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33章 险恶用心

第333章 险恶用心

        张燕和芙瓷两个本来也不懂这些,只是家里的活儿就那么多,所以做完了以后也就跟着一起听,然后很快,他们就听糊涂了!

        什么是电,那是神仙的仙术吧,反正他们完全不能想象,也不知道是什么。

        甄甜说完以后看着面前的四脸懵逼,叹息一声,她果然任重而道远,一次不行就多解释几次吧!

        不管有多么的麻烦和困难,青山村的房子终究是开始动工,甄甜几乎每天都和江华他们在一起商量怎么把房子盖起来。

        不过几天时间而已,甄甜要在青山村盖房子,现在来往的是一群男人的话就传了开来。

        “德福,甄甜回来了,她不会影响我们的事吧?”李忠这几天确认了甄甜已经回来的消息之后,就过来找李德福。

        之前因为得罪了陈家造成的阴霾好似不见了一样,李忠到的时候李德福正坐在房里喝着小酒,吃着花生,哼着小曲。

        旁边李长贵也消停的没有了闹的声音,李忠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李长贵媳妇从房间里出来,从前还总是打扮的整齐的样子,现在连衣服都是脏兮兮的,神情呆滞,完全跟没看到李忠一样。

        见到她出来,李忠皱了皱眉,厌恶的转头,直接进了正房,现在李德福已经自己搬到正房住了。

        进门见到李德福正喝酒呢,李忠也不客气的坐下来“听到了吗,你是知道的,甄甜她……”

        “闭嘴!”不等李忠把话说清楚呢,李德福便大声呵斥道。

        最近他们在李家祠堂开了学堂,收的束脩不是非常的多,不过好在他之前和李忠出去拿捏住了这个先生的把柄,一个月才不到二两银子。

        这样一来,他们这个学堂居然已经开始赚钱了,这下子日子过得也舒坦了不少,唯一可惜的是甄甜不在,他们之前倒是让人去找过流霜的麻烦。

        没想到甄甜自己厉害也就算了,连买的奴才都很厉害,韩启斓那时候居然完美的解决了危机,还让流霜更进一步。

        之后他们就一直忙着学堂的事情,还有老杨头的那个学堂和他们竞争,现在他们只想找到借口把老杨头给拉下来,以后好处多得是。

        唯一麻烦的是甄甜那个人精又回来了,如果让甄甜知道是他们那时候找人去闹的流霜,甄甜那个性子,他们都不得不到好儿。

        而且,李德福看了李忠一眼“就是个小女子而已,看看你什么样儿,还想当里正呢?”

        李忠听到李德福这么说自己,也抿抿嘴,神色稳定了一点“她是一般的女子么,那时候你给我出的招儿,她可是都看破了的!”

        揭人不揭短,李忠对李德福可不客气,直接说道,当初李德福给他出的主意,还不是没有算计到甄甜,他不得不拿家里的银子赔偿甄甜。

        最可恶的是李春居然敢偷了家里的银子跑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要是让他找到了,看不扒了他的皮!

        李德福听到李忠这样揭短自己,脸上是不掩饰的冷笑“是吗,那不如你来告诉我,你为什么那时候要给她银子?”

        真的当他李德福是傻子,甄甜那时候明明要的是自己的户籍,李忠宁可给钱也不拿出来户籍,后来他可听说了,那个晏瘸子亲自带着甄甜去衙门办理的婚书。

        “她的户籍是谁还给她的,如果你拿着她的户籍,我就把她卖到青楼去,还用得着这么怕她吗?”李德福恨声说道。

        其实李德福对甄甜的恨意来的特别莫名,从头至尾,他家里变成这个样子,都没有晏辰的痕迹,晏辰把自己摘的特别清楚,可是偏偏李德福就这么的恨甄甜和晏辰。

        见不得甄甜有一点点的好,不知道的还以为甄甜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家的事情了呢!

        李忠被这样质问,脸色也变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甄甜会有户籍,他不敢去问,以前那个在家里随便被欺负的小姑娘,现在却是个可怕的人,李忠不敢直接对上甄甜本人。

        李德福一看李忠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瞒着自己,放下酒杯,看着李忠的眼睛“你告诉我,你们到底瞒着什么,我就有办法收拾她。

        你应该知道,那个小娘皮可是很赚钱的,我们要是拿捏住她了,以后有的是银子。

        秋哥儿也快考试了吧,他到时候回来如果看着你给他准备好了这么大的礼物,会怎么看你这个爹?

        他难道还会为了什么和你过不去吗,俏寡妇的肚皮,也快撑不住了吧?”

        李德福这话就凑在李忠的面前说的,李德福以前就知道甄甜有本事,能赚钱,还想过让自己弟弟把人给娶回家,然后给他们李家赚钱。

        不过李德华自己不争气,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他可是亲眼看着那么个小女子,现在成为蔚县有名的商人,流霜这个名字可是非常有名的。

        只要拿捏住了甄甜这个人,以后那些什么胭脂,染布还有瓷器,那些银子,都是他们的。

        “秋哥儿还不知道你把银子给了甄甜吧,以后秋哥儿考中了,还要进京的,就你现在这样,当了里正,就有钱送秋哥儿上京了吗?”

        显然李忠是害怕什么,即使李德福说了话,他脸上还有犹豫,于是李德福又加重了筹码,继续说道。

        李德福这一番话可以说每一句都戳在李忠的心里,姜丽花怀孕了,就想进门,这些日子总是在催着他处理了陈二妮,要不她的肚子也遮不住了。

        可是他现在还没有当成里正,而且,听到李德福提起自己的那个二儿子,李忠也忍不住的哆嗦。

        他那大儿子也不过就是偷了家里的银子逃走的本事,可是李秋不同,他读书认字,心思根本就是他这个亲爹也猜不透的。

        他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陈二妮的束缚,遇到了个温柔解意的女子,他知道自己二儿子最想要的是什么。

        只要能帮着秋哥儿更进一步,其他的秋哥儿都不会介意,秋哥儿喜欢甄甜。

        李德福说的不错,如果甄甜的银子都能归他们所有,那一切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