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69章 真狗血呀

第369章 真狗血呀

        “我,我不知道,你没有告诉我,我以为你过得很好,还给我做了衣服,我不知道!”

        裴玄根本不能想象,那个过着这样生活的小丫头,那个笑起来一脸羞怯,清澈的大眼睛里面看着他的时候满目都是他的小丫头,是怎么一边过着那样生活,一边让人把衣服给他送过来的。

        甄甜也叹息,李忠一家的确狠心,相比原身能把衣服送出去,怕也是他们知道的,想依靠这个稳住裴玄的心。

        如果不是最后裴玄突然不送银子了,他们还会继续瞒骗下去吧,只可怜了裴玄一直不知道真相,便生生的错过了。

        见到这样的裴玄,甄甜只有沉默,她没有办法回答什么,因为她不是那个受苦受难的,被折磨的绝望死去的原主。

        “你,你现在都好了吗,你醒来以后怎么样了?”裴玄也看到甄甜在沉默,又看了一眼甄甜头上的发髻,问了一句。

        “我现在很好,我忘记了过去,但是邂逅了一个会真心护着我的人,我已经成亲了!”很残忍的话,可是甄甜没有一点犹豫的说出口。

        真相便是如此,原身已经死去了,那之前无论爱的多么深,也该结束,她没有太多的功夫去拖拉,她要做得事情有很多。

        本来乖乖坐在凳子上的男人因为甄甜最后一句话,身体抖了抖,因为疲劳而浑浊的眼睛看着甄甜苍白的脸,许久之后,他嘴唇哆嗦着“他,她对你好吗?”

        “很好!”不留给对方哪怕一点点的希望。

        裴玄低下头,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满怀着希望从远方过来,以为这一次就要娶会自己心爱的女孩,可是面对的却是这样一个现实。

        那本来就短了一截的衣衫在男人的身上,趁着他这样的表情越发可笑起来,甄甜的心又是一阵抽痛,她狠狠的又敲了自己的胸口一下。

        死了就是死了,便再爱的深情,也已经是消失了,心痛又能如何呢,现在的甄甜是来自现代的一抹灵魂。

        “甜甜!”裴玄见到甄甜如此动作,紧张的站起来。

        甄甜伸手阻止他过来的动作“没事,不过是一点身体记忆而已,我没事,你不用过来,还有,我夫家姓晏,你还是不要称呼我的闺名了!”

        甄甜一直在保持自己和裴玄之间的距离,裴玄也能听出来,只是他也是个人,一下子面对这样的现实,也不能马上就能接受的。

        见裴玄不回答,甄甜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说起另一件事来“当年是你把我送到李忠家里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和你是怎样的关系,还有我的户籍到底在哪里?”

        本来甄甜见不到送自己来的男人,也就算了,反正她对原主是什么人其实也不怎么在意,因为她只要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人就可以了。

        但既然裴玄已经来了,李秋又想要拿着这件事找她的麻烦,那她就也问问看,自己到底来自哪里,为什么她总是觉得原来的甄甜身上似乎还隐藏着什么一样。

        裴玄被甄甜给问住了,一下子定在那里一样,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还把觉得是我当年心悦的裴哥哥,就不要隐瞒我,现在李忠一家因为这件事想要置我于死地,你若是不说,我会更困难!”

        一看这裴玄就真的是隐瞒了什么,甄甜无法,只能这样说道。

        裴玄惊讶的看着甄甜“你说什么,他们怎么敢,他们算什么东西,我……”

        后面的话被甄甜的眼神扼杀,裴玄犹豫的从自己的怀里拿了一张纸出来“这个,是你的户籍!”

        甄甜微微挑眉,接过来,打开一看就气笑了“裴玄,这么假的户籍,你想糊弄谁?”

        论起来甄甜可是伪造户籍的高手,之前她做了那么多,哪一个都比裴玄手里的这个真,裴玄听到甄甜居然这么犀利的一下子点出来,也有一点慌乱。

        “不是的,这个是真的,我已经和将军说过了,他会在衙门也登记上的,户籍是真的!裴玄急忙解释。

        说完以后才发现自己说漏了,想他裴玄在军队里面也是领兵打仗的,结果在甄甜这个小丫头面前,居然一点都不敢显露自己的本事,什么都要听她的。

        见到甄甜看着自己,裴玄叹息一声“我六年不曾回来,不仅仅是因为部队一直在戍边没有机会回来,还是因为,我知道你没有户籍,要想好好的带着你生活,就必须把这件事解决了,所以……”

        裴玄说不下去,甄甜看着他的眼睛里太清明了,没有一点从前的依恋和喜欢,只有看着陌生人的理性,于是,他说自己拼命努力积攒军功,努力向上爬来换取给甄甜一个身份的这样的话,都好像是故意想要在甄甜面前邀功一样。

        都好像是在解释自己那六年的缺席,即使那都是真相。

        甄甜头更疼了,这身体就好像是为了抗议她现在对裴玄的轻忽一样,一阵一阵的疼着,偏偏这裴玄还总是说不到重点。

        “所以,我为什么没有户籍,我的户籍哪里去了,就算在我自己身上的丢了,那我老家是哪里的,衙门总有记录吧,为什么要这样伪造户籍!”

        甄甜语气里都带着火,事情一个接一个的,搁在谁那里都会这样。

        裴玄被甄甜这样吼了问,抿了抿嘴“我也不知道你是哪里人,我本来是出来做任务的,就在青山村外面的河边看到你的。

        我把你救醒以后你已经把以前都忘记了,只记得一个甄甜的名字,我那时候要赶回边关去,所以才把你交托给李忠他们家照顾的!”

        裴玄把自己和甄甜的相识告知了甄甜,最后依旧还是一团迷雾,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还真的是个黑户。

        “你救我的时候,我身上穿着什么衣服,或者身上有没有带着什么?”甄甜心里面叹息,她到底是什么命吧,为什么要有这样奇怪的身世问题。

        老天爷你可做个人吧,路上捡个老公是皇子这样的狗血剧情还不够,还要给她来一个身世之谜,撒狗血到这样,读者不喜欢看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