。

        这时,周阳一行人已经来到山庄最里面的校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