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13章 一嘴毛

第313章 一嘴毛

        魏淑芬哪里会是随便这样被打的,甄甜回来了,比起之前还更厉害了的样子,魏淑芬便是现在都好似能感受到甄甜在自己耳边说话的时候那似乎带着的阴冷的风。

        比起之前,甄甜更厉害了,她之前就和甄甜对上过,那时候就已经是很难对付的人,现在更甚。

        魏淑芬过来也不过就是告诉崔喜一句,现在要对付甄甜比起之前要更谨慎,也更难对付,可是见崔喜这个样子,魏淑芬知道,这只是个猪队友而已,她决定放弃这个合作者。

        见崔喜要打自己,魏淑芬直接躲开到一边“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卖身了的奴才,还当自己是县老爷的正头娘子呢。

        我今日来就是告诉你,以后别来找老娘了,蠢货!”

        “呀……”崔喜被这样侮辱,尖叫“你敢,我让老爷封了你的铺子,抓你到牢里!”

        魏淑芬冷笑一声“那你就试试看!”

        说完之后就自顾自的出门,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外面的阳光正盛,本来是一片热烈的繁景,想到那时候被甄甜勒了脖子不能呼吸,马上要窒息的感觉,魏淑芬打了个哆嗦。

        又想到甄甜被带走的模样,魏淑芬的脸上泛起冷然的笑“甄氏,我不信你这样还能活!”

        出门之后就去了正堂,这一次她要去见得,才是这于县令后宅里面最有权力的女子,曲氏!

        曲氏见了魏淑芬,而于欢也终于上堂,见到了他来了就一直听说的,传说中的晏娘子。

        在见到甄甜的时候,于欢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本来以为那传说中的晏娘子也会和韩娘子一样是个美人,结果一见发现居然只是这样一个面容一般的丫头。

        没有胆子睡美人,可是却有着一颗欣赏大美人的心的于欢觉得失望。

        甄甜自然也看出来了于欢的失望,不免觉得好笑,如果她的相貌不好,那不是侮辱了晏辰的眼光么。

        只是相对于晏辰这样一眼看过去就会惊艳于他的俊美的,甄甜的相貌的确没有那么大的攻击性,她更多的是甜美可爱,最大的特点就是吹弹可破的肌肤了。

        甄甜毕竟是才赶路了许久,她便是体力多好,就大康现在的交通水平,她现在这脸上也有疲惫之色,眼底还有红血丝。

        又没有化妆,自然更不会让人惊艳,韩启斓可是十足的美人,三十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成熟的时候,之前于欢见过韩启斓之后,便多看了不少眼。

        今天本来还以为能见到韩启斓,结果却是甄甜来的,于欢这脸色自然是不好了。

        “民妇见过县令大人!”将一切都放在眼底,甄甜给于欢行礼。

        但愿这时候受了她的礼的,以后不要做噩梦,甄甜俯身,没有下跪。

        “嗯,带苦主!”于欢没见到美人,连话也不多说,直接就要带人上堂。

        甄甜见他这样,马上道“大人莫急!”

        周大郎和冯氏跟在甄甜的身后,也是提心吊胆的,也不怪他们,毕竟他们也是见过甄甜黑历史的,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事儿甄甜干的多了,他们怕这一次甄甜又动手。

        于欢见了甄甜的相貌就觉得失望了,心里面更不信这么个小女子有什么可怕的,见甄甜阻拦自己,皱眉看着甄甜“怎么,你有什么话说!”

        甄甜笑着点头“这是自然,民妇有些话,希望私下和大人说!”

        之前看着不过平凡的面容,这时候因为一笑露出来的小小梨涡,便生生让甄甜的相貌一下多了几分甜美,让人看到了好似心里面也跟着甜起来。

        于欢的脸色好了许多,冯氏和周大郎一起打哆嗦,上次他们看到他们东家这么笑的时候,貌似,刘家一群人都给她踩在脚底下了。

        看了甄甜一眼,于欢明白了什么一般的,点点头“既然这样,就请晏娘子与本官到内堂说明吧!”

        甄甜点头,直接跟着进了内室,周大郎和冯氏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在外面等着。

        倒是那之前带着甄甜进来的衙役见到甄甜跟着于欢进门了,想了一下,让人代替自己的位置,也悄悄的出门去。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周大郎和冯氏才见到甄甜出门,两人迎上去“东家!”

        甄甜的脸上沉郁“走吧!”

        冯氏有点呆“不是说……”

        周大郎拉了自己媳妇一下,冯氏也马上反应过来,两人一起跟着甄甜准备出门,甄甜临走的时候看了一圈,似乎是看出来了什么,微微抿嘴一笑,带着人离开。

        “你们回去吧,事情都过去了!”甄甜对周家的人有点失望,但是她心里面也清楚,在这样一个社会里,如周家这样的人,哪敢和衙门作对。

        他们注定看不到所谓的大商人能和朝廷大官谈笑风生的样子,所以甄甜也不能怪他们没有这样的见识,毕竟出身已经决定了这些。

        周大郎他们也在进步,只是进步的太慢了,比起周禄,也许周福的年纪还是大了,所以大概也就这样了。

        甄甜只是心里面这么想想,没有真的表现出来,也没有说周大郎和冯氏什么,两人见到甄甜这样,心里面也难受。

        他们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想的太单纯了,以前他们还说有机会自己开铺子,现在他才明白,开铺子不仅仅是租个地方卖货就足够。

        这背后的关系,还有可能的算计,不赚钱无人算计,赚钱了就会是层出不穷的麻烦,他们好像这样给人打工,就是最合适的了。

        “东家您是要回家还是?”冯氏多问了甄甜一句。

        甄甜笑着摇头“我还有事要做,回去如果有顾客问,就说毒死人的事情都是谣传,无稽之谈,县令大人亲自说的,流霜胭脂是很好的!”

        “真的,这次的事情就过去了吗?”冯氏一脸的惊喜。

        甄甜冷笑的看了一眼这衙门口“一百两银,什么事情过不去,都够买命的了,都去吧,看好了铺子!”

        周大郎和冯氏这才知道,原来甄甜这回是用了银子把事情解决了,不过总觉得这不该是甄甜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是他们也不敢多问了,两人一起离开。