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83章 见面

第383章 见面

        这个解决方法和甄甜想的差不多,甄甜干脆的给了银子,剩下自然有老杨头解决,不过甄甜还是说了一句,这个暂时不要去衙门办理。

        于欢这还不知道到底憋着什么坏呢,免得到时候麻烦,还不如等着甄甜把人解决了再说,不过甄甜现在也觉得奇怪,按理说不该一点动静也没有的,不知道这是酝酿什么呢!

        老杨头自然都答应了,想也知道了,连裴玄这样一个大官都被甄甜这么摆架子,虽然这中间怕是混了男女之情,但是有了这样的撑腰,甄甜这办事还真是没有人敢拒绝。

        当然,从一开始就憋着坏的除外。

        裴玄见到老杨头出来了,也有些黯然的准备一起走,今天又是没有见到甄甜的一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前那样依赖自己的小丫头居然会这么拒绝自己,他也只能努力表达自己的坚持了。

        哪想到老杨头才出来,屈小婉也出来了“裴大人,里面请!”

        裴玄一脸惊讶“你说甜甜要见我!”

        “晏娘子说要见你!”屈小婉笑了笑,故意强调了称呼。

        但此时裴玄哪里还记得这些,跟屈小婉客气的拱手,一下子就冲进门。

        老杨头笑了笑,年轻还真是好,如果甜姐儿又能嫁给这样一个武官,也是一桩好姻缘,老杨头摸着胡子,美滋滋的走了。

        裴玄进门之后就见到那站在窗前的身影,蓝色渐变的罗裙和白色上衣,头上为一支蓝色凤簪。

        裴玄仔细的看了甄甜的脸,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一样的,看着甄甜头上的凤簪,“丫头,这个是你哪里得到的,快摘下来,以后别再戴了!”

        因为着急,裴玄甚至想要直接伸手过去帮着甄甜摘下来,只是裴玄忘记了甄甜的身手也不错,见他过来,甄甜闪避开。

        “这些日子,你做的那些,我很困扰!”甄甜让裴玄坐下来,看着他。

        裴玄没有摘下甄甜头上的凤簪,依旧着急“丫头,你头上这个不是一般人能戴的,你快摘下来,若是被人看到了,是要命的!”

        甄甜倒是有些好奇“你居然知道这个,一般普通的将领也不懂这些的吧!”

        说话的时候甄甜笑着“不过,我既然戴了,自然是有这个资格!”

        真以为点翠这种技术是随便哪里都有的,那都是皇家特供的,只有宫里面最好的能工巧匠才能做出来这样点翠的凤簪。

        又是六尾凤簪,宫里面那不得宠的娘娘,就算是位份够了,也照样得不到点翠的,这一个凤簪不知道要多少只翠娘才能制成,其中的难得可想而知。

        裴玄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坐在椅子上“丫头……”

        “我不见你,不是厌恶你,当然也不是喜欢你,而是于我来说,你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甚至,是个喜欢我而给我带来麻烦的人!”

        甄甜笑了笑“抱歉,不想见你,也是不想说这样的话,难看,也难听,只是我不说,你大概一直不懂我为什么就不见你了!”

        裴玄满心酸涩,见不到的时候想要见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真的见到了,心里面却更难受了呢!

        因为眼前的女子是那么的陌生,甚至完全看不到以前记忆中的模样,从气质,到相貌,真的好像是另一个人一样。

        似乎是感觉到裴玄看着自己的目光,甄甜也笑了“你看,见了你也只会失望而已,裴玄,我不是那个会叫你裴哥哥的你的丫头,我会做衣服,但是衣服都给了我的夫君。

        我忘记了从前的一切,包括你,无论你是不能理解人怎么可能忘记的这么彻底,还是别的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心里面的那个女孩,死了!

        我已经不是她了,而且,我并不想记起从前的一切,你明白吗,该有多痛苦,才会这样忘记,我不愿意回去,我已经在往前走了,你在停留在原地,也什么都得不到!”

        甄甜是真的狠心,她说话是真的不留下一点点的余地,是什么就是什么,也不给人幻想的机会。

        “你离开部队太久了,该回去就回去吧,你继续这样坚持,也只会和现在一样,发现我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我心里面有爱的人,不要抱有希望的去相信外面的传闻,他暂时离开我,只是为了给我更好的保护!”

        甄甜扶了一下自己的簪子“你继续这样,只会让我困扰,我不希望被他误会,虽然我知道他会信任我,可是那些流言他听到了,也会有一点难受,而我,不舍得他有哪怕一点点的不快!”

        裴玄看着甄甜的手,白皙的手指衬着那点翠凤簪更为殊丽“因为他给得起你这个簪子吗?”

        裴玄甚至不去想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小小村落里面会有那样的大人物,他只是不问出来,会心里面难受。

        “裴玄,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告诉你,就是知道你可能会这样认为,刚才小婉劝说我和你说清楚,我说爱情这东西是说不清楚的。

        爱情是需要恰好的,你不要忘记,我是怎么遇见我夫君的,也不要忘记,在那个时候,我没有选择,这疤痕是证明,但你和从前的我,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如果……”裴玄又想说什么。

        甄甜没有让他说下去“人生没有如果,我本来留下你,是希望你能帮我作证,但是现在看来,也许那时候是我错了,那时候我就该让你离开,也好过这样。

        这是我和你说最后一次,裴玄,我不认识你,你对我是陌生人,所以,请你离开我的生命,未来,我都不需要你!”

        裴玄看着眼前的女子,该有多残忍呢,说着这样无情的话,都是如此的淡然,没有一点点的犹豫,同情或者是其他感情。

        她看着自己就好像是那普通的桌椅,或者是地上的一块石头,没有一点点的情绪。

        她真的好陌生,裴玄终于明白,为什么甄甜那时候拒绝和他见面了,原来每一次见面,都只是让他更明白,从前那个小丫头,真的已经不见了。

        现在这个女子,冷漠而坚定,她的心里装着别的人,也只有那一个人而已,而显然,这个人不是他裴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