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48章 裴哥哥

第348章 裴哥哥

        李夏的罪证确凿,只要留下来,李秋的家庭就不再是清白无罪的,是不能考科举的,到时候他为了能当官科举,若是做点什么事情……

        甄甜的手指互相捻了捻,她已经给李秋都计划好了可能的做法和路,到时候就看他要怎么走了,不过无论怎么走,都是绝路就是。

        李夏见甄甜这样不客气,心里面气的想反驳,结果抬头看着甄甜那一双眼眸里面的冷漠,总算记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是什么样的。

        “你问吧!”李夏不想识时务也得识时务,她见过姜丽花,那个女人不好对付,这时候的李夏有点后悔,那时候如果能阻止她娘撞脑袋就好了。

        她娘如果好好的在,怎么也不会让那个女人这样作威作福的。

        “我什么时间来的你们家,是什么人送过来的,还是卖给你们的?”甄甜问李夏。

        目前可能知道她身世的,基本上只有李家人,李春跑了,她问李夏正好。

        李夏没想到甄甜居然想问自己这个,突然笑了“我还以为你这个怂鬼一辈子也不会想问这件事呢,之前还跟我念你的裴哥哥,可是嫁给晏瘸子之后,还不是就变心了!”

        本来一直疏懒的眯着眼睛的甄甜在听到李夏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下子睁大眼睛,又是一巴掌“你大概是忘记了,要怎么和我说话!”

        李夏看甄甜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了,和甄甜就从来不会好好说话,都忘记了现在她们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了。

        咬了咬牙,李夏不敢和之前一样的语气“原来你是真的忘记了,你是六年前来我们家的,送你来的是个男人,给了我娘二十两银子,说是让我们家照顾你,然后他就走了!”

        李夏也没有瞒着甄甜,反正她现在这样,如果甄甜不帮她,她估计也活不了,一线生机就在这里,她如果再耍滑头,什么下场她是很清楚的。

        甄甜的手在袖子里握拳“之前我和你说过什么裴哥哥吗?”

        “可不是么,你才来家里的时候,和我住在一起,每天就盼着你的裴哥哥回来接你,我还以为人家真会来接你,谁知道这么多年了,连个面都没有露!”

        李夏讽刺的一笑,甄甜刚来他们家的时候,爹娘对她都可好了,那时候也才十岁的李夏一下子就变成了不是家里独一无二的那个。

        她看不到因为甄甜的到来,那个男人留下的银子,她多了更多的好看衣服和首饰,只看着甄甜抢走了爹娘的注意力。

        本来甄甜和李夏的关系也不错,毕竟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同龄人可以说说话,就把自己对那个裴哥哥的心思都告诉了李夏。

        可惜原身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六年也没有再出现,李夏第一年拿到了银子,还对甄甜很好,后来银子一直有送来,可是人没有回来,李家便动了其他的心思。

        “谁知道二哥居然看上你了,你还不乐意,爹娘就想生米煮成熟饭,对外说你是家里买的童养媳,你那时候也是傻,一句话也不反驳,就知道闷头干活,估计是知道不会有人来接你了吧!”

        李夏这样说道,语气里还是有讽刺,甄甜又瞪了她一眼,李夏哆嗦了一下,低头不说话了。

        按照李夏这个说法,李忠之前的心虚就有了解释,他们其实根本没有甄甜的户籍,也没有什么童养媳这样的事情,从头到尾,甄甜也只是一个陌生人交给他们收养照顾的女孩子而已。

        只是李忠一家贪心,拿了人家的银子,还想贪心的让甄甜成为他们家的儿媳妇,后来李秋读书有出息了,又觉得甄甜配不上李秋,动了其他的心思。

        “我之前有没有和你说过,那个裴哥哥叫什么名字,还有,他长什么样,多大年纪,知道吗?”甄甜低声又问李夏。

        “我也就看了一眼,那时候看着年纪应该十八九岁吧,长得没有你爷们好,难怪你变心了!”

        即使努力忍着,李夏说话的时候,眼底的嫉妒还是很明显的,甄甜看到她这样的眼神,也有些明白了。

        那个送她来到李家的男人,相貌应该也是不错的,只是她根本没有一点对这个什么裴哥哥的印象。

        甄甜问到了自己想要问的,李德福到底在算计什么她也都明白了,说到底也就是没有知道她没有户籍,想要拿着她的身份说事。

        加上之前她从周婶那里听到的,当初那人送甄甜过来的时候,显然也很低调,没有声张,所以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李忠他们一家人。

        现在她就还需要等晏辰的回应,看看他当初之所以没有继续查下去,到底是因为什么,甄甜有一种预感,她的来历怕是没有那么清楚。

        该问的都问了,甄甜站起来就要离开,李夏见甄甜这就要走了,急忙过来抱着甄甜的大腿“你去哪儿,你说要送我去找二哥的!”

        甄甜被这么抱住大腿,也是直接用力甩开“跟我走!”

        虽然救李夏听让甄甜觉得不是滋味,不过账以后再算也来不及,现在必须不能让李德福和李忠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而且也得坑一下李秋。

        整个李家没有一个好人,但是最具有威胁性的,就是李秋了。

        李夏听到甄甜这么说,急忙站起来跟着甄甜出去,这村里的夜很深,天上乌云遮蔽了月亮,没有一点点的光亮。

        李夏看着近在眼前的,甄甜的背影,有些害怕的抱住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能看到她的动作一样,甄甜冷笑一声“你还会怕吗,连自己亲娘都能下手的人!”

        “我也不想的,都是你们逼我的……”说完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急忙又闭嘴。

        甄甜懒得理会她,今天她事情很多,思绪也很复杂,懒得计较。

        出门之后,甄甜带着她往村外走“这是一两银子,足够你租一辆车去永定府了,快点跑,若是不够快,被人抓住了,我可是不会再救你一次!”

        李夏手里拿着那一个小小的银块,二话不说转头就跑,至于甄甜则是看着那祠堂外面鬼鬼祟祟的人,把斗篷穿起来“心情好不爽,想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