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秦时小说家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九章 鬼谷阴阳(求票票)

第六百七十九章 鬼谷阴阳(求票票)

        “公子这般大才,诸子百家亦是不能够相比。”

        “如若他日离开咸阳,怕是秦王不舍。”

        弄玉静修道家清静守心之法,对于公子的心境也能够揣摩一二,公子如今的修为已经臻至诸夏绝颠,在咸阳内的地位也是一人之下。

        但在公子身上,从来没有如同当年的韩国大将军姬无夜、相国张开地那般大权独揽,而是顺心所谓,谋略诸夏大事。

        茶水滚沸,清香弥漫,弄玉缓步近前,跪立条案之侧,徐徐的斟倒茶水于温玉盏之内,双手持之,看向公子,轻言之,面上笑意而闪。

        “天地之间,分合本就属于大道。”

        “有情之道,无情之道,实为一体,道家杨朱一脉,对众生无情,但暗合天道有情之道,况且本侯如今已经是关内侯。”

        “一天下之后,怕是彻侯加身,那个时候,诸夏无大事,本侯留在咸阳,岂非自找麻烦,期时,你等可愿随本侯离开这等繁华热闹之所?”

        自己不怕麻烦,但是麻烦之事终究惹得人心生烦,以王兄如今对自己的看重,或许将来自己离去,他会伤心,但从一个王者来说,自己的离去,对他是一件好事。

        从弄玉手中接过温玉茶盏,轻轻的嗅了一口清香,轻抿一口,唇齿生津,而后,话锋一转,看向身侧的二人,自己可以抛却繁华,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

        待在自己身边,但自己从未强求过,若然有自己之心,也当顺从。

        “公子到哪里,云舒就跟着公子前去哪里。”

        聆听公子之言,身后双手拿捏的云舒顿时神情略有惊慌,连忙小声的回应着,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再也不能够失去公子。

        “弄玉愿为公子身前一烹茶之人。”

        屈身一礼,秀首而落。

        “哈哈哈,舍得,舍得,此事大妙。”

        周清面上朗朗一笑,随之,将手中温玉茶水一饮而尽。

        ******

        郢都之外五百里,有连绵大山之丘壑幽谷,谷峰起伏婉转,幽深莫测,凉风习习,阴气森森,远远观之,山势陡峭,河流纵横夹杂其内。

        无序的峰峦对峙而立,入云插汉,峰高天窄,万壑争流,虽为晴空万里之云气,但放眼观之,皆万变不测之地,踏步其内,仿若世间绝灭之所。

        “你在这里等着!”

        两道身影出现在山林峰谷之外,一人周身漆黑色的锦袍着身,银色的发丝垂肩而落,金色的束发玉带环绕,眉目冷酷无双,手持鲨齿之间,对着身侧另一人而语。

        “嗯。”

        那人浑身上下的衣着略有懒理,漆黑杂乱的发丝略有梳拢,年岁沧桑,浑身上下闪烁浅浅的金色华光,更有点点卍字印记闪烁。

        其音刚落,脚边一只生物直接本能的长啸一声,其音为狼嚎之韵。

        黑衣银发,踏步虚空,闪身进入眼前这所绝灭之地,奇门遁甲施展,没有任何痕迹可以探察,崎岖婉转之下,一炷香之后,崭新的天地出现。

        虽然有些事情,自己想不起来了,但是鬼谷师尊所在,卫庄还是牢牢记在心中的,那日离开了秦国,循着脑海中残留的痕迹,直接前往赵国雁门之地。

        找到了刚才谷外的那狼神之人,身怀驾驭群狼之数,一身修行奇特,肉身强大无比,举手投足之间,也有大奇妙,本想要问他一些事情,不曾想,直接跟在自己身边了。

        清流潺潺,竹屋林立,飞鸟横空,兽鸣不断,这处世外安乐之所一片寂静,行入竹屋正堂,那里没有任何人影的痕迹,单手在条案上抚摸着,浅浅的一道灰尘痕迹落下。

        “师尊离开这里也有月余了。”

        卫庄眉头一挑,近来自己修行之时,常觉体内有压制之力,更是有些许记忆仿佛丢失,本能有感,那些记忆对自己很重要。

        但凭借自己的力量,又不能够将其冲破,故而,从赵国归来之后,便是想要寻到师尊,以师尊的修为,定然可以为自己解开。

        想不到,师尊也离开了鬼谷,不知道前往何处。

        在鬼谷之内,停留了不过一个时辰左右,便是出去。

        自己要前往何处?

        为何脑海之中连自己在诸夏间的休整之所都没有?是真的不存在,还是自己想不起来了?

        数年前,自己和师兄学艺有成,各自下山,他选择了秦国,自己选择了哪里?自己一定做出了选择的?是赵国?还是韩国?还是魏国?……

        卫庄想不起来,越是想要将其记起,体内的玄功便是仿若失控了一般,斑斓的黑色玄光纵横,血气上涌,未敢继续深入。

        “你是谁?”

