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15章 又来算计

第315章 又来算计

        “夫人有所不知,这晏娘子的确有些本事,不过之前刘家的瓷器其实都是那位韩娘子管理的,更不要说染布坊,崔氏不晓得,只看着那流霜胭脂,实际上除了流霜胭脂,其他的这些项目每年的利润至少要有三千两呢!”

        魏淑芬坐下来之后,便与曲氏如此说道,曲氏本来也是懒洋洋的,她觉得会和崔喜那个蠢货联合的,基本上也就和笨蛋没有什么差别了,所以根本没觉得魏淑芬能说出什么正经的话来。

        哪知道魏淑芬根本不说别的有的没的,直接就说到重点,曲氏和于欢这么多年来的钻营和他们擅长敛财也是脱不开关系的。

        虽然曲氏没嫁人的时候是郡主的婢女,可是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没有好处,还指望着郡主这样的贵人记得一个婢女么,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曲氏都要给永祥郡主送节礼。

        大康的贵族都不大富裕,或者说,整个大康的商品经济一直受到限制,产品流通非常不便,所以整个大康的经济都不算好。

        这么多年国家没有什么大的灾难,仗着的不过是大康经济不好,周边的国家更不好,所以才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

        晏辰也说过,国家积贫积弱,只能自取灭亡。

        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晏辰在看到甄甜的工坊的时候,才会那么的高兴,因为他能看出来,甄甜目前掌握的这些东西,就是能改变国家目前现状的。

        一个国家的发展,离不开经济和军事,甄甜有非常好的生意头脑,又掌握了有关的军事方面的知识,所以在晏辰看来,甄甜简直是上天派来的。

        以后他只需要给甄甜创造出来一个绝对适合的环境,政治上,政策上足够的宽容,甄甜便可以把这个国家贫穷的现状改变。

        不过那都是以后甄甜和晏辰需要一起努力的了,现在的大康贵族都不算富裕,虽然都会有自己的生意,可是毕竟整个国家的商品经济都是差的,贵族也就是比一般人好一点而已。

        所以曲氏和于欢这样可以给郡主奉献一些好处的,永祥郡主才会一直记得曲氏这个懂事的丫头,给她一点好处。

        虽然曲氏给的也不能说很多,可是也不至于引不起一点注意的程度。

        也是因为这样,于欢和曲氏无论到了哪个地方做县令,首要的事情就是敛财,而且两人的吃相一直很难看,他们不会在意百姓的死活。

        巧立名目,横征暴敛,敲诈商户这样的事情他们就干的更多了,魏淑芬其实也看出来于欢和曲氏的贪心,所以也不说什么废话,直接上重点。

        甄甜非常难对付,魏淑芬很清楚这件事,但是她自己对付不了,甄甜再厉害,也不可能连蔚县的县令都不怕。

        说话的时候,魏淑芬摸着自己的脖子,她就不信,还搞不定这个甄氏。

        “你的意思是?”曲氏听到魏淑芬的话之后,也觉得有点意思。

        魏淑芬见曲氏如此,便知道她是有心思的,又继续道“这个晏娘子之前都不在,只是一个韩氏便把这些产业支撑下来,那韩氏可是签了卖身契的奴才,其实有没有晏娘子,有什么关系呢?”

        曲氏这回不懒洋洋了,坐起来“你确定,有韩氏就够了吗?”

        这么多年来曲氏也不是没有说要过铺子或者产业自己经营,毕竟他们两口子黑人的事情做得多了,哪有不要的。

        可是做生意这事情可不是就买卖那么简单,内里的市场分析,甚至是店铺地址的选择,其中的学问多了去。

        曲氏之前也不过就是跟着伺候主子的婢女,出来就是嫁给了于欢,于欢也只是个穷落魄的举子,两人都不懂怎么经营生意。

        经商是需要天赋的,倒不是说必须又天赋才能做生意,但是要做大的,基本上头脑都不一般,曲氏和于欢都没有这个脑子,所以拿了铺子也都做不起来,顶多收一点租金而已。

        但是谁不知道租出去根本没有自己做生意赚钱,就好像甄甜租了布兴业的铺子,一年才十几两银子的租金,可是甄甜做的这个流霜铺子,一个月就能把一年租金赚出来了。

        曲氏一直希望自己也能经营一些产业出来,要不也能给郡主多一点,于欢年纪也大了,一辈子当县令也没啥,曲氏和于欢可是还有儿子,也在读书,这要是有了足够的银子。

        加上她和郡主这样的关系,以后还能给儿子谋个前程,只是她光有这个想法,偏偏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支撑她的野心,到现在也只能是拿银子而已。

        也就是因为看着人家商人赚钱,所以于欢和曲氏见到那能赚钱的商人,就更黑心的要钱,之前于欢和曲氏待过的地方,本地的那些人都叫他们于扒皮,就是说他们心黑。

        魏淑芬恨的是甄甜,几次三番的羞辱,而且她也知道甄甜这个人太厉害了,韩启斓虽然也厉害,可是如果没有甄甜,总是好对付一点。

        所以她今天特意和曲氏这么说,就是让曲氏越过其他无关的,直接对付甄甜,没有了甄甜,甄甜手里的这些产业都是曲氏的,而且还附带一个会做生意的韩氏。

        这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一年几千两银子,这样大的好处,魏淑芬不相信贪婪的于欢和曲氏不动心。

        实际上,魏淑芬真的是高估了于欢和曲氏,这两个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底线的敛财鬼,就是魏淑芬不说,他们都已经想好了这些年要从甄甜的手里黑多点银子了。

        不过,如果能让甄甜的所有产业都到他们的手上,他们黑来的就不是金鸡蛋,而是会下金蛋的母鸡,那意义完全是不一样的。

        “自然是,夫人也可以去打听一下,那甄氏最近一直不在蔚县,这些事情都是韩氏在负责的,韩氏很会做生意,还因此遭到之前夫家怀疑毁容,后来被晏娘子买下来,才开了染布坊,又收回了刘家的瓷器厂!”

        魏淑芬说的非常笃定,只是她没有和去世说,虽然甄甜不在蔚县,可是韩启斓所有的行为都是甄甜在背后授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