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68章 冷冰的现实

第368章 冷冰的现实

        见裴玄松口气的把碗放在桌子上,甄甜心里面叹息,也难怪原主对这位念念不忘,便是她这个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也能感受到这个看似粗糙的汉子外表之下的温柔。

        如果她没有成为甄甜,认识晏辰,原身和这个人在一起,大概也是可以收获一份平淡的幸福吧!

        如果没有那些意外的话!

        “你请坐!”甄甜又说了一声,见裴玄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好像是那懂事听令的大狗狗,不由得又笑出声来。

        裴玄见甄甜笑了,又没有了刚才和他动手的时候的陌生模样,笑得时候梨涡还是以前的样子,也跟着笑了。

        “甜甜你还和小时候一样,和我想的那样!”裴玄看着甄甜,这样说道。

        “是吗,可是我终究不是那时候的我了!”甄甜见他傻笑,心里面涌现出无限的苦涩,都说人的身体也是有记忆的,这或者是真的吧,所以见到眼前这个人,她的身体都在难过。

        “甜甜,你怎么了!”裴玄就看到甄甜说话的时候眼泪就落下来了。

        甄甜那袖子擦干净,摇头“没事,我没有事,其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的,你是姓裴吧不知道全名是什么?”

        说完以后还补充一句“我之前撞到了脑袋,半年前的记忆,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又忘了?”裴玄听到甄甜说自己忘记了,居然是这样的反应。

        见到他如此,甄甜也是心里有了明悟“看来,我之前应该还忘记过一次!”

        甄甜苦笑,真是有趣,就是这样她居然脑子还是正常的,她好像还真是得感谢老天对她这样的仁慈呢!

        裴玄“……”

        不小心透露了真相,他低着头,心里面的滋味很复杂。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个军人吧,我记得大康的军饷没有那么多,你每年给李忠家里二十两银子,是哪里来的?”甄甜又问了一句。

        裴玄不回答,他看着甄甜“怎么会又忘了,是受伤了吗,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甄甜看着他这样,身上的衣服都只是棉布的料子,看着倒是崭新的,只是鞋子却破旧不堪,还有补丁,便也大概知道这银子怕是他自己在口粮里面省出来的。

        这样一想,甄甜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笑“想知道我为什么变成这样吗,你知道人心有多么贪婪吗,对一个普通的农家来说,一年白白得到二十两银子,便是天上掉下来的财富,适度的好处会鼓励人,可是过大的利益,催生的只有人无尽的欲望!”

        裴玄听到甄甜这充满了暗示的话,猛地抬头看着甄甜“他们对你不好?他们怎么敢,我要揍死他们!”

        “坐下!”甄甜揉了揉脑袋,真是好像事情还不够多一样,李秋,于欢,齐大千,商钱赌坊,这就已经够麻烦的了,结果这个六年没有回来的人,居然非要赶在这时候回来。

        裴玄听到甄甜这样一声,那站起来的动作又是坐下来,脸上也有了委屈。

        “裴……罢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你不用冲动,既然你来了,一切事情,我自然会告知你的,该你知道的,一点都不会瞒着你!”

        身体还在很痛苦,甄甜也没有办法让原身回来,而且她也没有那么伟大,好不容易活了,谁会自己找死,是她家晏辰小哥哥不够帅,还是小哥哥吻起来不够甜?

        好好的,干嘛要放弃这些,只是既然她用了人家的身体,有些东西,该交代的,甄甜也还是要交代的。

        裴玄坐下以后,眼巴巴的看着甄甜“我不是故意的,一年前我出去执行一个任务,所以来不及送银子过来,可是我才回来,就已经赶回来了,你看,这衣服是你给我做得,很合身!”

        甄甜好笑的看着明显短了一截的衣服,摇头苦笑“我不记得了,不过我可以把自己查到的,告诉你!”

        也亏得最近甄甜自己查自己的来源,要不她还真没办法和裴玄说呢!

        “裴……”

        甄甜觉得很尴尬,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眼前这个人,裴玄也感觉到了,有些沮丧的低头“我叫裴玄!”

        “好的,裴玄,你在六年前把我委托给李忠家里照顾,他们在第一年的时候对我还不错,第二年他们就开始对外宣称我是他们家买来的童养媳。

        从那一年开始的五年,我几乎都在李忠家里做活,这件事你只要自己去青山村打听,就可以知道,那时候我到底是怎么被李忠一家对待的!”

        甄甜继续揉着自己的眉心,她本来以为就原身那个懦弱的性格,死了就死了,解脱了,没想到裴玄对原身的影响力的确很大,身体记忆居然也这么深刻。

        “吃不饱,穿不暖,我慢慢的长大,相貌也比村里的姑娘都好,李家的大儿子总是窥探我,他们家的女儿李夏污蔑我勾引李忠。

        他们用你给的银子供着自己的儿子去读书,李秋读书不错,他们觉得有出息了,又觉得我配不上他们的儿子,然后你突然不再给他们家银子。

        然后他们在今年春天的抢亲大会上,把我绑过去,想要卖了我换银子,我无力挣扎,最后撞了墙,人在醒来,已经前尘尽忘!”

        甄甜说的没有什么情绪,因为这本来也不是她自己经历的,只是她打听到底,当然,甄甜唯一的感觉就是原主真的很傻。

        看着裴玄身上的衣服,那小小的少女,便是生活在那样的家里,大概也是很努力的攒几年的钱,才能买那么一块布,给心里面念想着的裴哥哥做一件衣服。

        可是还做的小了,难怪那么受折磨也没有想过放弃,却在被逼抢亲的时候,那样的决绝,因为知道自己不能嫁给心里深爱的男人了吧,所以满心绝望,一腔热爱,都付最后那一撞当中。

        甄甜说的简单,裴玄听的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眼前的甄甜一身红色的孺裙,明媚又漂亮,可是曾几何时,她过得甚至不如那乞丐。

        她现在所有的地位,所有的光鲜,都是她自己的努力,还有来自于那个名叫晏辰的男人所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