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75章 商老大

第375章 商老大

        屈小婉虽然没有成亲,现在听到甄甜这么说,也摇头“怕没有那么简单,我才来这边几日的功夫,可是都听说了,说你的爷们是不要你了,他存着那样的心思,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若是不能从流言中分辨真相,那他这个守御所千总也没有什么资格了!”甄甜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

        屈小婉没有再说什么,可是她心里清楚,感情便是这种不能用理性来判断的事情呀,没有那么简单的。

        而就在甄甜努力的克服那天见过所有血腥的心理难受的时候,逃走的李秋睁开眼,看到的是陌生的房间,他用了一下力气,后背的疼痛提醒他经历一切都不是一场梦。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动静,房门被推开,身形魁梧的男人进门,看到李秋果然睁着眼睛,也是讽刺的一笑“果然是贱命,居然真活过来了!”

        “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李秋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商钱见他这样,哈哈大笑“你想报仇吗?”

        李秋猛然手抓紧,眼睛通红的看着商钱“你可以帮我?”

        “自然,否则我救你做什么!”商钱哼了一声。

        “你和甄甜也有仇?你是什么人,怎么帮我?”李秋看出来对方不是一般人,可是还很谨慎的多问了几句。

        不等商钱回答,那守在门口的人看不过眼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连咱们商老大都不认识!”

        李秋惊讶的张大嘴“商老大?你是商钱赌坊的商老大?”

        商钱是蔚县的地下老大,便是李秋这样的读书人也是知道的,虽说不能止小儿啼哭,可是也绝对是蔚县百姓提起来就会哆嗦的人物。

        李秋完全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见到这位大人物。

        商钱看着李秋“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养伤,然后听我的命令,我要甄甜所有的背景,资料,资产,还有她的命!”

        李秋不懂“商老大要对付一个小小女子,还需要用别人动手么?”

        商钱站起来出门“不该你问的,最好不要问,你若是做不好,到时候你这条贱命,我照样会收回来!”

        李秋看着商钱离开的背影“好,我只有一个要求,最后让我杀了那个贱人!”

        “好,有种,我答应你了!”商钱没有回头,干脆的答应下来。

        “殿下,前几日于欢动静不小,我们还以为他们会做什么,但是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昨天开始整个于家所有的人都突然安静下来了!”

        甄甜休息的第二天,要和屈小婉出门的时候,便见到柳云来了,说的是于欢一家的事情,齐大千一家都失踪了,这在蔚县已经不是小事了。

        可是目前蔚县衙门里面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包括和齐大千有亲戚的衙役也是没有什么反应。

        柳云觉得有些奇怪,所以才过来和甄甜说的,朱栋见到他们这么说,也皱眉“殿下,商钱赌坊那边也有点奇怪,之前我和他们的人也吃过酒,但是现在他们都不找我了,我也不敢随意打探!”

        “是吗?”甄甜听到两人这么说,也微微皱眉,怎么好像约好一样的,居然一起都蛰伏了?

        “你们去查查,商钱赌坊和于欢有没有什么牵扯,至于商钱赌坊的人,有好处难道一个都买通不了吗,不需要打听商钱的行踪这样的,就是问问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之前我教过你们的,记得吧?”

        朱栋自然是知道的,急忙点头“好的,我们回去就查。”

        “柳云你们几个最近想办法给我打听一下李秋的行踪,他不会这样突然自己消失的,特别是各大药铺,他受伤很重,一定会需要大夫和药!”

        找不到李秋甄甜心里面总是觉得不安心,现在也只能尽可能去找了。

        柳云当然也是答应了,和朱栋一起出门离开,才从院门出来,就看着裴玄高大的身影手里还提着野鸡野兔子,站在门口,也不上前敲门,就傻乎乎的等着。

        朱栋和柳云也不敢说什么,心里面为裴玄心酸了一下,可是被三皇子抢走了媳妇,这怎么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偏偏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裴玄还这么努力,就更心酸了。

        两人匆匆忙忙的骑马离开,路上正好看着老杨头过来,芙出来站在裴玄面前,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心里叹息“裴大人,主子不需要这些,您不用再送了!”

        裴玄看了芙瓷一眼,又看了一眼那房间里面坐着和屈小婉说话的女子,也委屈“我想看看她,她身体都好了吗?”

        芙瓷无奈“裴大人您何必呢,主子说了她不会再见你了!”

        裴玄不懂“可是……”

        甜甜只是个女子,每天忙着那么多的事情,身边连个能照顾她的人都没有,明明那个当初娶她的人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拒绝他对她好?

        难道只是因为忘记了,便真的可以完全把正经都抛弃吗,如果他看到自己的小丫头真的和丈夫过得很好,他可以说服自己放弃,离开,回到边关。

        可是他看着她不好,她身体不舒服,她自己撑着做了许多事情,裴玄不知道那个男人之前对小丫头怎么好,可是这样抛弃她,就没有资格了。

        芙瓷也很为难,裴玄是个好人,可就算是好人,也不能破坏别人的婚姻了呀,甄甜的态度没有什么错。

        “这位可是裴大人呀,裴大人,老朽是这青山村的里正,关于李忠一家的事情……”

        芙瓷见到老杨头来的时候真的是松口气,她是真的有点不能对付裴玄这样固执死脑筋的人。

        老杨头这个里正总算是有点作用了,拉着裴玄说李忠一家的事情,那可是什么通敌叛国的罪名,这可不是小事,眼前这位军爷可是从五品的大官呢!

        裴玄最后无奈的被老杨头给拉走了,甄甜和屈小婉准备好了东西,一起出门,屈小婉远远的看了一眼裴玄被老杨头拉走的背影,摇了摇头。

        年轻的男女呀,总是这样的为情所困。

        “走吧!”甄甜见屈小婉这样,直接把人拉走,两人去的方向正是上山的,和裴玄离开的方向完全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