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63章 当诛

第363章 当诛

        甄甜听到屈小婉如此提议,也笑了,脸上犹有怒气“走!”

        甄甜真的不是憋屈自己的人,她若是甘心情愿的,哪怕在全世界的人心里都觉得她委屈,她也不会动摇,也会觉得舒服。

        就像是前世那样,即使浪费了自己所有的聪慧和才能,也没有哪怕一点的后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看似是浪费了她的聪明,可是有多少天才也许到死都不能感受到所谓的平凡滋味,在现代的许多年的时光里,她其实是享受到了平凡的。

        不能说一点憋屈都没有,可是她一样也得到了,离开以后,没有人议论她的父母是什么人,她过了自己想过的生活。

        上天对她多不薄,一朝穿越,她还可以选择另一种人生,无论是前世的低调,还是今生的高调,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所以无论后果是喜是悲,她都不觉得有一点点的委屈,也不觉得后悔。

        但是别人不能勉强她,一点点都不行!

        她这样宁折不弯的脾气,有了憋屈难受,不发泄出来,就得疯了,所以现在屈小婉的提议对甄甜来说恰到好处。

        于是,刚刚看到韩启斓匆匆去见了甄甜,又匆匆出来离开的江华和周达两人便见到对面的院子里跃出来两个身影,一人白衣红裙,蓝色孺裙。

        两人的头发都只是用了一个簪子在头顶上固定,那些正在盖房子做活的人见到如此,不由得被吸引了视线。

        白衣红裙的自然是甄甜,她的手上红色的鞭子舞动,对着对面蓝衣的屈小婉打过去。

        屈小婉见到甄甜的鞭子之后,眼前一亮,只见到她也伸手,那本来是腰带的地方,便抽出一把软剑。

        “殿下不用收手,咱们痛快打一场!”屈小婉见甄甜似乎怕伤到自己,哈哈大笑,她的武艺可是不差,哪里用别人让的。

        甄甜也看出来屈小婉的功夫的确很好,比朱玲好很多,如果她不是练了内功,怕根本不是对手,于是手上的动作更果断了一点。

        红色的鞭子直接冲着屈小婉的面门而来,屈小婉提剑便挡住了甄甜的这一下攻击,不过呼吸之间,两人便已经对了十几招。

        两个女人之间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每一招都是凌厉的,周达和江华一干人等从一开始见到主子动手的担心,到最后已经是完全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主子彪悍到这个程度,他们做下人的是真的觉得压力有点大。

        甄甜在和屈小婉真的动手以后,才有一种过瘾的感觉,其实朱玲不是从小就习武的,而且她都是因为自己喜欢偷着学,后来和甄甜认识了,才更光明正大一点。

        所以就是朱玲真的天赋异禀,但是和甄甜对招的时候,其实是要弱一些的,而甄甜前世从十几岁就开始练武了,加上她又聪明。

        所以和朱玲对招的时候,特别是甄甜自己练内功之后,就已经不过瘾了。

        但屈小婉不同,她从小就跟着爷爷习武,所以基础很厚,甄甜根本不用收手,可以打的尽兴。

        “哈哈,爽快!”转眼就已经是百十招过来,本来胸中郁闷的气,也好似松散了许多一般,甄甜畅快的大笑。

        屈小婉也是多年难得遇到一个可以和自己这样对打的对手,见甄甜笑了,也收起自己的软剑,脸上有汗水,可是笑得欢快“哈哈哈……”

        两个女人相视而笑,有种突然遇到势均力敌的只有的意思。

        红色的鞭子又被甄甜绕在手腕上,甄甜回头看着周达他们这些人“热闹没得看了,还不快做活!”

        周达和江华一帮人见甄甜虽然是这样说的,语气却很轻松,不像是真的动怒的样子,也都一起行礼,乖乖去做活了,不敢不听话,被打会死惨的。

        屈小婉过去拿了帕子过来,递给甄甜“殿下心里面可舒服了一些,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甄甜接过来帕子,擦着脸上的汗水,两人一起进门,端着茶水喝“也没有什么,就是有时候觉得干点什么事情都很憋屈,这样想想,当年真的不容易!”

        屈小婉也没想到甄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了甄甜一眼,也语气感叹“咱们女人不就是这样么,想要容易,就得压着自己,如果要做事,就得这样憋屈着。”

        别看现在屈小婉在大康军队里面那么高的名声,当年屈老将军带着孙女上战场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都觉得不合适,甚至拿出来女子上战场会打败仗这样的话来。

        但是屈老将军却根本不理会这些争议,偏偏要带着自己的孙女,最后才有了十岁的军事天才少女。

        “殿下有所不知,那时候我其实也很不安,祖父那样不顾一切的带着我,若是我做得不好,反而麻烦,几次我带兵出战都战战兢兢的!”

        刚才这样交手之后,甄甜和屈小婉都放松了自己,才能这样的说话,屈小婉今年三十岁,马上三十一岁,按理说已经是很成熟的女子年纪,有些人家怕是都要做祖母了。

        甄甜才只有十六岁,还不到十七岁,当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说不定已经十七了也不一定。

        反正屈小婉就觉得明明她们的年纪相差了那么多,但是她却觉得她说的这些,甄甜都懂得。

        其实心理年纪已经二十三岁的甄甜是真的懂,听到屈小婉这么说,也点头“所以我就在想,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不用那么难,不过人心本来就是如此,便是没有所谓的这些教条,依旧都是困难。”

        最后甄甜笑了,与其去抱怨这些外部的东西,不如去做自己能做到的“所以,有人来找麻烦,咱们就给打出去!”

        屈小婉知道甄甜这说的是她现在遇到的事情,也跟着点头“殿下有任何需要,尽管吩咐,小婉义不容辞!”

        甄甜摇头“没事,我还能应付,这些日子差不多就要有结果了,等对面的房子盖好了,我就会送一部分到那个地方去,你若是最近有空,不如就多出去看看,我给你的那几本书,也需要继续教下去!”

        看着外面的天空,甄甜没有让屈小婉帮忙,一个小小县令而已,还不至于让甄甜乱了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