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绿林山庄

第四十四章 绿林山庄

        车子越开越远,转眼就穿过市区开到了郊区。

        这一路上周阳发现有不少车行驶的方向跟自己相同,他用神识观察后发现车里坐着的人大多数都是武者。

        证明这些人也是去参加真正的武林大会。

        绿林山庄,位于沧县的最东边,是一所临海建立的山庄,只听这名字就感觉颇有江湖气息。

        在路上,通过郭善的解释,周阳了解到,这绿林山庄是一位名叫司徒峰的武学界大佬的私人山庄,为了这次武林大会的召开,无条件提供出来使用。

        据说这位司徒峰如今已经处于化劲中期境界,不论人脉还是声望在武学界都赫赫有名,不过这些周阳都不太了解。

        又差不多行进了半个多小时,扑面而来的寒风中都略带着海水的咸涩。

        此时,周阳远远看到一处山坡上高耸着一面旗帜,上面刻画着“武林大会”四个字。

        看起来有点上梁山的味道。

        周边已经停了不少车,看来目的地就是那里。

        随意寻得一处停下,几人下车后朝着旗帜的方向步行过去。

        没走多远,站在山坡上,周阳就看到一片巨大的枫树林,古色古香的山庄主体建筑就在枫叶林的正中心,仿佛这环境已经将人们带入梦寐以求的武侠世界。

        这里距离市区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可以称得上真正的世外桃源。

        而山庄的东边,不超过两公里的地方,枫树林尽头赫然是一处悬崖峭壁,远远已经能够看到波澜壮阔的大海。

        微微倾听,浪涛声不绝于耳。

        此时,山庄正门前的一块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如同外界武林大会第一天那样,服饰各异,均是代表着自己所属流派。

        不过这些人的年龄都不大,最小的跟周阳年纪差不多,最大的也不过中年。

        山庄正门上横挂着一块匾幅,“绿林山庄”四个大字龙飞凤舞地印在上面。

        绿林山庄便是这一届真正武林大会举办的地方。

        等周阳几人来到山庄门前才发现大家为什么还聚集在这里没有进去,并不是因为大门没开,而是广场上设置了关卡。

        只有越过这道关卡才能进入山庄。

        山庄大门口更是有数位武者站守,防止有人浑水摸鱼。

        同样是对武者的考核,周阳记得规矩,不达外劲的武者是没有资格参加真正的武林大会的。

        当然,若是普通人由实力高强之辈带入,也不会有人出来反对。

        另外还有一方面就是,如果有资格参加过上一届的武者,或者是大家公认的高手,那么这一届也不需要进行考核,只要验明了身份就可以进入。

        就好比郭善,他就可以直接进入,不过为了陪同姜天铭等人,他没有先去,而是等众人全部通过后一起进去。

        还有那些武术协会的人,也不需要进行什么考核,能进武术协会的实力自然不会差。

        至于为什么在黑市中所有人都需要考核呢?那是因为黑市的隐秘性,不论谁都不会主动透露自己的信息,所以一视同仁。

        来到空地上,看着这一届的武者考核,周阳有些啧啧称奇。

        只见,空地上有个大的金属框架,框架下,从空地上到大门之间竖着支开八口大铁锅,锅里面正是刚烧开滚烫的热水,下面的柴火一直燃烧着,而这八口铁锅的正上方总共只悬挂着两根棍子粗细的绳索。

        也就是说想要进入山庄正门,必须腾空抓住第一根绳索,然后凭借身体惯性向前晃动才能抓住第二根绳索,然后再次晃动,通过惯性才能跃到正门前面。

        若是有武者不慎掉了下去,在这滚烫的沸水“洗礼”下,或许不用别人拒绝入内,本身就已经无法参加大会了。

        八口铁锅虽然紧靠着,可加起来少说也有接近八九米的距离,如果只是普通的弹跳,就算普通人连跳三次跳出个八九米应该也能做到。

        可难就难在,绳索距离地面还有两米多!很显然,武者向前跳跃的时候还要把握好上升的距离。

        而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没有地方借力,这跟黑市那里的考核大不相同,黑市中,还有木桩可供武者借力,而在这里,武者只要腾空后,只有双手可用,凭借的也全是自身的惯性!

        这就要考验参会者的真实实力了!

        周阳见状,心里暗自摇了摇头,这样的考核,对于普通的外劲实力来说,想要通过绝对困难万分!

        难道是因为如之前郭善所说,这一届参加武林大会的人数比往年都要多的原因?

        不止是周阳,其实在场的武者已经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上不?”其中一个武者向周围的人问道。

        “你咋不上?”

        “哎,没把握啊。”

        “妈的,你没把握还怂恿我上?”

