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最强都市修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碰瓷风波

第四十一章 碰瓷风波

        平静的武林黑市中,顿时因为纪如莫的这声怒喝引来关注,人们纷纷走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要知道,在这里不论你的实力是外劲还是化劲,这最基本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周阳听到动静后,立刻放开神识,搜索纪如莫现在的位置,不出一个呼吸,就找到了纪如莫,距离自己不远。

        对常人来说在这里寻找人很困难,不过对于拥有神识的周阳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个人面具后的真实容貌。

        周阳不动声色地向人群聚集的地方快速走去,在行走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不少人穿戴这同样的衣服跟面具同样向纪如莫的方向赶去。

        周阳猜测,或许这些人就是专门维护黑市秩序的执法武者。

        越来越多人走向那个方向,渐渐形成了拥挤。

        周阳不得不放出灵气护身,但凡靠近自己的人都会被弹开,很多武者疑惑地东张西望,却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地方。

        很快,几个呼吸的时间,周阳就来到了纪如莫跟纪广生的身边。

        此时,纪如莫跟纪广生被人群包围在中间,纪广生捂住胸口,周阳透过对方面具后的神情看得出来对方有些痛苦。

        而纪如莫就站在父亲身旁,扶着对方,面具后的神情愤怒,眼中隐隐有着泪花。

        两人对面,傲然站着另一位带面具的武者,周阳猜测,应该就是这个人对纪广生动的手。

        “怎么了?小莫?”周阳冷静的问道,他对这对父女的脾性很了解,绝对不是主动惹是生非的人。

        不过这么多人在场,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周阳也不能贸然出手,否则害的终究是这对父女。

        “周大哥,刚刚这个人自己不小心撞到我爸身上,将手中的东西碰坏,然后就赖着我们,说是我爸撞的他,非要我们赔偿。”

        “明明不是我们的错,为什么要我们赔,后来他不让我们走,还打伤我爸。”纪如莫三言两句就将整件事道出。

        周阳顺着纪如莫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地上果然有一个破碎的瓷器。

        可他疑惑了,这里又不是普通的市场,几乎每个人都拥有不俗的实力,况且这个人还能够打伤纪广生,至少也应该是内劲实力。

        一个内劲实力的武者,就算不小心碰撞,凭他的反应力也不可能将东西摔在地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碰瓷”?

        纪如莫的一番解释顿时令围观的人了解到事情的经过,此时,姜天铭跟江初曼还有郭善包括白小柔也听到声音赶来这里。

        “发生什么事,小阳?”几人一来就问道。

        周阳将刚才纪如莫所说的经过告知几人。

        几人听后跟周阳有同样的疑惑,可这种怀疑并不能拿来说事,难道内劲武者就不能有失手的时候?

        “这事有点难办了,黑市里又不可能有监控什么的,谁也说不清楚了。”

        “是啊,我看估计免不了要赔偿。”

        “呵呵,你看,如果这人的实力比拿瓷器的那个人强,肯定会迫于无奈进行赔偿,免得别人说他以强欺弱,可现在他的实力不如别人,同样要赔偿。”

        围观的武者们议论纷纷。

        周阳听后暗自皱眉,这武林黑市看起来热闹,实则毫无底线,更没有任何律法约束,照这些人所说,难道真的要赔偿?

        “快点赔钱,老子没工夫跟你瞎耗着。”站在几人对面的那个武者见已经达到自己要的效果,不耐烦地叫嚣道。

        恰好此时,专门维持黑市秩序的武者来到现场。

        围观的武者见到这些人来,连忙放低了议论的声音。

        “让让,都让让,发生什么情况!”为首的似乎是一个老者,同样带着面具,声音略带着沙哑,问向双方。

        双方自然各执其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行了,别说了,我问你,东西买的哪里的?怎么买的?用钱还是以物换物?”老者被双方说的头大,直接喝止,先是问向那个“受害者”。

        他自然要问清楚买卖双方,别是这人从外面带进来的物品,趁机在这里讹诈,到时候调查起来也能摸到根底。

        “哼,这可是花了八百多万买的这件法器,就在旁边的摊位上。”那个“受害者”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摊位,愤愤不平道,似乎真的因为损失而痛心。

        “嘶~”周围传来一阵阵抽冷气的声音。

        八百万的法器啊!

        这赔偿起来可不会少!寻常的武者哪有这么多钱!

        不过法器确实值这个价!

        周阳一听对方说是法器,心一动,连忙利用神识覆盖在破碎的瓷片上,可不论如何感应都察觉不出这件破损的陶瓷上有任何阵法。

        说谎!

        这个人绝对说谎!

        周阳刚想道破那人的谎言,可接下来老者的话让他暂时没有发声。

        “你去请岑大师过来,验一验这到底是不是法器!”老者并没有相信那个“受害者”单方面的言语,指派身边的另一个执法武者去请人。

        执法武者领命后不作耽搁,立刻挤开众人向外走去。

        “岑大师?哪个岑大师?”

        “姓岑的大师除了那位还能有谁?”

        “难道真是法器协会的那位岑大师?”

        “肯定是他….”

        围观的人又议论起来,周阳听后猜测这位岑大师应该是有点道行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多人认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位执法武者就将老者口中的岑大师请了过来。

        只见这位岑大师一身灰朴的道袍,发髻高拢,没有带面具,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岑大师。”

        “岑大师。”

        “岑大师。”

        有些相熟的武者纷纷尊称道。

        黑市虽然属于暗地里交易,但在某些方面的准备还是很到位的,就比方,如果有人买到法器想鉴定真假,只要付出一定的报酬,现场就能鉴定。

        这位岑大师在来的路上已经了解到一切,此时来到现场,也不多说,直接拿起地上残破的碎片,口中念念有词。

        差不多又是盏茶的功夫,岑大师才将碎片放下,肯定地说道,“依老夫判断,这件不是法器!”