        刚从谷中而出,便是看到一道陌生的身影出现在狼神之侧,此刻二人正闲聊着什么,狼神脚边的那只小狼在远处玩耍。

        踏步近前,冷酷一语。

        “鬼谷卫庄!”

        “在下楚国南公,欲要求见鬼谷先生一面。”

        手持阴阳木杖,鹤发童颜,浅绿色与灰白色的锦衣交织成袍,身躯略有佝偻,颔下白须甚长,看着面前出现的这位黑衣年轻人,顿时眼中一亮,单手轻抚颔下长须,道出来意。

        语落,灵觉闪烁,似乎又在卫庄的身上发现了什么,不由的那双苍老有神之眸眯起。

        “楚南公?”

        “师尊不在谷中!”

        对于楚国南公之名,乃是如今阴阳家智者一脉的领袖,师尊和自己提过的,而且二人当年也曾相识,感知面前这位老者的气息,不在自己之下。

        鬼谷所在,对于诸夏之人来说,是一个极为隐秘之所,但对于诸子百家的大家来说,数百年来,并不是秘密,楚南公能够找到这里,很是正常。

        “无妨,此次老夫前来这里,如果能够有缘得见鬼谷先生最好,若是不能,得遇鬼谷高徒也是一件幸事。”

        “历代鬼谷先生只收两名弟子,如今盖聂暂居秦国,助力秦国一天下大势,不知卫庄你作何谋略?”

        楚南公轻轻一笑,数年来,自己奔走在江东、南楚、东齐之地,虽有些许布置,但比起如今的秦国,终究差了些许,若然可以有大谋而出,当属不错。

        而谋略诸夏、诸国之事,向来是鬼谷擅长之物,是故此次想要进入鬼谷一见老友,请其出策,尽管这次似乎良机不显,但遇到鬼谷卫庄,也是此行一个收获。

        “我们走。”

        听其苍老有力之音,听其饶有深意之问询,卫庄没有任何兴趣,对于自己来说,最为要紧之事,乃是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

        瞥了楚南公一眼,冷言而出,一步踏出,直接从楚南公身旁掠过,行至远方,狼神紧随其后,低吼一声,不远处的小狼崽跟随。

        “你……应该是要急着找回你丢失的过往吧?”

        楚南公不以为意,身躯微转,单手持着阴阳木杖,一步踏出,便是出现在数十丈之外,距离卫庄不远,一语出,直接令的卫庄与狼神二人前进的身形停下。

        “你知道?”

        卫庄周身黑色玄光涌动,单手所持鲨齿剑也是剑光吞吐,数月来,眼前之人还是第一位可以知晓自己在找寻着什么。

        难道对方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

        亦或者说,自己如今的状况与眼前楚南公有关?

        “老夫如果猜的不错,你应该是在秦国中了这等阴阳咒印的。”

        “去岁秦赵大战,传闻你掺和其中,被秦国武真侯擒拿,关入秦国国狱之中,以你之罪,如果是普通人,当直接处以极刑。”

        “但缘由秦国与鬼谷的关系,你倒是留了一条性命,但贸然放出你,也不合秦国所谋,故而,让你忘记一些东西,对于秦国来说,也是少了不少麻烦。”

        由一隅而窥得全貌,楚南公号称楚国的智者,自然可以将整件事情推演的差不多。

        对方身上所中的阴阳咒印,施法者的修为极强,怕是东君焱妃那个丫头,以自己如今被打落境界的修为,倒也不是不可以解开,但那需要花费不小的代价。

        但……对方值得自己花费这般代价。

        “阴阳家的阴阳咒印?”

        对于自己为何如此,卫庄并不关心,但己身为何失去过往的记忆,似乎是对方口中的阴阳咒印所为,而阴阳咒印向来是阴阳家之人执掌修炼的。

        念及此,眉宇之间杀意横行,鲨齿之剑瞬间锋芒而显。

        “太极玄一,阴阳两气,阴阳家的咒印之术是属于阴阳家术者一脉执掌的,分为阳脉八咒与阴脉八咒,你身上所中的阴阳咒印,如果老夫看得不差,应为阳脉八咒之一的封眠咒印。”

        “封印过往的记忆,阻碍修炼者的修为进展,你进来应该可以感受到你的修为想要进步遇到很大的阻力,而且一身实力也不能够极力施展。”

        “那就是封眠咒印,也就是如今你修为已入化神,若是还是先天之境界,怕是以东君焱妃的力量,你会失去所有的记忆。”

        感应到卫庄身上的杀意,楚南公摇头轻笑,将其身上所中的阴阳咒印缓言说道而出,虽然这等咒印的力量极大,但如今的阴阳家内,能够有资格修炼的不多。

        也就九宫神都之位的人有资格接触,自己虽也可一观,但不合自己修行,便没有修炼。

        “如何解开?”

        卫庄神色略有难看,对方所言确实不错,数月来,自己的修为每次想要前进一些,都会遇到强大阻力,而且关键时刻,脑海深处还会杂乱思绪横出,侵扰修行。

        长此以往,若然和师兄盖聂争夺鬼谷之位,当没有任何希望,更不用说找回丢失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