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93 还差一点点

第393 还差一点点

        芙瓷劝说之后见甄甜还是不想动口,最后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她们都无法真的设身处地的知道甄甜现在的压力。

        一路上坐马车回家,到家之后发现屈小婉还没有回来,芙瓷和张燕费心思给甄甜做了一些新鲜的小点心,甄甜就着果茶吃了一点。

        之后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芙瓷她们当然不知道,甄甜其实是进入工坊,她的心有些不安。

        好像只有在这样一个独属于她自己的空间里,安静的去看着咕噜噜烧开的鲜花制作成为纯露,看着那金黄色的蛋糕在烤箱里一点点的膨胀起来,才能让她本来躁动的心,稍微有那么一点的平静。

        甄甜一直就在工坊里面做蛋糕点心,还有化妆品,让自己充分的忙碌起来,只除了不去想,不去思考,让自己的脑子放松下来。

        屈小婉这天一直到很晚才回来,她回来的时候甄甜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下午加上一晚上的时间了。

        她没有带回来什么消息,时间和空气都显得更加紧张起来,屈小婉匆匆睡了一觉,一大早就又出去了。

        甄甜也在早上的时候出来过一趟,只是眼底黑色暴露了她其实没有睡好这件事,芙瓷她们这些下人不敢说什么话,都安静的等待着,虽然她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在见过崔喜的第四天,木梁亲自过来给甄甜送来了崔喜给甄甜的消息,这时候甄甜已经几乎四天没有说一句话,什么人也不见,只除了偶尔出来吃点东西,就一直把自己关着。

        “殿下,这是崔喜送来的口信!”崔喜出身普通,不认识字,所以传递消息都是口信。

        甄甜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的点着茶杯的壁,一下一下“她说了什么?”

        “她说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昨天有人来拜访了于大人,晚上的时候她悄悄的过去听了,好像听到了于欢还有曲氏说什么现在没有退路了,还提到了什么商钱这样的话,崔喜昨天买通了曲氏身边的丫鬟,打听出来昨天于欢也不在家,而是出门了!”

        崔喜这人虽然人品卑劣,又自私,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还是很敢做事的,比如那时候碰瓷甄甜,现在更是敢这个直接收买人,甚至自己亲自去偷听,就是为了给甄甜消息。

        听到木梁这么说,甄甜的手指有节奏敲在桌子上,整个二楼的房间里都只有这一下一下的声音,甄甜身边的凝脂和芙瓷都不敢说话。

        木梁也乖乖站着,只等着接受甄甜的命令,好一会儿的功夫,甄甜才站起来,低声说了一句“还差一点点!”

        崔喜送来的消息已经可以确定了于欢和商钱是勾结在了一起,至于这两个是什么时候勾连在一起的,这个恐怕也不能给甄甜时间去追根究底了。

        不过想来能让于欢这样付出的,必然是有足够的好处,甚至可能还有那背后的二殿下,不过于欢都这个年纪了,就是拼了,也不可能再延长自己的政治生涯了,估计还是为自己的孩子铺路。

        别看章相都已经五十多岁了,那是因为章施文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到京城里了,一般来说虽然大康的官员没有说多少岁退休的,但是一般地方官基本五六十岁都是要退下来的。

        要不朝廷三年科举考试选举一次是为了什么,老人不退,哪有位置给新人呀,于欢这个年纪还能再当几年知县已经是他够会钻营的了。

        所以这次于欢会和商钱合作,除了甄甜产业的好处,唯一能打动于欢的,怕也只有这一条关系,一旦打通了,以后晏颀登基,他儿子的官途会更畅通。

        一片父亲的真心,能做出冲动的选择也不怎么让人意外。

        不过这个还真不是重点,因为甄甜找到崔喜,其实是为了提前知道于欢和商钱他们会做什么样的行动对付他们,以及他们会在什么时候行动。

        根据这个时间,漳县的那一批五石散已经开始运出去了,估计很快那个作坊就会被毁掉,到时候就该是对付甄甜的时候了。

        甄甜说还差一点点,就是在等最后一点的消息,整整四天的时间,甄甜几乎不能安枕,一直在推演所有的可能,她无论多么聪明,最终也不是一直算计人的。

        何况这件事一不小心就是血流成河,她有工坊在,可是也不代表就一定能逃出生天,如果被人看到了她凭空消失,那只会是更大的麻烦。

        木梁见甄甜自己的低声说了一句之后就又不说话了,不由得有些糊涂,抬头看了芙瓷和凝脂一眼。

        木梁和凝脂不算熟悉,但是和芙瓷之前是一起出去办事过的,自然关系也更好一点,木梁只是觉得这时候的甄甜好像和之前有点不同。

        要知道就是当初他们在中州一起搞套子算计二皇子的时候,甄甜也都好像带着戏谑的态度,跟玩儿闹一样的,但是现在居然这么严肃,这就有些奇怪了。

        芙瓷见木梁的看着自己,对着他摇摇头,木梁他们不经常在甄甜身边,所以根本不知道,甄甜这样不怎么说话,几乎整天都在沉默的状态已经有四天的时间了。

        她要不是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是出来也总是低着头在想着什么,只是偶尔的时候会写写画画。

        屈小婉也是早出晚归,勉强这家里就两个能做主的,每天都是这样的情况,她们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要面对什么,可是依旧感受到那种几乎是可以触摸的紧张感。

        这一次要发生的事情,绝对是很麻烦的,所以连甄甜自己似乎都未必没有把握,才这样的紧张。

        芙瓷她们想的也不错,之前去中州也不能说搞事搞的不大,只是那骗人的事情甄甜前世都知道自己老爸老妈是怎么坑的,也许这玩意真的有点基因,所以甄甜做起来完全不担心。

        因为她知道自己可以搞定,也不怕出什么问题,但是对商钱和于欢的这个联盟,甄甜是没有足够的信心的,她以前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然后身边的人也都还懵懵懂懂的,根本用起来都不放心,这时候甄甜的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