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86章 搬家

第386章 搬家

        那天之后屈小婉傍晚才回来,大概和甄甜说了他们会怎么做之后,就一直和甄甜在青山村这边等着。

        整个蔚县都很安静,韩启斓生意做得热闹,每天白花花的银子赚到手里,给甄甜报账的时候脸上都是笑容。

        甄甜给她的祛疤膏效果还可以,虽然不至于完全没有痕迹,但是也浅淡了许多,这让韩启斓显得更愉快一点。

        然后在八月初,天气才有了秋天的些许痕迹,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甄甜亲自设计的房子终于竣工了。

        外表是一栋三层的白色小楼,除了上面的三层,还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分别被装修成了酒窖还有汗蒸房。

        第一层主要是一个大的客厅,还有一个卧室,以及厨房卫生间,第二层完全没有单独房间,而是一个大的空间,里面放着桌椅之类的,这是甄甜专门空出来用来教学的。

        第三层则是甄甜三个卧室,还有一个卫生间,这卧室甄甜在的时候会住着,以后这里就会用作学校最初的教室,以后再慢慢扩大。

        我面的院子也用了石头给围了起来,前面的院子是个类似篮球场一样的地方,摆设了一些运动器械,这个是为了以后能锻炼身体的,后院则是开了一个小湖泊,还有个小亭子,但是大部分都是空地。

        好歹以后是用来教科学的,估计到时候会有很多实验,真弄的太复杂了,也是被拆这一个结果,还不如简单一点。

        甄甜带着人打开院门,见到都是按照她设计盖成的,甄甜满意的点点头,带头进了房间,一层一层的看过去。

        说起来这房子和现代还是有一点区别的,不过房顶上还是装着点灯,一边的开关打开,点灯就会亮起来。

        目前电源是甄甜从工坊里面拿出来的发电机,因为是烧柴油的,所以这个只能暂时使用,以后甄甜离开,点灯就不能用了,所以还布置了放灯的地方。

        “好漂亮!”屈小婉之前也在甄甜那边看过台灯,但是现在看到屋子里的灯的时候,还是惊叹了一声。

        甄甜把灯关起来“短时间内,咱们攻克的目标就是电力!”

        前世无数科学家前赴后继,一个接着一个,用一辈子的时间推进的科技进步,到了甄甜这里,因为有了前人的经验,一切都变得更为容易起来。

        屈小婉点头,她跟着甄甜学了不少东西,知道三殿下和甄甜对电力很上心,不亚于军改,这大概就是真的关心百姓民生的君主的素质吧,军改增强的是国家实力,电力才是最贴近民生的。

        “搬家吧!”甄甜看了一圈,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三楼的卫生间用起来也不错,还有花洒呢,洗澡和上卫生间不要太方便。

        从前甄甜看人家穿越的时候都搞一些高级的东西,那时候甄甜就不明白,难道到了古代最不方便的不是上厕所吗,茅坑什么的,真的是很让人无语的。

        她要不是工坊里面有卫生间,估计会非常郁闷,现在直接自己做出来了,以后就更不用担心了。

        韩启斓在甄甜身边,过去爱不释手的摸了好几把马桶还有洗手池,这东西都是她带着师傅主持烧制的,最开始所有的师傅都不知道这烧的形状怪异的是什么东西。

        现在真的用上了,才知道这东西有多么的方便,韩启斓爱不释手,这可都是肉眼可见的银子呀!

        听到甄甜说搬家,芙瓷和凝脂几个回去收拾甄甜的东西,借助在周家这么久,总算是要到自己的地方了。

        而且这新家也很神奇,各种新奇的东西,她们都有点迫不及待呢!

        甄甜搬家的非常随意,没有挑什么时间,她自己更是直接就过来坐着了,芙瓷和凝脂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周寿两口子见到了,过来问才知道甄甜居然这么轻松的,说搬走就搬走了。

        “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准备什么时候暖房呢?”王氏这几日和凝脂还有芙瓷见得比较多,也熟悉了一些,就问了一句。

        芙瓷和凝脂听到了也笑了笑“主子说就不搞那些了,没得费功夫还麻烦!”

        一般这村里人盖房子之后都会请客暖房,不过甄甜对这个没有兴趣,加上这房子里面有些东西也不好见人,好在甄甜和村里的人也都没什么来往,也没有人会上门。

        王氏没想到甄甜居然连暖房都不办,也有些诧异,在王氏的心里面,盖房子这样的大事,总是要庆祝一下的。

        等着芙瓷和凝脂把屋子都收拾干净,东西搬走之后,王氏回去找周寿“我刚才出去才知道,甜姐儿搬回去了,也不办个暖房,寿哥,甜姐儿一直都这么,嗯,个性吗?”

        王氏想了半天,才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汇,问周寿。

        周寿这些日子一直在帮着甄甜做盒子,本来蔚县的流霜胭脂出货量就很大了,现在刘小丫和周禄他们出去又开了好多铺子。

        每个铺子都是从蔚县这边供货的,包装也跟着需求量大了很多,不说别的,就这么一阵子,周寿又招了好几个学徒。

        虽说每天都很累,周寿和王氏见到那哗啦啦的银钱入账,天天都很开心,王氏说话的时候周寿正在锯木头,听到妻子这么说,也停手。

        “甜姐儿搬回去了?”周寿这几日埋头做活,住这么近也不知道甄甜那边发生了什么,而且周寿自己也看出来其实甄甜那边对外人很戒备,所以也不往前凑。

        “可不是么,说走就走了!”王氏觉得这个甜姐儿在村里面没有什么人喜欢也是有关系的,她真的完全不喜欢和人接触,不理会人,加上又有钱,和他们都格格不入。

        周寿点头“甜姐儿就是这样的性子,你是不知道,之前晏先生还在的时候,甜姐儿和晏先生也只是去办了婚书,根本没有婚礼,反正他们的想法和咱们都是不同的!”

        王氏听说了,过去问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晏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之类的,周寿也就和媳妇说了一些能被人知道的,更多的也没敢说。

        就在甄甜搬家之后的第三天,蔚县这边突然送来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