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65章 他回来了

第365章 他回来了

        李秋不想要姜丽花带着孩子进门丢人,又因为知道是姜丽花背后算计死了自己老娘。

        想要打掉姜丽花肚子里的孩子,想的是很美好的,可是姜丽花是一朵霸王花,又有甄甜捣乱,姜丽花知道了李秋的打算,还能不吹枕头风么。

        李秋最好敢胆大包天的把他老爹也弄死,反正死一个要守孝,死两个也是的,否则现在能帮他的,大概也就只有一个李夏,李夏还是个的彻头彻尾的蠢货。

        至于李春,那也是一个怂的,就算为了好处帮李秋,能力也有限。

        本来还有一个李德福,因为李德福和姜丽花之前的同盟已经的破裂了,现在李德福被甄甜这么一搞,死定了。

        李秋现在只能自己过来发难,所依托的,也不过就是他手里的那个关于甄甜身世的秘密。

        周婶也是听到了消息,所以马上给甄甜送过来,见到甄甜不以为意,周婶也跟着着急不过好在比起上次,这一次还有那么多做活的男人,怎么也不至于让甄甜吃亏的。

        “反正我也是听到了的,你也提前做好准备,他们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的,而且听李秋说,是要把你抓回李家去!”

        周婶也只是听了几耳朵,其实传说的更过分,李秋现在说甄甜根本就还是他们李家的童养媳,要把她抓回去。

        好像还说甄甜和晏辰是无媒苟合之类的,周婶也说了甄甜和晏辰是有婚书的,结果根本没有人听。

        大概这村里人见到有热闹可以看看,便顾不得什么其他的了。

        甄甜听到周婶的话,也完全明白李秋到底在做什么,他在试探甄甜的底牌,之前送甄甜过来的男人没有给李家户籍,甄甜这几个月一下子变了模样,李秋怕是也在怀疑甄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之前那个男人,可是一年给他们李家二十两银子的好处,让他们帮着养甄甜的。

        能出得起这个银钱的,应该都是不差钱的了。

        “多谢周婶了,放心,我心里有数的!”甄甜心里面已经屡清楚了大概是个什么情况,和周婶道谢。

        周婶该说的也说了,又看着甄甜明显比起之前完全不同的感觉,之前那个在晏先生身边巧笑倩兮的小女子好像只停留在记忆里面了,现在看不出一点从前的痕迹。

        甄甜何尝不知道自己和那时候不一样,那时候有人站在她面前,用自己的生命也要把她护的好好的。

        那个时候她看得分明,却可以肆无忌惮的装傻,而现在的她是要自己去面对一切争议,去战斗的人。

        她从来不是傻白甜,现在只是不愿意再装成那个样子而已。

        见到周婶离开,甄甜低头想了什么,又再一次进门,李德福落在陈家的手里,基本上就没有了回转的余地,只是李秋怕也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战友。

        虽然也许未必多喜欢李德福,但是如果没有这个人,李秋做事会更艰难,不知道多久李秋才会明白过来,这一次,他只能一个人面对甄甜。

        果然,当天芙瓷就送来消息,李秋跟着李德福去了漳县,芙瓷还问需不需要跟着李秋,甄甜只是让人送信去漳县,之后的三天时间里,整个青山村,还有甄甜这边,都凝结着恐怖的安静。

        却好似酝酿着汹涌的风波,山雨欲来风满楼!

        蔚县外面的官道上行来一匹马,骑马的人是一个青年,剑眉星目,皮肤黝黑,男子身上穿着一件不合身的青色衣衫。

        随着这末夏缓缓带着轻微凉气的风,吹的他衣摆飘舞,眼看着蔚县近在眼前,青年人摸了摸自己的马,又从一边的包袱里面拿出来个饼子,咬了一口。

        对着近在眼前的城门,青年笑得开怀,好似低语一般的对着马儿倾诉“六年了,我的甜甜,我回来了!”

        这人便是从东北边关赶过来的裴玄,他一路快马加鞭,今日才终于要到蔚县了。

        而就在他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蔚县,准备进城的时候,猛然睁大了眼睛。

        对面是一队人,为首的女子骑在马上,一身红衣醒目而闪耀,女子的皮肤白皙,即便是快马行来,张口命令马匹的时候,那唇边的梨涡有总是若隐若现,硬是多了几分可爱。

        “这小丫头,真的长大了!”裴玄舔了舔嘴唇,离开的时候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小丫头,转眼间已经是个漂亮的少女。

        伸手碰了碰脖子上的坠子,裴玄后知后觉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又努力的搓脸,让自己更精神一点,然后对着已经越来越近的女子,准备迎接心中女孩的目光。

        今日一早柳青便让人来传话,齐大千一家都已经被控制住了,已经要开始审问,在抓齐大千这一家人的时候,受到了商钱的人的阻挠。

        这齐大千和商钱之间的关系怕比他们想象中更亲密,毕竟这是重要的和二皇子晏颀有关系的线索,甄甜自然不能放过。

        所以才知道消息,她马上就骑马出来,准备亲自去问问这个齐大千,没想到这才出了蔚县,就见到官道上居然有人傻乎乎的骑马在路中央。

        甄甜不由得皱眉,难道哪个时代都有这种傻吊吗,没事拦着路,太没素质了。

        本来就着急,甄甜的脸上越发沉起来,又是抽了一鞭子,加快速度,直接从这人身边略过,急匆匆的往本来的目的地赶。

        裴玄一边心里面担忧自己这一路奔波,本来就比那小丫头年纪大了不少,现在看起来怕比本来年纪还要老成一些,怕小丫头再嫌弃自己。

        可是又心里面带着一点期望,从六年前见面到现在,太久了,他只在回忆里想起那个画面,他想过许多次小丫头长大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想过很多,可是都想不出来,他努力,他拼命,付出一切的就在等着真的见到已经是少女的小丫头的身边。

        想再看看她,想听她叫自己一声裴哥哥,想要问问她,他都准备好了,让她做自己的新娘。

        可满怀的激动却在看到甄甜直接从自己身边略过的时候,就好像被一盆凉水给从头浇到底。

        眼看着甄甜骑马的背影开始变远,裴玄慌忙的回头,张嘴“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