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85章 折磨人呀

第385章 折磨人呀

        “去给我盯着商钱,不管用多少钱,给我把最近商钱的具体活动,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尽可能详细的给我查出来,不要只找一个人,多找几个人!”

        甄甜最后这样说道,心里面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的事情背后非常可能是蔚县这个老大,只是这么想想,甄甜就觉得头大,本来她也还没想到什么办法对付商钱。

        商钱在蔚县算是个人物,可是就算真的给晏颀办事,估计也是连这位二皇子都见不到的小人物,商钱这个人身上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他是二皇子贩卖五石散的一条线上的一环。

        甄甜和晏辰打的主意都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准备沿着整个这条线把二皇子干的那些荼毒百姓的事儿都给拉出来。

        但是就算在晏颀或者晏辰眼睛里不过是完全不上档次的小人物,在蔚县这个地方,商钱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甄甜虽然用了柳云他们这帮人,但是他们之前在蔚县就根本搭不上商钱这样的大人物,现在帮着甄甜做事,对上商钱,他们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偏偏现在这个状况,甄甜除了他们几个还没有其他人能用,这就麻烦了。

        “不行,如果殿下您猜测的是对的,他们这样只会更危险!”屈小婉立即就反对了。

        甄甜现在会这么下命令,显然是猜测这背后是商钱在搞鬼,可是商钱是蔚县的老大,甄甜是蔚县的一个大商人,两人可以说是没有太大的交集的。

        所以商钱为什么突然这样算计甄甜,做事总是有原因的,如果真的是商钱,唯一的可能就是,甄甜的身份被发现了,或者说,至少商钱是知道了甄甜他们要查自己,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

        甄甜现在用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已经过了明路的,哪怕是木梁和朱栋也是一样的,在蔚县商钱是老大,势力比一般人大太多了,他到底知道了甄甜身边有什么人,用了什么人。

        知晓到什么程度,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明显的是甄甜对商钱的资料把握不足,对方却非常可能完全知道甄甜身边有什么人可用。

        这如果在战场上,那就等于自己所有都暴露在敌军面前,你怎么打对方都知道了,还怎么想赢呀。

        哪怕只是这小小蔚县的老大,能当上也不会是个莽夫,没点本事是做不到的,这个时候更不该轻易行动,反而应该安抚,然后想办法迷惑对方。

        甄甜也不是不懂,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之前会一直对商钱没有动作,也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现在在蔚县太有名了,她用的人也一样被人关注,这做起事来就很容易被发现。

        所以她也在想办法,比如说买一些新人,可是买人容易,找到能用的哪有那么简单的,如木梁和朱栋这样的,真的很少见,时间也短,根本没有时间把人给教明白了。

        “殿下如果放心,我的那几个徒弟应该可以用!”屈小婉说完以后,又给了建议。

        屈小婉这么多年收养的那些孩子,都是她亲自教出来的,人品和能力都不差,屈小婉看人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前些日子这些徒弟都到了蔚县,不过甄甜现在自己都是借助在周家,也没办法安排人都到青山村来,所以这些人就被安排到了蔚县。

        这些人到了以后也不怎么出门,虽然之前甄甜和屈小婉过去看过,不过这些人都是陌生面孔,他们的能力在那里,也不会被人偷窥到相貌,想来是不会被人知道他们是甄甜的人的。

        屈小婉说的意思甄甜都是懂得,其实如果现在甄甜继续用柳云,他们也会有危险,现在屈小婉自己请缨,甄甜当然不会拒绝“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只要一个结果,查明了商钱到底在做什么,计划什么!”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甄甜没有一点犹豫的答应也让屈小婉心里面觉得舒服,当年她自己会诈死离开京城,其实就是因为他们一家都受到了皇帝的怀疑。

        现在她来到甄甜身边,帮着她,其实也不是不担心以后会不会再遇到一样的事情,可是现在甄甜的表现就真的让人一下子放心下来。

        “请殿下放心,一定完成任务!”屈小婉说道。

        也不等了,屈小婉马上回去换了衣服,与何伟一起离开,留下甄甜自己在屋子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也许真的是身体不好,甄甜和屈小婉都没有注意到,她们说话的时候门口压低了呼吸听着的高大身影。

        等屈小婉和何伟都离开之后,这个身影在窗边看了甄甜一个人的背影许久的时间,眼睛里都是留恋深情。

        一直到甄甜过来关窗户,这个身影才突然离开,直接的奔着蔚县而去。

        甄甜把门窗都关上,再次进了工坊,才进来就忍不住的腿软的摔在地上,刚才在外面她一直在强撑着。

        现在这么多人都附庸在她身边,她就是多么难受,也不能轻易的倒下,否则只会造成恐慌。

        可是其实在她和裴玄说话的时候,这身体就在折腾了,好不容易把事情都处理了,甄甜也只能进入工坊,自己把这股难受给撑过去。

        “啊……”心口针扎一样的痛楚让甄甜忍不住的叫出声来,如果早知道和裴玄每一次见面都会这样,甄甜真的那时候就不会留下裴玄。

        至少不见面的时候,根本就不会这样,这原主的执念能有多深,居然人已经消散,还这样折腾。

        努力巴着桌子慢慢的爬起来,坐在椅子上,甄甜点开电脑放音乐,她发誓,以后绝对不要再见裴玄了。

        管他以后是忘记甄甜还是一直记得,她总要自己活吧,原主他们再相爱又能怎么样,她做得够仁至义尽了,但是人死了就是死了,以为她没有死过吗?

        她死了以后不也一样不去怀念自己前世积累的那些财富,她也心疼呀,现代的生活方便又美好,到了这个时代一切都是重新开始,老公虽然帅,可是以后是要当皇帝的,听起来就危险重重,婚姻也好像没有那么稳定。

        可是她不也一样努力过自己的么,都折磨她,她又不欠他们的!

        在前世熟悉的流行歌曲里面,一直折磨甄甜的心痛终于慢慢的缓解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