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34章 身份不明

第334章 身份不明

        到时候把甄甜送给秋哥儿当个暖床的,也不要什么名分,还能赚钱,李忠心动了,这样的好事,如果成了,那就太好了。

        只是,李忠忍不住的担忧,如果成了是如此,但是,如果不成呢,该怎么办?

        李德福一看李忠这唯唯诺诺,犹犹豫豫的样子就忍不住生气,若不是他得罪了陈家,怎么会沦落到只能给这样一个人出主意的地步。

        他明明可以自己当里正,那些好处也都是他一个人的,结果遇到这样一个蠢货!

        “你还犹豫什么,你以为那个女人回来了,就会让你家这么安分生活吗,你可别忘了,以前你们是怎么对她的,还指望她对你们感恩戴德吗,若是你不动手,还等着她对付你吗?”

        李德福这话虽然是威胁,倒是一点也不假,李忠就是因为知道甄甜回来了,担心才来找李德福的,现在李德福的话几乎就是戳中了他所有的担忧。

        “你不懂,她没有那么简单的,都是陈二妮那个蠢娘们,我就说不要那么对甄甜,最后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连累了我!”

        在李忠这样的人的心里,所有的错误都是别人的,都和自己无关,却不曾想过,当初甄甜被欺负的时候,他也是受益人之一。

        李德福一见到李忠这有松口的意思了,他之前就问过李忠很多次,但是李忠似乎有担心,所以一直都没有说出来。

        这一次甄甜居然又回到青山村,真的让李忠担心了吧,今日才被李德福给问出来了。

        “已经做过的事情就不要后悔了,你的意思是,甄甜的户籍不一般?”李德福不理会李忠抱怨什么,他只是想知道甄甜是不是身上有什么能被攻击的地方。

        “她哪有什么户籍,她就是被人送过来让我们帮忙照顾的,那个人也没有给我们户籍,只说以后会来接她,谁知道那么多年都没有过来。

        最开始的时候还给送银子过来,后来一点吗消息都没有了,我们还白白养活个大活人吗?”

        虽然之前就猜过李忠瞒着的应该是不小的事情,但是李德福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这么要紧的事情。

        大康的人在出生之后就会有专门的官媒上门为孩子登记户籍,这也是为了管理百姓的,所以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每一个出生的人都是有自己的户籍的。

        有了户籍,之后才有其他的事情,征兵或者是田地,考科举,出门,读书,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户籍之上。

        如果没有户籍,那就证明是黑户,比如甄甜这样是突然被人送过来给李忠家里照顾的,她的身份就很难说得清楚。

        这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也难怪李忠不敢说出来,因为收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如果被发现这个人是什么逃犯之类的,李忠家里也都落不到好。

        而且李忠担心的还不仅仅是这个,还因为那个送甄甜到他们家的少年,看起来就很厉害,之前每年都给他们家二十两银子。

        要不是那个人给银子,他们哪有本事送孩子去读书,只是后来那人就没有消息,也不送钱了,他们才想着把甄甜卖给别人。

        其实没有户籍,也就是村子里的人会把人弄回去,李忠是知道女儿找了张麻子的,那张麻子和李忠都是男人,总有些关系的。

        张麻子那个性格,都打死几个媳妇了,这回甄甜到了他家里,估计也是一样的下场,李忠看着是这样,也就没有阻止陈二妮了,他们的确是需要银子的。

        而且如果再不处理了,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要一直养着甄甜,难道还真的把人嫁给自己儿子吗,这可是没有正经户籍的女人,他们不想因为甄甜耽误了自己儿子的未来。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甄甜会不要命的撞墙,还被一个外地来的后生给娶回家了,他们拿了银子,可是甄甜居然变了,他们李家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怪道我看着那小娘皮这样邪门,我看她根本就不是什么一般人,说不定是哪里来的逃犯呢,好啊,这样的人还敢如此嚣张,我看她以后怎么嚣张!”

        李德福简直笑得要疯了,一个没有户籍的女人,他们要拿捏就更简单了,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他们就是怎么揉搓也不敢说什么。

        李忠见李德福这么癫狂的样子,脸上依旧是担心的“但是他们办理了婚书,也就是说,她是有户籍的呀!”

        “是吗,那你见到过送她到你家里的人了吗,还是你觉得晏瘸子有本事拿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户籍?”

        李德福说起晏辰的时候语气很是不屑,不过一个没用的瘸子,靠着媳妇赚钱生活,后来居然还能被媳妇给欺负的自己跑了。

        就这样的男人,难道还能有本事帮着甄甜弄好户籍吗,谣言害死人,最开始传说晏先生是被甄甜气走的人一定不知道,就因为自己随便的猜测,让人信以为真,做了蠢事。

        同样也证明了晏辰之前在村里一直塑造的形象很成功,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文弱书生,所以才纵容了自己的妻子那样的跋扈嚣。

        现在的李德福也一样根本不相信甄甜自己可以搞定户籍问题,甄甜自己就更不可能了。

        李忠听到他这样说,也很犹豫,实际上,李忠也是见过晏辰的,那就是个文弱没用的书生,说他有什么大本事,李忠是不信的,本来就还不如他自己呢!

        “那你想怎么干?”李忠还是担忧“我可是听人说过,他们是去衙门办的婚书!”

        “是吗,那就说明他们伪造户籍,这可是死罪!”李德福眼底里都是阴狠。

        李忠咬了咬牙“她要是死了,那些财产可不是都给咱们的!”

        李德福哼了一声“我知道有个人可以帮我们!”

        “万一户籍是真的呢,我也很久没有见过那个人了,她突然变得这么厉害,说不定就是和那个人见面了!”

        甄甜的变化是个人都看在眼里的,说和之前两个人有不为过,只是李忠因为心虚,所以不敢多去衡量,又猜错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