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72章 通敌卖国

第372章 通敌卖国

        听到甄甜说要过去看看,芙瓷也点点头,跟在甄甜的身后,甄甜着急,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就全速跑起来。

        甄甜这功夫学的时间还短,比不得晏辰那样的快,但不过一会儿功夫,芙瓷已经追不上了,反正她也知道在哪里,自己努力的跑呀。

        这时候能跟上甄甜的丫鬟就重要了,芙瓷和张燕都深深的领悟到了这个道理。

        “你们还想害死甄甜,这么多年我给你们的银子,就养了你们这些魔鬼吗,你们当年是怎么跟我保证的,怎么保证的?”

        甄甜进门的时候便见到裴玄正举起巨大的拳头,一拳头打在李秋的脸上,李春和媳妇正慌张的往外跑。

        看到他们冲出来,甄甜的动作飞快,伸手一人一下,把人就给打了回来。

        “不关我的事情,你放我们走,放了我们吧!”曾几何时,在甄甜刚刚醒来的那时候,在晏辰受伤很重,无力反抗的时候,就是这个人妄自尊大的冲进他们的家,欺负人。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现在的李春哪有那时候的嚣张,见到甄甜来了,直接跪下来给甄甜磕头。

        求甄甜放过他们,见到他们这样,抿了抿嘴,没有理会,一人一脚,两人整个人飞起来,直接落到了李家正房内部。

        本来正在发火的裴玄也被这样的动作弄的一惊,抬头看着缓缓进门的女子,因为匆忙,甄甜的头发依旧是白天的样子,只是有些散乱了。

        几缕头发微微散落在脸颊两侧,衣服上还带着浅浅的褶子,但即使是如此,此时的女子却一脸冷漠,缓缓的进门。

        李夏蹲在地上,裴玄即使在怒气中,也并没有对女子动手,见到甄甜进门,李夏哆嗦了一下。

        甄甜根本没有看她,而是看着在地上的李忠还有李秋,以及在一边嚎哭的李冬,好不容易才安抚住的头疼又好像发作起来一样,甄甜微微皱眉。

        “吵闹!”说话的功夫便见到甄甜伸手直接把头上的簪子抽出来,对着一边在哭的李冬扔过去。

        那簪子却正好扎在李冬身边的椅子上,还颤悠悠的带着些许的鸣叫。

        如此,李冬的哭声戛然而止,他虽然年纪的确不大,可是也是十岁的人了,怎么可能真的什么都不懂,这么一吓唬,果然不敢哭了。

        之后甄甜才觉得舒服一点,看着裴玄“你答应过我,不冲动做事!”

        刮了胡子的裴玄露出本来的相貌,这是一个并不逊于晏辰的相貌,甚至犹有过之,黝黑的皮肤以及阳光的剑眉,比起晏辰的俊美,更是一种阳刚十足。

        只是被甄甜如此简单的一句,甚至不算是斥责的话,就让男人低下了头“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看看!”

        “看看就成了这个样子?”甄甜又说了一句。

        然后就见到趁着他们说话,缓缓的往门口移动,想要逃跑,甄甜的鞭子直接把人在困住了,又把人给抓过来。

        甄甜叹息一声,就李家这些废柴,甄甜如果想杀了他们,方法有的是,不是没有那个本事,也不是没有那个胆量,只是她毕竟是需要低调的。

        好歹也不能不小心惊动了商钱,二皇子那么大的把柄,若是丢了多可惜。

        可是现在裴玄这么一弄,就是甄甜想多动动脑,不要太简单粗暴,也难了!

        “去把姜丽花找来!”这会儿功夫,芙瓷和张燕也终于赶到了,才刚刚到,就听到甄甜的吩咐。

        两人连气都没有喘匀乎,转身就去给甄甜办事去了。

        “李秋,好久不见!”见到两人出去办事了,甄甜低头看着被自己的鞭子控制的李秋,笑了笑“还是该叫你一声前未婚夫!”

        “贱人,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我当初就该杀了你!”此时的李秋已经没有了他一直装出来的温文尔雅,而是对着甄甜破口大骂。

        甄甜正要说话,便听到外面有人过来的动静,显然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毕竟李忠家里所在的位置可不是和甄甜他们家那样,周围都没有什么人家。

        这李冬又是哭,又是闹的,这样的动静不可能没有人听到,虽然已经很晚了,还是有人过来的。

        甄甜回头问裴玄“你当兵那么多年,总是有官职在身吧?”

        裴玄也不知道甄甜到底要做什么,诚实点头“是,目前为冲北关担任守御所千总!”

        甄甜点点头“从五品,够用了!”

        裴玄还很意外呢,甄甜居然知道这个官职是几品的,一般百姓都是不知道的,殊不知晏辰之前没事的时候就会和甄甜说起这些,甄甜记性好,后来也有意识的去学习,怎么可能记不住。

        “现在你出去,按照我跟你说的对那些人说话!”甄甜对裴玄说道。

        有些话甄甜自己去说怕没有人相信,但如果是裴玄说,就可信多了,即使其实都是谎言。

        裴玄点点头“好,你说!”

        “都给本官安静,本官乃是冲北关守御所千总,奉命过来捉拿通敌卖国的犯人,无关者退避三舍,若是耽误了本官办事,通通都要被拿到牢里去!”

        甄甜对裴玄说道,把裴玄吓了一跳“我怎么可以这么说!”

        “为什么不能,李秋私下勾结罪犯,通敌卖国,其罪当诛,有错吗?”甄甜讽刺的看着李家一干人等。

        李秋没想到甄甜这么大的胆子,但是如果真的让甄甜把这个罪名给他罗列上了,他绝对没有好下场。

        “你胡说,通敌卖国是重罪,你们一个小小的从五品武将,还有一介妇人,就能随便给人扣上这个罪名吗?”

        即使裴玄知道李秋是个王八蛋,但是现在也想点头,这话说的还是不错的,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甄甜哼了一声“我说你通敌卖国,你就是通敌卖国!”

        见裴玄愣在那里不说话,甄甜看着他“裴玄,你知道那天我是怎么被绑起来,送到地方,又有多少男人就围着我,我该有多害怕,才会一点也不愿意记起。

        你撞过脑袋吗,我的头上到现在还有浅浅的疤痕,如果不是运气好,我都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