        “谁爱上谁上,反正我不第一个上,我再等等。”

        “等等吧,看看别人怎么过去。”

        议论声不断传到周阳耳中。

        所以原来到目前为止,还不曾有人上去过。

        当然也说明一个问题,在场的武者很可能都是第一次参加武林大会,所以需要通过这样的考核。

        至于那些真正的高手或者武林大会的老人都会绕过这里直接进入正门。

        “你们不上让我来,我先上!”忽然,一个粗狂的声音在议论声中响起,顿时,所有人给发出声音的人让开一条道。

        只见,一个络腮胡须的大汉挤到最前方,身穿劲装,看了一眼众人,眼神颇为不屑,“一群怂包,这都不敢,还练武之人!”

        “你放什么狗屁!”

        “卧槽,哪来的莽夫,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腰。”

        “别哔哔,有种跳过去再说!”

        “就是….”

        大汉的话立刻刺激到了在场的武者们,纷纷不满地叫嚣道。

        “嘿嘿。”大汉咧嘴一笑,随后,全神贯注眼前的考核,当众人还在谩骂时,大汉助跑两米忽然猛地一跃而起。

        场内的一些武者顿时鸦雀无声。

        大汉左手毫无意外的抓住第一根绳索,其实这个不算太难,能达到外劲实力的武者只要不大意,应该都没问题。

        紧接着,眨眼的功夫,大汉就凭借自己的力量惯性在接近第二根绳索时,瞬间伸出右手迅速抓住第二根绳索。

        连续两根绳索都没有出现状况,接下来才是最难的一关。

        跳跃一次后,连续两次的惯性令大汉始终处于悬空状态,至于第三次的惯性能不能直接越过剩余的一段距离,就要看他的实力了。

        只听大汉口中猛然吼了一声,拼尽全身力量使劲将自己向前甩出,随后松手,险而又险地落在铁锅前方,堪堪过关!

        “也不是很难嘛,哈哈哈哈。”大汉过关后,哈哈大笑,看都不看众人一眼,直接踏入正门,再次引起一番仇恨。

        “小人得志!”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也上!”

        “就是,在场的谁还没个两把刷子!”

        在场的武者被大汉的话语激得牙痒,有了大汉的示范,接下来又有一人鼓着勇气上前。

        这样的考验并没有什么特殊技巧,别看那个大汉助跑了两米,有人或者会想,我要是助跑十米,岂不是能更快跳过去?

        其实这样就大错特错了,助跑虽然给了你力量,但首先你要有能力掌握住自己助跑后的冲击力,若是助跑的冲击力超过自身的力量,你连绳索都抓不住!

        第二个人同样按照大汉的方法,小段助跑后直接跃起抓住第一根绳索,惯性令他向前飘动不少距离,第二根绳索自然也不在话下。

        可当他准备顺着力量直接越过时,怎知惯性力量不足,眼看就要落入最后一口铁锅中。

        情况十分危急,只见那人急中生智,在落入前的一瞬间,倏地单脚点的铁锅边缘,整个人再次向前推动了一米多距离,才避免掉入锅中。

        “呼,好险!”越过之后,那人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正准备入正门,怎知被站守的人拦住。

        “不好意思,你碰到锅了,请回!”站守的武者冷冰冰地拒绝那人入内。

        “什么?这样都不行?”那人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请回!”然而,回答他的只有两个字。

        随后,那人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这里是武林大会,可不是随意能撒野的地方。

        原本以为不难的关卡,因为第二人的失败,所有人顿时像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跟,再也不敢大意。

        紧接着,又有几人进行尝试,第三人、第四人均是悬而又悬地通过,可第五人就没那么好运了。

        直接挂在第二根绳索上,跳又跳不过去,又不可能放手掉入锅内,最后只能顺着绳索爬到顶端,再从铁框架上安全着落,引来一阵哄笑。

        “罢了,下个十年再来!”这第五人倒也洒脱,简单地扔下一句话便离开了现场。

        武者考核还在继续,武者一个接着一个上,到目前为止还未出现有谁带着人过关,毕竟在场的大部分都只是外劲实力,自身都难保证通过,哪里还敢带人过去?

        目前的情况不是太理想,但凡进行尝试的,成功失败各占一半,赢的人美滋滋地进入山庄,失败的人只能落寞地离开。

        周阳就在一边默默关注,他算是发现了,按照他对武术境界的理解,之前凡是通过的人至少都达到了外劲大成的实力,除了少有的几个外劲小成凭借自身身法的缘故得以成功,其他无一例外。

        “老纪,你先上,不能大意,你应该没有问题。”眼看人越来越少,周阳对纪广生说道。

        “好。”纪广生简单应道,来到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