        “哗~”场内顿时哗然,不是法器!那就是讹人了!

        不对,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有几人瞬间想到什么。

        “怎么可能,我可是花了八百多万啊!岑大师,您在瞧瞧,您是不是看错了!”之前那名“受害者”听到岑大师的言语,顿时不敢置信道,语气都带着焦急哭腔。

        可周阳却分明从神识中看到对方的神情极为冷静,根本没有一丝慌乱。

        “哼,如果我判断错了,老夫将头颅拧下来给你踢,哼!”似乎是被别人怀疑引起了岑大师的不爽,连续哼了两声,吹胡子瞪眼道,不顾他人眼色,直接离开现场。

        “假的?你,过去将那个摊主请过来!”执法老者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重新吩咐执法武者将卖家喊来。

        那个摊主本来就距离挺近,几乎全程听到事情发生的经过,这会儿被抓着过来,像是早就吓得失了魂魄,一到现场就坐在地上,“我冤枉啊,这件法器也是我高价从一个收藏家手中收来的,我哪里知道是真还是假。”摊主哭嚎道。

        “你是从哪个收藏家手中收的?”执法老者继续刨根问底。

        “哎呦歪,这我哪能说啊,大家都知道,法器这东西最忌讳问来路,我要是说了出去,日后引来灾难,你们谁替我挡。”摊主捶胸顿足,说的有明有理。

        “是啊,这东西确实没法问清楚来路。”

        “可不是吗,法器基本上都是挖坟挖出来的,谁敢透露源头。”

        “是这个理啊。”围观的武者纷纷点头,同意摊主的说法。

        “聒噪,闹什么闹,立刻把你的交易记录拿给我看。”执法老者见事情发展成这样,只能无奈的说出最后一个办法。

        虽然前面两个方法所得到的结果都显得迷离扑朔,买家跟卖家都说不清楚法器的真假以及来路,可也都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黑市本来就是这样,打眼那是常有的事,那就只能通过交易记录来判断两人是否真实交易。

        “您老请看。”摊主将随身携带的刷卡机递给执法老者。

        “哎,交易是真的,八百四十万。”现在想要查看交易记录实在是太简单了,两个按键下去,确实有着两人的交易记录,执法老者只能叹气说道。

        “前辈,前辈你可要为我做主啊。”那名“受害者”听到老者给出的话,顿时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说实话,执法老者的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这所有的一切偏偏又在合理范围之内,最主要的是完全没办法判定到底谁对谁错!

        “你的法器买了八百四十万,你说是他将你的东西撞坏,无凭无据。”老者直接对“受害者”说道。

        还不等那人反驳,转而又对纪广生说道,“你说是他不小心撞的你,也没有凭据!”

        “两人各摊一半,你赔偿四百二十万,不过因为他主动打了你,减去一百万作为惩罚,你给三百二十万就行了,即刻执行,谁若再有异议,逐出武术界!”老者给出最后的结果并讲明惩罚规则,不容任何人有一丝反驳。

        “啊,这怎么行,我花了八百多万啊…哎,罢了罢了,算老子倒霉…”那个“受害者”还想说什么,不过见到老者的眼神,直接将话咽下,似极不情愿的接受这样的处理办法。

        “散了,散了,都散了。”随着结果的定性,其他执法武者就地驱散所有围观的人。

        这已经算是最偏向于纪广生的方法了。

        可纪广生已经急红了眼,三百多万,他哪有那么多钱,简直是天降无妄之灾。

        纪广生强忍着痛苦,还要上去理论,却被郭善一把拉住,“小纪,别动,在这里,执法者的话就是武林圣旨。”

        “老纪,别冲动,这个公道我会帮你讨回来。”周阳亦是劝住纪广生,他已经通过神识记住了摊主跟那个买家的真实面容。

        这事绝对没那么简单!

        随后,周阳先帮纪广生垫付了这赔偿的费用。

        “切,没个鸟实力逛什么黑市!”那个买家收到周阳转过去的款后,嘴里还在不屑地说道。

        周阳强忍着没将对方一掌给劈死,没有说话,掉头就走。

        众人只能暂时先接受这样的憋屈,可纪如莫却站在原地,死活不肯离去。

        “走吧,小莫。”周阳轻声安慰着,他知道纪如莫心里不好受,毕竟还是个孩子,哪懂什么人心险恶。

        可忽然,纪如莫不顾劝慰向之前的那个买家冲了过去两步,站在那人背后,大声喊道:“是!你很厉害!但你厉害并不意味着可以依仗自己的武力欺负别人,强大并不代表着你的权利!如果武林中都是你这样的人,那么这样的武林不配叫做武林!”

        纪如莫的声音很大,大到几乎黑市中的每一个武者都能清楚听到她的言论。

        刚离开不远的执法老者听到纪如莫的话后,顿时停止脚步,随后又叹了口气摇头离开。

        虽然她的声音很稚嫩,但却敲响了每一个武者心里的警钟。

        “如果连本心都守不住,再强大,也不过是在黑暗中行走。”随后,纪如莫用着几乎只有她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如同她的名字那般落寞的回到纪广生身边。

        周阳听得分明,身形猛的一震。

        在这一刻,他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打算。

        被这么一闹,几人再没有闲逛的心情,索性离开,回到酒店。

        一路上,白小柔不断逗纪如莫开心,可似乎今天的事情对这个小姑娘造成的心里伤害挺大,对方始终闷闷不乐。

        夜深人静,此时,差不多接近凌辰四点,周阳悄悄的从房内出来,犹如一道残影般冲向武林黑市举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