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28章 厕所经济

第328章 厕所经济

        “对了,和秦力说,这个卫生间是单独要钱的,一个十两银子,如果他不给,就给我拆了!”

        甄甜离开的时候还特意交代了周达和江华,她送了秦力银子,这回再都给赚回来。

        “是!”两人听到了以后答应下来。

        “甜甜你以后就盖这样的房子吗,我看那个茅房挺好用的,也干净,能不能给我家也弄一个呀,十两银子一个,我给!”

        朱玲今天看到秦力这个房子的时候也是大开眼界,完全是一片金色,简直可怕,但是卫生间偏偏又那么的好,还方便,她见了都想用呢!

        对于朱玲这种热衷于支持自己生意的行为,甄甜也只能笑着“这个也不算什么,不过也不是最终版本,你如果想要,我让两个人去家里给你改就好了!”

        目前这个只是加入了一个水循环系统,在朱玲这样大康的人看来,这已经是非常方便了,可是对甄甜这样在现代用过先进的人,就觉得不够看了。

        每到这时候甄甜都要感叹一声,还好工坊跟着她过来了,否则洗澡和上厕所都那么不方便,她绝对不能适应这样的古代。

        朱玲听甄甜说让人帮她弄,马上点头,她是不会和甄甜客气的“好的,就这么说定了!”

        甄甜笑着摇头,带着朱玲又坐车回到蔚县,秦力这边就不需要甄甜再盯着了,等到真的做事的时候,就是对上于欢的时候了。

        “主子!”甄甜才进门就见到了芙瓷和张燕。

        “进来说!”见到她们,甄甜先进门“怎么样了?”

        “李忠和李德福在青山村李家祠堂开了一个学堂,一个月的束脩要一百文钱,现在和大柳树村的学堂争夺生源,打的热闹!”

        这几日芙瓷和张燕每天几乎都在青山村,她们就住在甄甜的房子那边,因为秦力的院子已经竣工了,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转移到了青山村,开始打地基给甄甜盖房子了。

        甄甜这几日忙完也要回去盯着,她打算把这个房子尽最大可能的用一些技术,所以这个房子基本上不会建成的太快,但是一旦成功,意义是巨大的。

        不过甄甜也不会忘记自己在青山村还有仇人呢,张燕和芙瓷这几天在青山村也打听到了不少的消息,最重要的就是李忠和李德福两个人的事情。

        在芙瓷和张燕的解释中,甄甜对这些日子以来青山村发生的事情也有了了解,之前李春带着媳妇跑了,李忠也没有去抓人,对外反而找了个借口给糊弄过去。

        那时候甄甜本来也发现了李忠做事奇怪,只是她事情太多,也忙不过来,就给放下了,不过现在倒是也不用甄甜去查了。

        李忠现在和李德福勾结在一起,又弄了一个学堂,李春明明是自己逃跑的,李忠还帮着隐瞒,也不过就是因为要一个好看的名声。

        毕竟要当里正,有不能是有着明显缺陷和污点的,陈二妮的事情虽然难看,不过倒是成为了李忠给自己立人设的帮助。

        李夏和李冬之前被周禄看着是绑起来的,现在据说很积极的会出来做事,特别是李夏,因为李忠现在被村里的人推崇,又嚣张起来,很是跋扈。

        “陈二妮呢,还活着吗?”甄甜问了一句,按理说陈二妮那个状态,也就是比植物人好一点,就李忠一家这个轻浮的心思,怎么看也不是那种可以把人照顾好的样子。

        没道理人到现在还活着吧,这个问题显然是超纲了,芙瓷和张燕都不知道,陈二妮这个女人已经成为青山村的村民口中的传说了。

        可是却没有人具体知道陈二妮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陈二妮活不活着奴婢不知道,村里的人也不怎么议论,倒是有个小道消息说村里的俏寡妇姜丽花好像是有了!”

        张燕面无表情的说出这样八卦的内容,画面看起来倒是有点违和,不过甄甜之前说过来哦,让她们不管什么都打听清楚了,所以这样奇怪的八卦也被张燕都回报给甄甜了。

        甄甜听到了以后突然笑了“姜丽花吗,有点意思,我昨日和周家说了让他们给我空出个房间来,收拾一下,我们回青山村!”

        许久没回去了,之前留下的问题,还是尽快解决的好,免得耽误大事。

        芙瓷和张燕二话不说收拾了就跟着甄甜一起离开,两个多月没有回来,青山村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山间的野果开始成熟,人们也开始为秋天收获的粮食而努力耕耘着。

        “听说了吗,山脚下住着那位,回来了,说是这几天那边房子里有人住了呢!”河边洗衣服的年轻媳妇们凑在一起,一边洗衣服一边还在说话。

        “可别说了,之前光是听着她怎么打人都吓死了!”有人说话,就有人搭茬。

        “不可能吧,不是说人在县里开铺子,赚大钱了,还能回来咱们村子里住着呀!”

        “可不是么,没看着周家现在也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吗,估计不会回来了!”

        “不会来也挺好的,一想到她在咱们村里,都生怕哪天得罪了她,她再发疯,多可怕呀!”

        七嘴八舌的议论的热闹,正好杨七和陈二媳妇路过,听到她们的对话,不客气道“她有什么可怕的,真敢回来,就让她好好长教训!”

        “就是,连爷们都拢不住的废物,也值得你们这样害怕!”

        这两人在村里也从来是不好惹的,加上最近他们和李德福还有李忠混在一起,为了给孩子念书,大家也都多客气一点。

        见到她们这么说,也没有反驳,哼哼唧唧的糊弄过去,陈二媳妇和杨七媳妇见到她们这样,哼了一声,又一起离开,她们是从来不干这洗衣服的活计的。

        等着人走得远了,之前说话的这些人又继续“悄悄这两个趾高气昂的,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只能被那位追着打,门牙都掉了!”

        “哈哈,可不是么,现在装的像个人一样,那时候还不是被打的和狗一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