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22章 说服

第322章 说服

        “请坐吧,上茶,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些日子怕是很忙,也只得这时候抽空见面了!”该有的架子是有的,但是态度却没有倨傲,而是温和。

        朱胜和朱宇见甄甜如此,心里面便更加笃定起来,一边坐下,等着绣言上茶,才准备和甄甜说话。

        “晏娘子客气了,这一次咱们过来也是想问问晏娘子,不知道您需要我们帮您做什么事情呢?”朱胜一直盯着甄甜,想从她的脸上看出来什么,但是他失望了。

        就好像没有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一样,甄甜的脸上依旧是浅浅的笑意,听到朱胜问自己,甄甜也道

        “我的确是有些事情需要一些得用的人办事,具体是什么我是不好说的,既然朱师傅这样亲自来了,想必也是心有疑惑,咱们也不必互相试探。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便可以问,只要是能说的,我也不会隐瞒,如何?”

        甄甜是需要用人的,晏辰也说过,就他们现在做得这些事情,用的人需要很多,但是就算真的很缺人用,也不是说那么容易就用的。

        既然做得是走钢索的事情,就要承担这样的风险,一旦身边的人不值得信任,问题就会很大,所以晏辰也和甄甜说过,她需要自己有可以用的人,也必须可以信任。

        之前晏辰一直在努力获得江挺的支持,江挺是目前大康的太尉,大康的文官之首不用多说,一定是章施文这个相国,而武官之首就是太尉。

        夺嫡是需要有军队的支持的,江挺这个人很精明,自然,能做到那个位置的,本来也不会是个笨的,但是章施文这个人比较贪心,结党营私,虽然也会为国家做事,这人却是片叶不沾身的。

        江挺不同,也许是因为行伍出身,对于军队很重视,要得到江挺的支持,就要戳中他的心思才可以,而江挺的心思都在军队上。

        想要给军队好的军备,最好的将领和武器,这些归根结底,最后也不过落在一个钱上,这也是为什么晏辰和晏颀这对皇子这样缺钱。

        有钱才有一切,而从和甄甜在一起,知道她的来处之后,晏辰就很笃定,有甄甜在,江挺一定会站在他这边,因为只有甄甜才能给江挺提供完全难以想象的观念和武器,江挺是个军事疯子,为了这个,他不会有一点犹豫。

        大康目前缺少足够有能力的将领,之前晏辰看重周二郎的缘由就是在此,实际上晏辰是准备把周禄安排进入部队的。

        同样作用的还有朱家这些人,比起从外面招来的不知道根底的人,显然朱家这些人对晏辰和甄甜来说就实际了许多,而且朱家的人对朱玲那么疼爱。

        朱玲又和甄甜一直混在一起,有了这一层的关系,朱家的人便已经是非常可信的了,这是甄甜和晏辰共同商量的结果,所以才有甄甜和朱玲说的话。

        还有今天甄甜见朱胜和朱宇,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甄甜一个女子都已经如此直白了,朱胜和朱宇作为男人若是再犹豫,那就不好看了,朱胜也不隐瞒“我只想问晏娘子,您需要我们做得是什么,您给我们的又是什么!”

        朱宇也点头“没错,别说给的是银子,晏娘子应当知道,我们朱家是不缺银子的!”

        朱玲在一边看着父亲和大哥这么不客气,有点担心,甄甜再脾气好,那也是正经的王妃,三殿下对她可是重视的很,又疼爱,这样说话万一甄甜生气了,那可麻烦。

        就是朱玲自己都没有发现,即使她还是叫甄甜是甜甜,但其实在心里已经和甄甜有了距离,这甚至是自然而然的,没有任何的勉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这才是登上高位最可悲的,也许坐拥江山,可是也终究是称孤道寡,很孤单,说到底,最后能互相陪伴的,也只有甄甜和晏辰彼此而已。

        朱玲之前见过甄甜发火,知道那时候的甄甜有多可怕,只是她现在也说不上话,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朱师傅可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要记得,你不是在帮我,是在帮你们自己,求一个锦绣前程,封妻荫子!”

        甄甜没有承诺什么,如果她只是个普通的商户,她不需要用到朱胜这些人,但她已经是这个国家的王妃,那所有的臣子忠诚于他们,就本是应该。

        因为他们是皇室,是这个国家真正最高等级的存在,大康每三年都会进行科举考试,那些人寒窗苦读那么多年,所为的也不过就是贵人的看重。

        朱胜和朱宇问甄甜能给他们什么,甄甜能给他们什么,给他们的是那些人十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求而不得的机会。

        朱胜和朱宇没想到甄甜居然敢说这样的话来,这话基本上就等于甄甜在告诉他们,她的身后就是皇家,没有其他的可能。

        甄甜甚至没有给他们继续猜测的机会,她接着道“朱胜,惠文三十一年从军,一度升至千夫长,后因不满军队里面的腐败而退伍经营武馆!”

        不理会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引起多大的惊讶,甄甜干干脆脆“朱胜,你是个逃兵!

        整整二十年了,午夜梦回,憋屈吗,后悔吗,还想不想回到你曾经为之奋斗的战场,保家卫国,你可还记得屈老将军曾经说过的话?”

        朱胜听着甄甜这样一字一句的问着自己,听到她说起那个他曾经崇拜的上司,他们所有人心中真正的战神,屈老将军。

        朱胜和甄甜好似约定好了一般,一起说了同样的话“总有一天,我要我大康再无人敢有一丝侵犯,我大康的百姓再不用遭受战乱之苦!”

        那个已经战死在沙场的老将军,那个掷地有声的说出这句话的老人带出来的兵,真的已经忘记曾经的热血了吗?

        甄甜要问的,不是朱胜,而是那个二十年也不曾忘记屈老将军说的话的兵!

        朱宇惊骇的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甄甜,朱玲也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父亲,作为儿女,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有这样的经历,也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哄着眼眶激动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