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39章 户籍是假的

第339章 户籍是假的

        “你自己注意一点,姜丽花那个女人不一般,别上她的当,这一回也是你运气好,没有亲自动手,这回他们有了把柄在我手上,李秋不想被人知道真相,就必须得多给咱们一点好处才可以。”

        “嗯,我听福哥的,我听着那个小贱人在县里,每个月能赚十几两银子呢,以后咱们也能有这么多吗?”

        说话的时候都是对以后有钱了的向往。

        李德福呵呵一笑“十几两银子,怎么可能,一个月少说也得有几十两银子,当然是我们的,就算一开始不都是我们的,以后也会都是的!”

        李德福完全不遮掩自己的野心,想要得到甄甜的财富。

        “真的吗,那咱们以后要怎么做?”知道是那么一大笔的财富,李德福媳妇的脸上都是激动,这时候怕是真的让她杀人,她也不会害怕了。

        甄甜坐在工坊里,一边录音,一边把这对夫妻的算计都听得清清楚楚,本来脸上的冷笑已经变成了严肃。

        正说的热闹,李德福的女儿似乎是醒了,两口子果然不继续说了,李德福媳妇去哄孩子和李德福玩,自己要去做饭。

        甄甜顾不得想起来,匆忙从工坊里面出来,跳墙出来,转头脚步匆匆的回到她住的地方。

        “主子您回来了,也不知道芙瓷和张燕去哪里了,午饭主子您要怎么办呀?”甄甜才上坡,就见到江华在找自己。

        只是他说了一半才发现甄甜的脸色有点不好,也不敢多说话了,甄甜的心情有些复杂,不过倒是也不会把情绪发泄在无辜的人身上。

        “你们自己解决吧,如果不会就去周家看看能不能有人帮忙,这几日周婶都在家准备周寿成亲的事情,可以帮你们做饭,到时候该给多少钱就给!”

        江华他们其实自己都习惯解决这些事情了,只是担心甄甜自己,只是现在看着甄甜这样,也不敢多问“是,主子,那我们自己解决!”

        “可是盖房子有什么困难吗?”甄甜以为江华是遇到什么困难了,问了一句,大概也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不适合处理这些,她摆摆手“罢了,有什么问题都改天,我回去休息一下,不要打扰我!”

        也不等江华回答什么,甄甜直接脚步匆匆的回了屋子,还把门和窗户都反锁上了,江华这回是完完全全的知道甄甜现在心情不大好。

        回头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是想到甄甜这样严肃,心里面也怕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

        而甄甜把门窗锁上之后,就再次进入了工坊,她不会否认,真的出事的时候,这样熟悉的环境或者熟悉的人才能让她能稳定下来。

        把手机里面的录音再打开,刚才听到的所有对话再一次的出现在甄甜的耳朵里。

        “身份有问题,李德福怎么会知道我身份有问题?”甄甜不是不信,她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李德福是不可能知道她和晏辰的真实身份的,他如果有这个本事,也不至于被陈家那么欺负了,所以李德福口中的,她的身份问题,就和晏辰无关。

        甄甜想起之前周禄和她说过,晏辰之前曾经让周禄查过她的身份和来源,那时候甄甜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还以为是为了帮她拿到户籍。

        后来周禄也说了晏辰突然就不让他继续查了,然后晏辰第一次和她说起过,要送她一个礼物,最开始因为甄甜忙着自己的事情,晏辰说了甄甜也没有在意。

        再之后甄甜忙完了,晏辰才说了那个礼物和惊喜,就是她自己的户籍,甄甜从一边的书架上拿出来一本书,从打开扉页,里面夹着的,就是她自己的户籍。

        不仅仅是她的,还有一个是晏辰的户籍,把两个放在一起,甄甜不得不承认,这两份户籍除了内容,其他的都几乎是一样的。

        李德福说了,她的身份问题还需要李忠一家的配合,那就证明李德福所谓的身份,是和晏辰没有关系的,而且如果李德福知道了晏辰是三皇子,她是三皇子的女人,别说不是正妃,就哪怕只是个能入府的女人,李德福也绝对不敢算计着让甄甜给李秋暖床。

        甚至不是当妾,只是暖床,这几乎是最低贱的女子才会被这样的对待,除了喜儿那样自甘堕落的,没有女子愿意一点名分都没有的给人暖床。

        如果他们知道甄甜是三皇子看中的女人,还敢这么做,那李秋基本上就等于找死,也不想要自己的仕途了。

        因为这样的事情,别说李秋一个书生,就是晏颀这个二皇子也不敢这么干,那对男人是多大的侮辱呀。

        所以摒除了王妃身份这件事之后,李德福说的话,指向的就是甄甜自己本身身份是有问题的,而且这身份也很低贱,所以他们才敢背后这样算计,让她做个给人暖床的。

        万事也经不起仔细推敲,甄甜手里拿着自己和晏辰的户籍,晏辰的这一份户籍是假的,这毋庸置疑。

        晏辰是三皇子这件事是肯定的,甄甜去东都府的时候见过了,一个争夺皇位的皇子,要仿造一份户籍怕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而手里的这两份户籍,甄甜也是会仿制的,之前她就做过假户籍,这分明来源一样。

        如果连她本人的户籍也是假的,和之前周禄没有查到她的来历,还有就是之前她想要从李忠那里拿到户籍,李忠宁可赔钱也没有给户籍这件事。

        这一切就能对上了,可是,甄甜低头看着眼前这两份户籍,如果她的户籍是假的,那她到底是谁,晏辰是知道了什么才这样做了一份假的户籍,还是说因为发现她来历不明,所以这样得过且过了?

        一下子坐在椅子上,甄甜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上自己和晏辰在东都府拍下来的照片,照片里的少年丰神俊朗,少女巧笑倩兮,眼睛里都好似带着光晕一般。

        她不在乎原身是个被人欺负到尘埃里的村姑,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来自现代的灵魂,可是如果原身本来就有什么问题,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甄甜根本没办法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